检举: 新加坡人房贷压力全世界最低,归功于外国劳工高价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