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漂泊,新加坡异乡女子图鉴

2018年05月04日     1695     检举

最近《北京女子图鉴》刷屏,每个在大城市拼搏的人,都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和北京一样,新加坡也是一个来去匆匆的地方,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人不少,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在意你是否成为了理想中的自己。

和北京不一样,新加坡很小,小到仿佛一年的回忆就能把这座城市填满。

在踏上这片土地时,她们是懵懂无知的孩童、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把孩子当做人生全部的妈妈…..

有人从小背井离乡,现在只想回家;有人为了逃避中国的压力,却被新加坡的生活再次压垮;有人在别人羡慕目光而来,却时刻又想着回家……

01

@小欣欣,21岁

2007年

虽然当时也不太懂PR的重要性,但也目睹了大家对PR的狂热。

年仅10岁的我其实没有什么目标和理想,就懵懵懂懂地跟着妈妈来到新加坡读书。一直想的都是,一定要好好读书,有朝一日才能够拿到PR,毕竟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2008年

政府突然给了一大批PR,身边几乎所有的朋友都拿到了。

但,我没有。

我当时觉得,这次没拿到,没关系,只要我继续努力,成绩优异,不久的将来政府一定还会再发出PR邀请的!

于是,从小学到中学,我都抱着这个心态努力读书,成绩也还算优异。但是,新加坡政府却收紧了政策,再也不发出邀请。这一等,就是10年。

去年

新加坡政府终于又放开了学生申请PR。

所有在新加坡居住两年以上,并参加过新加坡任何一个国考的学生,都能直接申请PR。得知这个消息,我立刻就上网申请了,希望这次能过吧。如果再不批,我可能真的就打算回中国了……

02

@小梦梦是只吃不胖的小猪 24岁

2008年

十四岁那年,从来没有离开家的我,一离开就跨过了国界。

中三的时候,在新加坡河边,四个人一起点了一碗梅菜扣肉,已经觉得非常贵了。端上来梅菜扣肉只有三块肉,我们把它分著吃了,这是我记忆中那时候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了。

当时我们约好,十年后再相聚,要再一起吃这一碗梅菜扣肉。

2012年

考A level的时候,是过的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最开心的是每天下去吃饭的时候和朋友一起聊天,一吃就是一个小时,笑到四仰八叉。晚上回到宿舍,和室友对视一眼,同时说,好饿啊,然后大笑。一起在宿舍唱歌,一起开脑洞,一起闲聊。突然有点想念。

如今

刚刚大学毕业工作半年,能够养活自己,计划着买房子安家。

在这个城市漂泊了十年,也该安定下来了。压力大的时候也有过,有时候也觉得好累啊,想休息,可是坚持一下也就这么过来了。现在觉得每天过的还算不错,能买的起想要的东西,能去餐厅大吃一顿。

还有,十年之约快到了,我们该去吃梅菜扣肉了。

03

@吐司小姐 24岁

2003年

赶着留学热潮被家里坑蒙拐骗的送到了新加坡时,我才9岁。

前一天还在学校跟小伙伴们欢快地跳着皮筋,第二天就被退了学送到了这个炎热而美丽的岛国。身份还是学生,身边却变成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语言。唯一熟悉的就是陪我读书的妈妈。

前五年

来到新加坡的前五年我是抗拒的,我厌恶这个地方。

上课听不懂,老师留了功课都不知道,于是第二天被罚站。终于鼓起勇气向同桌求助,却只收到了一个白眼。因为逃课被妈妈狠揍,在厕所里抱着全家人的照片哭到抽搐。

后来,我慢慢听懂了英文,还学会了在得骨痛热症的时候,装作不难受来安慰妈妈说我没事。

第七年

当年让我感到厌烦的一切,好像也变的可爱起来了。

不知不觉我有了自己的朋友和小圈子,能顺利的和不同种族的同学畅聊。我习惯了一年365天的33度气温,习惯了椰浆饭、咖喱和玫瑰露加奶,习惯了身边只有妈妈…..

现在

我慢慢的融入了新加坡,我不在这出生但在这长大。

来这里第九年的时候,因为家里的老人,妈妈独自回到了国内。我继续读书、实习、找工作…. 现在的我独立、坚强、勇敢。

然而事实上,这么多年内心早就受够了一个人在外的孤单。稳定的工作,只为了生活。如果说在外徘徊了这么多年的我对未来有什么期许,我只想回家…… 不求事业多成功,只愿追求小小的、稳稳的幸福……

04

@YQ,25岁

来到新加坡的第十年

一直以为15岁就独自出国读书的自己,已经锻炼得足够强大,但每次回到家,便会马上切换到长不大的孩子模式,近乎贪婪地享受着家人在身边的温暖。

虽然现在还没有过上最想要的生活,但对目前的状态依然心存感激:有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虽然累成狗,但舍不得离开的大学生活、追求自己小爱好的时间以及进步的自己。

05

@飞天小猪猪 26岁

2006年

我没有什么人生理想,赴新加坡留学只是为了逃避国内的压力。

这里是唯一一个允许妈妈陪读的国家,所以“陪读妈妈”就成为了一个特殊的身份。

刚来第一天,我跟我妈问一个卖手机壳的摊主,有没有卖电话卡,他说没有,也不知道哪里有得卖,然后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大声骂到:中国乌鸦!

才14岁我真的还不是太懂事,我问我妈,为什么那个人要骂我们啊?我们哪里得罪他了吗?那应该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的歧视。

那时我只有一种想法:读完书就走!

2011年

我成为了义安理工学院中文系的学生。有人说,到新加坡居然学中文系,脑子出问题了吧……

当时选中文系其实是想在新加坡做一名华文老师的。我自知英文不好,所以还不如扬长避短。

我认识了很多热爱中国文化的新加坡本地人。大概是那时候吧,我才真的体会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含义,也终于看到了一些新加坡的优点。

我和朋友一起演舞台剧、拍微电影、搞社团、出书……做了很多很多有意思的事!如果在国内,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应付学业估计就够呛的了。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