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一代追寻“有意义”的工作,殡葬业不再是禁忌

2018年05月06日     647     检举

本地殡葬业者透露,近年来有越来越多40岁以下的人们加入殡葬业,有的甚至不到30岁,当中不乏大学实习生以及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

据《今日报》报道,当大学生Glorainne Heng今年5月告诉家人和朋友她将到一家殡葬公司当两个月实习生时,他们都惊愕不已。

这名南洋理工大学语言学及多语研究毕业班学生回忆道:“他们的反应是‘什么?你为什么要加入这一行?’。”

24岁的Glorainne Heng透露,自从听哥哥说要当一名验尸官后,她便兴致勃勃开始阅读大量有关殡葬业的报道,她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本地资深殡葬业者郑海船有所了解。郑海船从事殡葬服务多年,经常为贫困人士、谋杀案受害者等免费提供丧葬服务。

Glorainne Heng说:“我觉得这是一项有意义的工作,于是在阅读了相关报道后,我想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丧葬承办人洪钰琇(照片:Najeer Yusof)

Glorainne Heng于6月和7月间在郑海船殡葬礼仪私人有限公司实习。

本地殡葬业者也发现,近年来像Glorainne Heng这样为找寻更“有意义的事业”而对殡葬业感兴趣的千禧世代年轻人越来越多。

帮忙父亲郑海船打理家族生意的郑珍妮说,这一、两年来,公司每个月会接到六至八份求职申请,而申请者的年龄从20岁到40岁都有。

郑珍妮目前是郑海船殡葬礼仪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已从父亲手中接手家族生意的她表示,由于更多人开始对殡葬业感兴趣,因此公司决定为年轻人提供实习机会,让他们能够更了解这份职业。

殡葬业员工年轻化

这样的情况跟40年前他父亲开创生意时相去甚远,当年只有40多到60多岁的人愿意涉足这份职业。

郑珍妮说:“基于教育以及媒体对殡葬业的报道多了,更多人愿意从事这一行。”如今,郑珍妮的65名员工当中,年龄于20出头到40出头的人占了七成,也就是45位。他们在通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后,就开始当加入待客服务或运作团队。

员工年轻化的趋势也出现在其他殡葬服务公司,例如由36岁的已故“棺材王”洪友成女儿洪钰琇创办的殡葬服务“心篇章”(The Life Celebrant),12名员工当中,将近半数的年龄低于30岁。

另一家业者洪振茂生命礼仪的员工则有三分之一小过30岁,公司的行销及人事负责人Nicole Yeo表示员工的离职率“很低”。

洪钰琇认为,年轻一代之所以被这个行业所吸引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工作的意义。她说:“他们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一份热忱,为了这份工作背后的意义,所以有越来越多人向我们申请工作。”

开办课程 栽培新人

洪振茂生命礼仪总裁Deborah Andres认为对一部分人来说,他们为的是要满足对这门过去是禁忌行业的好奇心。基于这个理由,一些殡葬服务公司推出了具针对性的计划来栽培和训练年轻一代。

郑海船生命礼仪就开办了一个实习生课程,主要让大学生接触这门行业的基本工作,例如准备棺木、为往生者穿衣等。郑珍妮说,如果他们最终选择当一名丧礼承办人,他们就会懂得如何承办整个丧礼。

而洪振茂生命礼仪则从去年开始为所有新员工开办为期12周的培训课程,让员工轮流到公司里的各个部门学习,接受培训;如此一来他们便能够了解不同工作的性质,最终选择他们感兴趣的。

Deborah Andres透露,员工将学习如何为不同宗教承办丧礼,以及协助丧家安排往生者后事,让丧家得到慰藉。她也表示如果一名员工对某个领域有兴趣,公司会投入资源提升员工的技能。

例如,公司有一名29岁的职员原本在人事部工作,不过他后来对遗体保存技术感兴趣,公司便派他到苏格兰进修,回来后他便改当遗体防腐师。

19岁的Lin Wai Yin因为对承办葬礼的工作很好奇,在今年6月加入了洪振茂生命礼仪。他说:“我会继续留下来,因为我想进一步了解这个行业。我想帮助丧家为过世的亲人办理人生旅途的最后一道程序。”

至于如何说服持有保留态度的家人改变观点,受访的千禧新世代都不约而同地表示,家人最终都接了他们的决定。

Glorainne Heng说她父母在更了解她的实习计划后都改变了看法。

她说:“当他们了解了更多有关我的工作后,他们认为情况不如想像中糟,因为这是很有意义的工作,因为我是在帮助丧家。”她也透露希望毕业后正式加入这一行。

好些朋友和亲戚也支持她的决定,并且告诉她他们认为她的实习工作很有趣。

她说:“他们当中经历过丧亲之痛的会认为很有意义,因为他们体会过我们如何帮助他们缓解丧亲之痛。”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