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阿兵哥:那些年我经历过的虐兵事件

2018年05月06日     880     检举

一位阿兵哥在Facebook 感慨地写下了自己关于新兵的“回忆”:

几年前写的四个往事,一起贴出来。

新兵记 (1)

在上世纪80年代,虐待新兵是家常便饭,普通的就略过不说了,选两个比较特别的。

我在仕官训练(safti)时,有一位印度裔的同袍,名字是John S. 的,就被教官盯(mark) 住了,时不时找他的麻烦 (好听点叫“特别关照“)。听说 John 是名校的高材生,不过外表看起来像书呆子那样呆呆的。 可能人呆被人欺 (还是他爸得罪了什么人?),结果他常常中镖,签 “额外任务”(extra duty) 签到手软 report RP 也是他的主要活动。

所谓 report RP (向营警报到),就是每小时把衣服烫直, 军靴擦亮,背上一个十几公斤的背包,再操到营警处报告,检查衣着,再把背包里的东西一样样搬出来点算。稍有差错,就被处罚。就算一切顺利,来回半小时,只剩半小时把湿了的衣服弄干烫直,整理背包里的东西,一天重复不下十次,如此被整3/5/7天是常事。

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一个星期六,他被罚留营当 guard duty, 星期天早上才能回家。 回家前必须签出,但不幸的他的圆珠笔没有墨水了,又找不到人借,所以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用那只没有墨水的圆珠笔,大力的写下去,留下一点痕迹。 到晚上回营时,因为士官只看到他的签入,而没有看到他的签出,就审问他,结果又中多几条“额外任务”( extra duty)。

最后,也不晓得这个可怜的 John 是怎么渡过这3个月的士官训练营的日子。 后来他考不上士官测验,而不知去向了。在当时那个环境,想要在军营里玩死/整死一个人,是太容易了。

一个轮回之后, 30 年后的今天,没有想到这个情况没有变得更好,反而变得更离谱了。 一位新兵因为没有签入/签出,而被处罚 14 个额外任务, 结果想不开而跳楼自杀。 处罚他的那个军官,也算命大,没有让他在实弹射击时毙了。

新兵记 (2)

在士官训练营受训时,虐待(还是考验?)学员的情况还是有的。记得那天,我当值日生。早上的训练完毕后,大家回到营房准备操到食堂用午餐。 我喊大家聚合时,大家的动作有点慢,不幸的被渥士曼上士长看到。可能那天他的心情很不好,他觉得非常的不爽,等大家都聚合了,训了一顿后,就处罚大家。

他也不管操场 (parade square) 的地面有多烫 (中午地面的温度大概有摄氏五六十度吧,见到过有人在上海夏天的地面煎蛋煎肉吗?) 就要大家做撑掌起伏当处罚。 等到做完时,手掌上都长满了水泡。

但是他还不满意,我们的营房后面,就是有名的 "拼岗丘" (peng kang hill)。这个小山丘,也只不过一百五十米左右的高度吧,不过陡得可怕,倾斜度有45度吧。平时走上去都有一定的难度,何况要跑上去? 这个上士长叫我先跑到丘顶,喊大家聚合。 然后大家就要在限定时间内跑上山丘顶聚合。 到了山丘顶,数人头后,又跑下山丘脚聚合。搞了45分钟,才让我们操到食堂用餐。 你说,大家还有胃口吃饭吗?

那时,我们吃的食物,最有名的是打架鱼,山猪肉, 铁丝网 (barb wire),等等。 所谓打架鱼就是因为鱼肉炒成一团,好像打架一样。 山猪肉是一块三寸长的三层肉,廋肉只有那么一点点,肥肉有二寸半。铁丝网是米粉,因为厨子早上迟起身,把米粉稍微过水就拿来煮给大家吃,结果煮出来是硬邦邦的,好像铁丝网一样。唉,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从中A钱,所以给服役人员这样的伙食。

新兵记 (3)

从士官学院毕业后,我被安排去训练新兵。有一天晚上听到房外大声的呼喝声,打开门,看见一个中仕教官在走廊上呼喊一个马来新兵。 可怜的新兵被他折磨的快要哭了,这中仕还不满意,问新兵知道什么是 water parade 吗? 别说这新兵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这中仕就叫这新兵去把整排40人的水壶在5分钟内收集起来, 我们的房间在二楼,40个水壶要分几次拿上来, 五分钟之内收集起来是不可能的任务, 根本就是要给他死。

好不容易40个水壶拿来了,另个任务就是在五分钟内把全部的水壶装满水, 可想而知,又被罚了。接下来,又把水壶排成三排的队型。 随那教官的口令向左,向右,或向后转,可怜的新兵就要快速转动水壶。这马来新兵被玩了个多小时,这变态的教官才肯放他走。

台湾的军人有句话说: 合理的训练叫锻炼,不合理的训练叫磨练。在这样的环境下,终于磨出了两条人命。

新兵记 (4) 完结篇

我本来是配到F连,也不知道为什么,几个月后,又再把我调到C连。C连专收福建兵(指没受教育,不懂得普通话和英语,只懂得闽南语的士兵),大多数的福建兵身上都雕龙画凤。C连的营房在军营的一个角落,后面有一棵大榕树。来到C连后,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不幸事件。在我到这里的一年前,发生了一宗严重的车祸。 一天晚上,军事训练结束后,大家都很累了,整营的人都赶着回去洗澡休息。其中一辆载有大约30人的军车在路途中,为了闪避一只动物而撞到路堤,接果把几个军人抛出车外,不记得是否有人因而死去,但肯定有一人残废了。司机和军车车长(vehicle commander) 都被国防部调查。

过了约一年后,又发生另一宗更严重的事情。C连的一个上士,可能对其中的一个新兵非常看不顺眼。常常让他当guard duty. 这个可怜的新兵, 别人第一个月过后,就能在周末回家,但上士就是不让他回家,签guard duty签到手软,还有数不尽的羞辱和处罚。

终于有一天,报仇的机会来了。 在实弹演习训练时,上士负责记录发放的子弹。 那新兵拿到子弹盒后,立刻把子弹盒上了膛,再把M16的枪口指到上士的脸前,叫了一声sergant。上士抬起头来,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砰的一声,枪声响起,上士倒了下来。 本来坐在凉亭休息,大声喧哗的200人,忽然间静了。然后,有人高喊“走啊“,大家就作鸟兽散各处逃命了。看到上士倒在了地上,这新兵也知道犯了大罪,就静静的坐在一旁。有几个大胆的军官,就从后面制服了他。这时医务兵才敢上前为上士止血。只见上士的颈项前一个小血洞,但后面是一个大血洞,血流不止。

这新兵还算有点理智,如果他像几年前在美国发生的小丑杀人事件,杀红了眼,几千发子弹摆在他面前,又没人能阻止他,C连的200人可能都在劫难逃了。

过后,上士死了,这新兵也分别被民事和军事法庭判了死刑。因为有了这件事,国防部开始检讨新兵受虐待的情况,设立机制以防止不幸时件重演。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得饶人处且饶人,狗急跳墙,这些老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文:Alex Foo)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