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无边这些新加坡家庭捐出了收到的帛金

2018年05月08日     2073     检举

自古以来,华人出席葬礼时,有送花圈或给帛金向丧家吊唁的传统。

对大部分人来说,帛金的用途是帮助丧家支付丧礼费用和补贴日后家用的。这既是对死去的人聊表心意,也是帮助他的亲人。

如果发生轰动社会的惨案,公众也会踊跃贡献帛金,帮助受害者家属。例如2004年黄娜案引起社会关注后,公众贡献的帛金达12万6232新元。

帛金金额不宜双数

给帛金的金额宜单数不宜双数,免得“坏事成双”,也不可以用九,因为九有“长长久久”之意,好事不怕多,不幸的事一桩已够了。有些人会在整数的帛金金额上加一块钱,有些人则会给$30、$50、$70、$150、$300等,是文化上的“单数“,而非数学意义上的单数。

敬辞花圈帛金

在新加坡,常有丧家在讣告中表示“敬辞花圈帛金,转购慈善礼券以捐赠慈善机构”的做法,越来越多人认为,这种善举比赠送花圈帛金来得更有意义。

当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夫人,89岁的柯玉芝于2010年辞世时,李光耀就代表家人第一时间呼吁社会各界不要为李夫人的逝世,刊登挽词和送花圈。大家如果真要给帛金,也将转赠给新加坡国立脑神经医学院,他们的女儿李玮玲就是这所医学院的院长。

(建国总理李光耀和夫人柯玉芝)

许多将帛金捐给慈善机构的家属,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纪念往生亲人生前的品德和善心。如果是父母往生,身为子女的怀着“尽最后一份孝心”的心意代父母行善,希望父母可以升到天界去享福,也保佑子孙后代平安健康。

玲子传媒董事经理陈思齐的母亲陈观音今年2月辞世,为了纪念慈母的崇高品德,她和家人捐了一万元帛金给善济医社,用于资助约1千位年长者到善济医社进行免费中医理疗服务。

新加坡著名KTV业者Teo Heng(“张兴贸易”) 老板张仰兴的母亲陈惠清,2016年12月因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5岁。为了纪念慈母,心怀贫苦人的善心,和家人决定将50400元帛金全部捐给善济医社。

张仰兴也是善济医社的财政负责人,他希望通过这种捐帛金的方式帮助更多年长者,同时以告祭母亲的在天之灵。

(Teo Heng老板张仰兴)

在新加坡,有名望的往生者家属捐帛金的做法尤其普遍。一些社会贤达和人际关系较好的丧家,收到的帛金甚至会远远超出丧礼开销,他们多会把超出部分以先人的名义捐做慈善。有的还遵循先人遗愿,千里迢迢将这笔善款捐回祖籍地用于扶贫或助学。

2016年5月,95岁的李成义老先生辞世。因其显赫的家世背景(他是银行家、大慈善家李光前的长子,李氏基金的主席),家属所收帛金自然不少,都按老先生的意愿,分别捐给了新加坡中央医院、新加坡回教传教协会和光明山普觉禅寺。既照顾了病患,又惠及不同种族和宗教,想得周到。

(已故李氏基金主席李成义博士)

新加坡知名女作家李廉凤,2011年以88岁高龄离世,她的后人,悦榕庄创办人何广平、张齐娥夫妇也和家人共同决定,将所有帛金捐给了慈善机构。据说他们家连子女结婚收到的礼金,也从来都是捐出去的。

(张齐娥女士)

产品远销多国的“食品巨子”,谢钦利集团主席谢楚明的老母亲沈秋荣去年2月去世,享年91岁。谢楚明认为,他是因为一路来得到公众厚爱,才有今天的成就,因此谨记母亲‘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教诲,将3万元帛金悉数捐给善济医社。

(谢钦利集团主席谢楚明)

新加坡眼,带你看新加坡。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号kanxinjiapo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