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不仅有Singlish,这些专属的“火星文”你知道多少?

2018年05月13日     560     检举

有人说,新加坡是一个锻炼英文的好,毕竟多年“双语”,而且是一个灰常英特南希诺(international)的国家,在这里英语水平肯定会有所进步。

还有人说,别忘了新加坡有——Singlish,如此魔性的特色英文,在新加坡你能学好英语就真著了魔了。

对于Singlish的魔性存在,小坡自己也很尴尬,还专门搞了个“讲正确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就是要纠正小坡老舌头那些土的掉渣的英文。

不过,这和小圈儿今天要聊的话题八竿子都打不上,今天要聊的是小坡天马行空的——“火星文”。

据说,小坡首次出现“火星文”,准确的是开始关注、最开始有名次的“火星文”要穿越到2009年。

前新加坡美姐Ris Low自创的“boomz”(劲爆、眼前一亮、猴犀利的意思——她后来因涉嫌盗用信用卡购物而被除去后冠的新闻,也很boomz很傻眼)。之后,具有本地风味的新词便“鸦雀无声”了。

但仔细回味一下,这些词量还是很庞大滴!

下面,小圈儿就一一道来!

1、FLFC

中文版:抢到沙发

First Like First Comment (首个点赞留言)的意思,是那些无聊透顶,看到你有新帖子就赶紧点赞,留言FLFC,但却没话好说的举动。这不跟中国网民早前爱拔头筹,成为第一个留言的“抢到沙发”,甚至缩减到“沙发”是一样的吗?

2、Totes

中文版:无与伦比/超级

Totes是totally的缩写,可以用来回答“我的鞋美不美”诸如此类的问题。

3、Pops

中文版:红/火/夯

Pops就是popular的缩写。例句:“哇,你这人好pops,人来吃饭,简讯铃声却响个不停!”

4、Yaassss

中文版:露露的“噎死,噎死”可以吗?

Yaassss是夸大版的yes,越多a和s情绪就越高涨。庄米雪扮演的中国KTV小姐露露的中国腔yes“噎死噎死”来踢馆,“噎死”也算本土新词吧?

5、Bae

中文版:宝贝儿/北鼻

Bae是“babe”的意思,不只是指人,只要任何心头好都能叫bae。

6、j/k

中文版:讲笑/忽悠/唬弄

Just Kidding或joking的缩写。近年,中国北方流行起“忽悠”一字,维基百科解说:比“诈骗”一词温和,具有一些调侃玩笑的含义。

7、IKR

中文版:就是呀/我也酱说

I know right的缩写。

8、IDK

中文版:哇唔哉(台语:我不知)

I don’t know的缩写。

9、TBH

中文版:老实跟你讲啦

To be honest的缩写。

10、 Squad

中文版:死党/小圈子

是啦,是啦,只有成长于90后的人才用clique(小圈子),90后出生的都爱用“squad”耍酷。Squad的“党”“帮”味浓,听起来更臭屁,但成长于80后的早就用“死党”了好不好。

11、Thirsty

中文版:饥渴

用来形容男人(也适用于女狼)对尤物性饥渴的行径。

12、Game Strong

中文版:够力!

曾有个朋友说我的wefie game strong。听不懂。经他用马来西亚腔解释:是说你帮大伙儿的自拍很够力啦。例句:“Caption game strong.”(标题党够力);“Hair game strong.”(发蜡哥够力)等。

13. On fleek

中文版:很到位/很正点

2014年,一名大号黑人美女Peaches Monroee上传了一个不到6秒的视频,自信满满地拨头发,并秀了她的眉毛说:“Eyebrows on fleek!”(老娘的眉毛正点!),之后“on fleek”就被网友疯狂使用,赞美东西很到位/正点。你也可以说“on fleek”是“game strong”的威风版,显示说者更有态度和潮味儿。

14. I can’t even

中文版:也是醉了

指狂喜、无奈、愤怒、郁闷到无语的状态。跟中国近年曾流行的“也是醉了”相近。

15. Sorry not sorry

中文版:抱歉不抱歉

基本上是强调自己问心无愧,一点歉意都没有的意思。例句:“别因为我美而妒忌我。#sorryNotsorry”

16. Lit

中文版:好棒棒

Lit有点亮,超级棒的意思。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的“阿不就好棒棒”其实是调侃人的意思,用来冷嘲热讽别人自以为厉害,但其实不怎么样。

17. “自己XX自己”

询问身边媒体与非媒体友人,他们印象最深刻的是6月总理与弟妹因父亲故居欧思礼路38号去留的争执,反对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上批评:“这起事件没有经过调查,只是在国会中与行动党议员一起‘自己为自己辩护’(ownself defend ownself)。”

反对党似乎对“自己XX自己”体情有独钟,之前工人党议员毕丹星也以“自己审查自己”(ownself check ownself)来质疑政府是否真能充当自己的监督人。

“自己XX自己”变成一种新加坡式的文体,也可以跟政治完全不挂钩,比如:酸溜溜的太太掏钱买东西送自己,当着丈夫面前跟姐妹淘抱怨:“我是ownself reward ownself。(自己犒赏自己)”

18. Dogsbody

中文版:杂务;新式英语版:屎工

在欧思礼路故居风波中,总理夫人何晶在李显扬面簿上回应她并无擅自拿走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遗物,而是在李家姐弟知情之下整理他的遗物,并将其中一些交给国家文物局。

她形容自己在打扫欧思礼路38号房子,“清理地下室、整理物件——就如我曾跟你说过的,都是玮玲和学芬不见得会做的杂务。” 何晶女士形容杂务的词汇“dogsbody”让国人长见识了。后来也有好事网友帮她把这字翻译成新式英语:sai kang warrior(屎工/屎活武士),指的是什么都得做,连不在职务内的也得做的杂工。

“屎工”一字酱粗俗不雅,怎可乱套在总理夫人的嘴里?在这个普天同庆的国庆日,请你们“自己检讨自己”的语言水平,改说“dogsbody”好不好?

Yoga Inc品牌推出女生背心,印上“屎工武士”字样。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