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新加坡留学——奖学金政策

2018年05月14日     444     检举

最近对“唐骏读博”的议论沸沸扬扬,各报时有切中要害的文章,但也有人议论说是重文凭的社会引起的,不由再次引发我内心多年来不断地对新中两地教育和人才培养的比较。新加坡也是一个很重文凭的社会,那么它可能开出唐骏这样的恶之花吗?

近期,有幸参与了交通部举行的奖学金颁奖大会(相信这是每年每个部都会举行的活动),让我有点感慨,这里就我所知道的谈一点在新加坡颇有影响力的奖学金政策,给大家在思考人才培养政策时做一个参考。

新加坡的奖学金政策也算是实施长久了。我不清楚其中最有名的也是最丰厚的总统奖学金和武装部队奖学金具体始于哪一年,但至少70年代初就有了。各个部,大的政府机构和一些商业机构也都有一些丰厚程度不等的奖学金,使得学业方面出色但家境不够好的人在选择留学时少了后顾之忧。

新加坡的留学政策主要由公共服务委员会(PSC)实施,他们在选拔人才方面非常积极,每年组织各种交流会招待会让临近中学毕业的孩子们和家长们了解奖学金发放者的要求、条件及奖学金得主的甄选过程等等。两年前我也曾出席过一个在五星酒店举行的武装部队奖学金的介绍会,各兵种都使出浑身解数吸引孩子们的兴趣,派了高级军官鼓动、已有的得主们现身说法,还准备了各种小册子做说明,并有一些小礼品。武装部队奖学金每年只取最优秀的6~7个人,这么大张旗鼓的宣传完全是为了吸引最好的申请者。那天让我还有点意外的发现是几百个孩子中像我这样陪孩子去的家长寥寥无几。

和应聘工作的过程有些相似,奖学金的申请书经过一些筛选之后,申请者们也会面临一轮又一轮的面试。面试题目五花八门,但又和部门的具体工作紧密相关,比如外交部就交给申请人一堆打印的email要你快速筛选出和某事有关连的加以整理并提出处理方法;或者假设外国政要来新参加峰会,突然提出一些个人化的要求且与已安排的时间表有所冲突,看你怎么安排等等。

交通部则要求申请人演示其对改善交通道路提出的一些方案,并对其方案的实施做一些分析。通过这样的演示,既可以看出申请人对实际生活中所遇问题的分析理解解决能力,也可以看出其表达能力和领导潜能。我知道的奖学金面试多达4次,最后一次已是和录取单位最高管理层的座谈。由于这项政策已经过了多年的实施,使得新加坡各部门和政府公司的最高管理层中的奖学金得主非常普遍,他们大都毕业于英美名牌大学,眼界开阔,对国际事务绝不陌生,自然也对奖学金政策非常拥护。

根据交通部长在大会上所说,此次交通部的17位获奖者选拔自1400名申请人,由此申请者的广泛程度与竞争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获奖者都是一些18-20岁的中学毕业生,他们大多数是准备用奖学金赴海外就读大学的。奖学金提供海外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生活费与所在学校的国家和城市生活水准挂钩,每年做出调整。据我做的个案观察,奖学金提供的生活费高出学校提供的参考标准约15%,可说相当丰厚。

奖学金的合约需要奖学金得主毕业后为发放单位服务4~6年。前一些年时有听说奖学金得主违约的事,使得我不由猜测合约的条件会否有所改变。但结果发现至今新加坡政府并没有因违约增加而改变合约条款,仍然是违约时将奖学金当作10%年利的贷款。如奖学金得主毕业后服务了一些年,也会按服务时间的长短按比例折价。在我看来违约成本确实不高,可以说新加坡政府为国家培养人才,把风险留给了自己。

新加坡是一个所谓精英政治主导的社会,很重视文凭,而它的人才培养计划为其政策的延续提供了坚实的基础。那么在重学历的新加坡有人使用假学历吗?很少,偶尔听说,造假者也都是外国人。被发现使用假文凭后果是很严重的,会被控伪造证件罪,面对数月的牢狱和罚款。相比中国假文凭、假证件泛滥成灾的情况,真是天壤之别。

在一个政府高官全是名校精英(博士倒是很少),文凭水货又如过街老鼠的社会中,还会有人兔死狐悲为唐骏们喊冤吗?还会有人投鼠忌器吗?在中国打假之难在于造假者已是一个利益集团,所以虽然方舟子已表示打假之重点在学界而非商界,但在我看来这次打唐骏的假,其社会意义和影响会比他已往的打假案更为深远,非常希望看到这次的结果不是不了了之。

微信:gotosg

熙煦国际教育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