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没事儿别担保,最终绝对吃力不讨好

2018年05月16日     531     检举

小圈儿想说一个故事,一个话题就是担保!

曾几何时,男人为了哥们义气,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当自家的女人百般劝阻…

后面的小圈儿就不说了,总之这类事儿数不胜数!

故事发生在新加坡,就这样开始的——

半夜,阿彬接到童年玩伴阿华的紧急电话。

“我明天将被控,老友一场,能帮忙当我的担保人吗?听说,保金应该不超过两万元。”

阿彬生性憨厚,对朋友讲义气,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隔天一早,他向主任请半天假,带了身份证、银行存折、提款卡等,匆忙赶到国家法院第26庭,与阿华会合。

原来,阿华被控一项非礼罪,身为老友,阿彬真不敢相信。

停!

在国内的时候,我们经常担保的是神马?

很多时候就是两字——贷款!

但新加坡就不一样了!

接着往下看?

看不看,由你决定…

阿彬到保释中心办理手续,才从职员口中,得知担保人的种种职责,包括每次得联络阿华,掌握其行踪,确保他出庭等。

“这么麻烦?他常出国公干,那我不是得常常拿假,陪他跑法庭?”

阿彬当下有点后悔,但也没回头路了,心想回家肯定给老婆臭骂一顿。

国家法院发言人说,过去两年,国家法院保释中心每年平均处理4100个法庭保释的申请。这意味着每个月约有340个申请,平均每天十多个。

注意——在新加坡当担保人之前,最好先查清楚被告的为人和背景,如果不熟悉被告,最好还是不要当担保人。

当担保人不是签个名就算了,什么都不必做的。

担保人有许多责任,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你不会从中获得任何利益,却可能输掉一切——被告一旦弃保潜逃,你所有或部分的保金都可能充公。

现在,且让我们看看,身为担保人的阿彬,到底必须知道些什么?

新加坡担保人的职责

1、预先确定被告所有出庭日期和时间,提醒他准时出庭面控、面审。

2、与被告天天保持联系,掌握被告的行踪。

3一旦与被告失联,就须在24小时之内报警。

4、被告要出国,须先获得担保人的同意,才能向法庭申请。如果获准出国,被告的保金将增加。

不止这些,后面的担保人要面临的问题有一箩筐!

被告不出庭担保人怎么办?

被告如不出庭,法官将发通缉令,担保人也会接获通知信(notice for bailor or surety to show cause),

须上庭向法官解释被告为何没出庭、为何无法确保被告出庭,以及自己的保金无须被充公等理由。

什么理由才能免保金被充公?

除非理由非常特殊和合理,保金才能免被充公。

比如,被告突然病逝或自杀身亡、或涉及其他刑事案再度被捕,甚至是上庭途中遇车祸或意外。

如果被告患重病,或须动手术,担保人得提呈医生或医院的证明书给法官,普通病假单将不受理。

法官将视情况,决定是否充公全部或部分保金。

全部或部分保金遭充公,可以拒还吗?

法庭将发出售卖担保人资产的庭令(warrant for the attachment and sale of ppty)。

如果售卖所得,还是无法取回充公的保金额,担保人将面对最长12月监禁的可能。

担保人何时得出庭?

被告面控时,或要申请出国,或担保人本身要撤除职务时,担保人都得出庭。

被告判刑后要上诉,保金一旦增加,担保人也须在场。

担保人可以撤除职务吗?

可以的。

担保人必须跟被告一起出庭,向法官提出申请,要求撤销担保的职务。

被告必须另找担保人(视情况而定,担保人可以是超过一人),否则被告将被还押。

这还没完,跟着小圈儿,继续往下走——

大义造成的结果就是——保金充公

1、60万元被充公九成

A为同事B当担保人时,到A到深圳公干约一周,期间托同事与B保持联络。

B面对串谋伪造发票和抵触贪污、贩毒及其他严重罪案(没收利益)法令的罪状。

A干结束后,获知B失踪了;上B的住所,也不见人影,只好报警。

律师促法官没收20万元就好,因为60万元保释金是A公司借的,若大部分被充公,他将面对经济困难。

但法官指A没尽担保人的责任,把联络被告的任务交给其他同事,发现被告失踪,也仅去他的住所一趟,没有设法找他,包括到出差地打听其下落。

法官说,公司法律部董事曾在一电邮里提到,若保金被没收,公司不会要A负责,最后下令充公54万元。

2、五万元被充公八成

涉嫌嗜毒的男子弃保潜逃,担保C五万元保金获全额退还,但是控方指担保人没履行担保人职责,提出上诉,要高庭充公全数保金。

高庭认为担保人确实严重违反职责,充公其中四万元。

高庭指C严重违反担保人职责,提醒担保人和准备作保的人,他们的职责重大,必须慎重看待。

获法庭退还一万元的C,其实不认识被告D。他指其父生前与D的父亲熟络,后者找他家人帮忙。

因被告的父亲承诺把钱还给他,他才用过世父亲给他的公积金帮忙保释。当了担保人后,他才发现铸成错误。

题外话——

新加坡最高保金记录

1、新泛电事件

富商4000万元保同乡、好友兼战友

马华公会前会长陈群川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轰动一时的“新泛电事件”被控唆使失信,操纵股市和欺骗等15罪。

新泛电当时是陈群川控制的海事制造挂牌公司。

该公司因无法偿还3亿5000万元债务而倒闭,牵连多家股票经纪公司和交易大户,间接导致新马两地的股票市场史无前例暂停交易三天。

陈群川的保释金4000万元。糖王郭鹤年与另两名大马殷商龙学品和李静深,三人联手以4000万元让他保外候审,当时是十分轰动的新闻。

陈群川1986年被判入狱两年兼罚款50万元。

2、失信新航案

保金2000万元,无人担保

新航前机舱服务员部门监督张振杰,当年失信新航3500万元,保释金2000万元,虽然比陈群川少了一半,却也是近年来最高。

张振杰由始至终都没有保外,一直被还押监狱。

当局后来起获总值约2100万元的资产,包括汽车、七间房子等,过后退还给新航。

2000年,他被判入狱24年。这也是新加坡历来涉及款项最大、刑期最长的失信案。

看完这些!

在新加坡的你,如果不是土豪,你还敢担保吗?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