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经济全年增35%,3年来最大增幅

2018年05月20日     647     检举

制造业降温压制服务业活动,导致新加坡末季经济表现放缓,不过2017年全年经济增3.5%,写下3年来最大增长表现。根据新加坡贸工部发布的初步数据,末季经济按年增3.1%,不及第3季修正后的5.4%增幅,这也是近4年来最快增长率。

至于末季国内生产总值,经季节调整按季增长2.8%。这低于“路透社”分析师达2.9%和“彭博社”分析师为1.6%的预估中值,也远低于第3季的9.4%。新加坡2017年经济增长率,都处于政府预估的3%到3.5%高端区间,同时是2014年写下3.6%涨幅至今以来的最快速度。新加坡2016年经济增长2%。

制造业先盛后衰

新加坡政府此前曾预计,2018年经济增长介于1.5%到3.5%。

Continuum Economics亚洲首席分析黄杰弗(译音)称:“新加坡可能从2018年开始,恢复到更依赖服务业增长的长期趋势,而且对外服务业增长将快过对内服务业。”新加坡的服务业在末季按季增7.5%,创2016年末季以来最快增速。

新加坡贸易导向经济在2017年受惠于全球需求改善,特别是电子产品和半导体等配件的需求。不过,制造业在末季表现失色,仅按年增长6.2%。在稳定成长和良性通胀环境下,新加坡政府已释出加税讯号,新加坡金管局10月政策会议上也预告将开始紧缩货币。

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工作,并不会对柔州造成任何的损失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诺丁指出,柔州人赴新加坡工作,并非反映柔州经济不好,或是没有很好的就业机会,主要原因归咎于令吉与新元的汇率关系。他也说,柔州因地理位置关系,以致一些国人都选择前往新加坡工作,而且前往新加坡工作的不仅只有柔佛人,当中还包括吉打、槟城、沙巴、砂拉越州的人民,但他们都住在柔州。

“国人在新加坡工作,并不会对柔州造成任何的损失。”他批评反对党一直不断以操作此课题,并反问若有朝一日反对党掌握权力,难到他们又会阻国人前往新加坡工作?或是阻止新加坡人来柔州消费?

罚款非主要收入来源

大臣指出,罚款收入并非柔州主要收入来源,只是占柔州收入的1.65%。他说,指责州政府列明提高罚款,来增加柔州政府的收入说法,是不明智、肤浅和试图混淆视听。

他解释,州政府收取的罚款收入,不能充作常年税收,而且也不是州政府增加税收的焦点事项。

“相较加强追收罚款率效,州政府其实更偏重教育民众不要随意违法。”他说,柔州各方面,包括经济、乡区等等都极速发展,而州政府希望借着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制造更多就业机会来

提升人民的生活品质,进而增加政府的税收。 “这才是我们提高税收的策略,而非注重收取罚款。”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