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月入6000新币,老婆却还总抱怨,大家都这样吗?

2018年05月20日     8330     检举

“我住在全球第一贵的新加坡,觉得自己过得一点都不美。”网上有人将此经验将谈话内容整理成文章,不知道在新加坡生活的你,过的幸福吗?

我来自中国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大专学习的是建筑工程,毕业后因为有亲戚在新加坡这类行业工作,所以2010年经由他的介绍来到了新加坡发展。

亲戚在行业内有10多年的经验,有他的推荐和提携,起点要比同等情况下的新人好很多。

我刚来的时候拿SP,月薪3500新币,同学们都特别羡慕我。

(意示图)

那时候我觉得新加坡实在太好了!住着公司提供的单身宿舍,步行就可以到公司,三站公车就可以到市民体育馆,一块多钱就可以健身一次。

食阁的杂菜饭4块钱就可以吃很饱,每天晚上还可以和同事喝喝冰啤酒。我不抽烟,不赌博,每个月可以存下近2000新币。

来新加坡一年多后,爹妈对我说:“给你物色了个姑娘,回来见见,好就结婚。”

我找了个时间回家去相亲,结果对那个姑娘一见钟情。她说话声音细细柔柔的,我和她说起在新加坡的见闻的时候,她会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着我。

认识没多久后,我又飞回国,把两个人的结婚手续给办了。

我的女儿2012年5月出生,原本出于生活成本的考虑,我和妻子一直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但女儿出生后,我的想法改变了,我每天都想要看到她的笑脸,我想要成为见证她成长的那个人,而不是只是给钱的一个人。

但很多同事都和我说,你现在工资只有4000新币多一点,等你把老婆接过来,可就不能住公司的单身宿舍了,出去找房子住可是很大的一笔开销。你还要承担孩子和老婆的生活费用,很难的!

我觉得他们说的很现实,所以我和公司提升职,希望能再加点薪水。

但公司拒绝了,他们认为我在这行的资历还是太浅,之前因为亲戚的提携给了我比较优厚的薪资条件,所以这两年暂时没有再升职加薪的可能性。

这让我很郁闷,我想我的女儿和老婆,但是又没足够的钱接她们来。

所以我找到了一个合作客户,他是我们的上级承包商,曾经表示过想挖我去他的公司。

当时我考虑到我的亲戚对我有恩,而且大公司的文化一定是和中型公司有很大的差别,所以开始是拒绝的。

但这一次,为了我的家庭,我主动联系了对方,他给我了很不错的薪资条件,5200新币的月收入,还可以给我的妻子和孩子办理了家属准证。

就这样,我在2013年年初的时候,将老婆和女儿从国内接了回来。我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打开新租的房子的大门,两室一厅的房子整洁又宽敞!

(意示图)

面对着老婆很惊讶的表情,我对她说:“跟着老公我,有肉吃!”她笑了,特别幸福。我也觉得特别幸福。

我当时以为,可以凭著自己的努力,让老婆和孩子在国外过上好日子,但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天真了。

2013年6月,印尼烧芭污染到新加坡空气那次,我女儿也深受其害。

她当时咳嗽的特别厉害,而且高烧不退,我追问妻子医生究竟怎么诊断,她却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原来对方医生是个穆斯林,使用的是英文,老婆的英语也就四级的三脚猫功夫,加上平日就相当腼腆,只听懂了医生说严重、要好好照顾、吃药……其他的一概都糊里糊涂的。

我一听就着急了,孩子的病情耽误不得,我第二天请假带着孩子去了诊所,才明白医生的意思是孩子的情况需要转诊,建议我们立刻去大医院。

送去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发烧到了39度多,紧急办理了住院手续,折腾了几天才勉强出院,前后花掉了2000多块新币。

老婆看到账单的时候,手都吓得发抖。其实我也惊呆了,因为根本没有考虑过孩子生病住院的可能性,所以我并没有给孩子老婆买保险!

这笔2000多新币的费用,吃掉了我这半年的积蓄。

(意示图)

我赶紧给老婆和孩子补了保险,住院保险买上了,以后如果孩子再住院就能报销,但因为是外国人,门诊费用还是得自己承担。

女儿身体比较弱,每个月几乎都要发一次烧,增强气管的药、咳嗽药水、退烧药水……每月这类费用都得花到200多块新币。

本来这部分开销倒也不是大事儿,但因为女儿一直生病的事情让岳父岳母知道了,他们很担心多次要求前来新加坡帮忙带孩子。

我一直拒绝,因为算算家里的开销,很难再负担一位老人:

家里的食物费用每个月都在800新币左右,老婆都是上街买菜做饭的,所以比较节约一些。

房租1800新币。

水电煤气在400新币左右。

日用品的支出约200新币左右。

周六周日到附近的商场吃个饭每月花销400新币左右。

交通费用200新币左右

孩子看诊所的钱200新币左右

两个人的手机费用200新币左右

加上老婆和孩子的保险,每个月平均在200新币左右。

这样算下来一个月的开销已经在4400新币了,而我每个月实际的工资只有5200新币,去掉税收每个月只有几百新币的结余。

这让我的心里有一种惶惶不安定的感觉。这和曾经我一个人单身时候,一人吃饱全家不愁,还有结余的生活状态,实在差太远了!

我如何能再负担她的父母过来帮忙照顾呢?

(意示图)

但我妻子无法接受这样的决定,她觉得我一个月的薪水比国内的人高很多,她的父母来可以帮忙带孩子,孩子少生病,多一个人教育孩子,对孩子成长也好!

她更抱怨我的生活状态,一旦有项目的时候,没日没夜加班简直是家常便饭,这让她感觉自己成了一个雇佣在家的保姆。

但我有我的苦衷,离开了曾经的公司,职场变得残酷了许多。因为没有亲戚的提携,我需要重新面对公司各层明里暗里的竞争。

将我招聘来公司的经理,曾经在公司中非常有话语权。可是随着一年前公司招聘了一位印度籍经理后,事情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全公司在短短一年内,涌入了大量的印度籍同事。

他们大多能言巧辩,虽然常常偷懒不干事,但却总能在公司会议中将自己的业绩说的非常光鲜亮丽。

结果我们所在的部门,只能接到一些又苦又没有油水的项目。而做出了贡献,印度籍老板却总有本事分我们成就的一杯羹。

这让我觉得很压抑,因为职业的上升空间看起来是那么的渺茫。一个月5200新币的工资,似乎就是我职业的尽头。

就这样我在老婆的不断抱怨中坚持到了2015年中旬,我在经理的强烈申诉下艰难升了一级,工资涨到了6000新币一个月。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