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公民学费不断上涨,到我新加坡读书学费越来越贵 家长吃不消

2018年05月20日     851     检举

八年前,送丹森(非真名)到新加坡念小学是个不用多考虑的简单决定,因为他的家长希望丹森接受英文教育,而柔佛州国际学校的学费比新加坡学校贵至少一倍。

不过自2011年,在本地就读的永久居民以及外籍学生的学费开始上涨。当时就读小学三年级的丹森,从每月15元的学费,涨至22元、40元然后90元。

据《今日报》报道,目前在德景中学就读中三的丹森,他的马来西亚籍家长每月需掏出200元,而这个数目将在他进入初级学院时,升至400元和460元不等。

丹森37岁的母亲陈女士,是名牙科护士,她说:“要跟上有点吃力。”

而新加坡非公民学费持续攀升也意味着丹森的弟弟杰森(非真名),将不会和哥哥接受一样的教育;丹森是我国的永久居民,但弟弟不是。

陈女士和丈夫应该会把杰森送进在新山百万镇住家附近的一所国际学校。在新山的丽园国际学校、欧美加私立与国际学校以及腾比国际学校等,学费介于每月1550令吉(约498新元)到1750令吉(约563新元)不等,和新加坡学校的收费差不多。

对于多年来每天凌晨天还没亮,就把小孩送上校车越过长堤来新加坡读书的新山家长而言,我国教育部上个月宣布非公民学费持续上涨直到2020年的消息,将促使他们重新计算和部署。

从2018年到2020年,永久居民学生的学费将每月调高25元到60元不等,国际学生的每月学费则上涨25元到150元。

最新学费上涨或将改变趋势?

对于一些人而言,学费的增加将促使他们另作选择。一些居住在柔佛州的马来西亚人也反映,令吉兑换新元持续走软更是加重了负担。

我国政府自2009年开始在教育、医药等重要政策上,对公民和非公民的利益进行更明显的划分。而最新的学费上调政策也意味着,新加坡非公民学费将和柔佛州的国际学校的学费差不多。

而目前已观察到有越来越少新山学生越过长堤上学的趋势,马来西亚日报《The Star》上个月报道,往来柔佛州和新加坡的学生乘客近几年下跌了15%,巴士业者透露,之前有约500名学生乘坐巴士越堤上课。而一些马来西亚学生则是乘搭公共巴士越堤。

家庭主妇再拉纳兹米告诉《今日报》记者,她之前为大女儿报读了柔佛州的一所国际学校幼稚园,并打算把她送到新加坡就读小学一年级。但报读小一时,他们发觉自己负担不起每个月390元的学费。

再拉纳兹米和她的承包商丈夫,育有多三名一岁到六岁的子女,而她的长女目前在柔佛州就读一所以马来文为教学语言的马来西亚学校,学费和买课本的费用都由马国政府承担。

但由于学习语言不通,大女儿上课时有点吃力:“她之前就读的是国际蒙特梭利学校,所以要她以马来文学习相当困难,她听得明白但不会说马来语。”

育有一名三岁女儿的35岁家长拉菲达则说,因为学费上涨关系,把孩子送到新加坡接受教育的吸引力减少了。

仍有家长认为值得付出

孩子已在新加坡就读的一些家长表示,他们将缩紧腰带应付更贵的学费。

在大士一家制造厂工作的37岁技术员艾伦的儿子,在学林小学就读二年级。他表示,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新加坡的教育体系是世界最好之一。我们要儿子亨利长大后能拥有很好的市场价值。”

亨利每天凌晨3点半就起床,以赶上4点半的巴士,才能在7点半准时抵达学校。尽管如此,他还是难免迟到两次,一次是在新加坡政府推出向外国车征收过路费时,另一次是因为马来西亚关卡的摩托车新自动闸门瘫痪,导致巴士道交通拥堵。

已是本地永久居民的亨利说:“我觉得我睡眠不足。”

居住在古来的一家人为了能让亨利减少半小时的车程,在他上小学的一个月前,搬到了新山,距离关卡10分钟的地方租房。

而为了让儿子有足够睡眠和休息时间,亨利家长更花了32万元,在三巴旺买了一间四房式的政府组屋,他们将在明年二月搬入组屋。

亨利的父亲在去年9月申请成为我国居民。他表示:“我很担心学费。”他也透露,亨利的学费加上生活费,一个月需要约500元。但他坚持:“即使学费一直涨,我们还是必须把他送到新加坡读书。没有其它选择。”

至于丹森和杰森一家,他们目前居住在阿姨位于义顺的家中。陈女士和丈夫计划在弟弟杰森升上小一时,就回到柔佛州居住,哥哥丹森则会继续在本地就读。

陈女士的丈夫持有工作准证,在本地的一家夜总会担任侍应生。为了维持一家的生计和梦想,他们计划在关卡附近开设一间小餐馆。

陈女士说:“如果每个孩子都能不受国籍、种族或信仰的限制,得到最好的教育,那该有多好。”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