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人百无禁忌 死人鞋也照穿,捡垃圾月省近3000

2018年05月20日     1462     检举

专业人士在废物堆“淘宝”淘出心得,每周八九个小时在迷你超市、巴刹后巷挖卖不完的蔬果,又在组屋底层找废弃品,一个月可以省八九百新元(约2790令吉)。

现在,这批人还组成“淘宝大队”,率领一帮年轻人到各处淘宝。

人们不要、已经丢掉的东西,你敢要,你敢用吗?

38岁的郑春林过着非一般的生活,别人废弃的东西,他不止敢穿敢用,还敢吃下肚,声称每个月可以剩下八九百元,吃用方面几乎是“零消费” 。

他每周会花两三天,在宏茂桥组屋住家周围,包括组屋底层、巴刹后巷捡废弃物。只要是还可以吃,还可以用,没有一件逃得过他的“法眼”。

他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他目前的伙食花费几乎是零,主要花费都用在房屋贷款、保险费、水电网络电话费等。由于衣服、肥皂等都是从外面捡来,他也不上超市买日用品。

郑春林去年开始过这样的生活,伙食费从原本的每月300元(约930令吉),减至去年12月的33元(约102令吉),到今年1月的8元(约24令吉), 2月起是零花费。

不要以为他穷困潦倒,郑春林是一名财务规划师,毕业于国立大学化学系。他的太太也有工作,是双薪家庭,两人膝下无子,住在宏茂桥3房式组屋。

询及为何选择过这样的生活,郑春林坦言,起初是为了省钱,才会在朋友介绍下,过这种不消费主义(freeganism)生活。但更重要的是,看到还可以用的东西被丢弃,他觉得很可惜,太浪费了。

“起初,我很在意别人会怎么看我,也很注意卫生,拚命用肥皂洗手……但做着做着,就觉得好玩。而且很多废弃品明明还可以用,还有价值。我问你,一张沾上粪便,被丢进垃圾桶的50元,难道就不是钱吗?”

现在,几乎每个月,他都带着二三十人到处淘宝,而且多数都是年轻人和专业人士。

家人从不解到理解

(郑春林几乎每个月都会组织“淘宝大队”到处淘宝)

父母和太太原本不能理解,觉得他捡回的东西“恶心”;后来渐渐受他影响,现在还会自动向他讨“礼物”。

郑春林受访时向记者展示他淘到的“宝贝”,包括一个搅拌机、未煮的米粉,都是母亲向他要的。他还带了一个内有乾坤的小保险箱,打算把这个“宝物”送给父亲。

父母原本觉得他吃剩菜剩饭很“恶心”,说把他养大念大学,不是要他去捡垃圾,但是他证明给他们看,捡回来的物品并不是垃圾。

“我把找到的东西送给父母,他们慢慢发现这些东西还蛮好用,现在还会跟我开口要。好像这个搅拌机,就是妈妈说她要的。我知道他们已经接受了我的这种生活方式。”

他太太也不能接受他从外面捡食物回来,直到去年圣诞节前夕。

“我捡到披萨和鸡腿,就带回家弄热,香味扑鼻。结果太太闻到,竟然也过来一起吃。我问她,难道不想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吗?她竟然说,这不重要,只要好吃,没有细菌。”

淘宝达人百无禁忌,连死人遗留下的物件也敢用!

对郑春林而言,“淘宝”除了是削减开支、减少浪费,也是因为好玩,似乎已经“淘上瘾”。

“我曾经在组屋底层找到一个保险箱,摇一摇发现里面有东西,但没有钥匙,后来带回家撬开,才发现里面有贵重物品。”

他不愿透露里面装了什么,但他相信是保险箱主人过世了,家人打不开、或不要了,保险箱才会被遗弃。

提到捡死人遗留物,他全程淡定,似乎并不在意。

“我捡到的,都是人们不要的,就敢敢拿咯……原本是会担心,但渐渐发现,就算我拿,也没有事发生。”

他也曾经在组屋底层找到一个袋子,里面装有6双名牌男士鞋子,他相信是死人遗物,由于尺码合适,就决定拿来穿。

全身穿的都是捡来的

郑春林现在全身穿的、戴的都不是花钱买的,而是捡来的。

他透露,捡过最贵的“垃圾”是价值2000元(约6200令吉)的普拉达(Prada)名牌包。他也曾经找到一个博柏利(Burberry)包包,送给了太太。

令他最引以为傲的是在商业区找到一部咖啡机。

“咖啡机显然是想要宠一宠自己的人,才会买的。这么好的东西又没有坏,人家也丢掉,显示我们的社会有多浪费,消费主义至上。”

(郑春林曾经淘到Prada名牌包包)

郑春林曾淘获的“宝物”包括:

1. Timberland鞋子

2. Clarks鞋子

3 2005年过期的20罐鸡精

4. 望远镜

5. 一瓶百加得(Bacardi)酒

6. 蔬果搅拌机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