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当了两年兵,最后存了七千块

2018年05月20日     269     检举

论工作总得从薪水讲起,毕竟赚不到钱的工作怎能讨人欢心让人安心?从这点看来,我觉得自己算是非常幸运了~~今年起,所有军衔的全职军人一律涨薪80元,目前最低月薪是560元;至于军官,则可以有高达1300元的月收入。

从去年的480到今年的560,涨了不止16%,乍看起来是远远高过一般机构的加薪幅度了。更何况,军队往往包下一顿三餐,还提供住宿(不过是有条件的哦,比方说得守规矩早睡早起……),薪水岂不是“净赚”?看着很开心吧。

薪水每个月10号都会自动发到每个军人的个人银行账户上,雷打不动。因为平时在军营里花不了多少钱,也就周末出营时吃喝交通社交娱乐等需要用到。没什么大应酬(比方说谈了女朋友,怕是要入不敷出了吧)、拒做月光族的话,大致上每个月存下300是没问题的。当兵两年下来,存个7000左右,退伍后就可以拿了这笔钱去狠狠环游世界一番;也有人拿这笔钱,成为创业启动资金的一部分,那就更牛了。

当然,要领薪水就要达到一定的要求,完成军事训练以及适应日常生活管理各方面。其中最显著的就有这几点:

1)

经常一言不合就“开战”,尤其是刚进去BMT(基础军事训练)的时候。一个platoon(排)里的战友,经常会因为一个人的过犯,比方说迟到、内务整理不好等,一起被罚。长官一声令下,Push up(俯卧撑)还是Crunches(脚离地的仰卧起坐)30还是50 个,就排排趴下或躺下老老实实做吧。想来全世界的军队都是“军令如山倒”,就别想着理论或者讨价还价了,纯属白费口舌,会“死”得更难看。

2)

既然军队等级制度极为鲜明,在营中走动时看到远处有不明人物走来先别看脸,得看胸。别想歪,这是为了通过军衔标志鉴定对方的等级高低,以便以正确的方式待人接物。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军官就不用多加理会,但看到军官(一条杠以上的)一定要放慢脚步恭敬地叫声“Sir”,哪怕是同学/朋友也不该有例外。对军官敬礼的时候,也一定要先等对方手放下,不能让军官的手白白架在那……,都是不成文的规定,但还是得遵守。

就有一次,战友远远看到他有段时间没见的初院学长,就兴奋地跑上前直呼大名。等学长转过身来,才发现人家军装上的职衔,分明一军官呐!朋友这才意识到无心之下犯了大错。要是学长军官严格要求“大义灭亲”,可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3)

这份工作当然极为强调集体性和纪律性。各位大Boss一向实施统一管理制,每天的作息时间大致不变,早上五点半报到,六点吃早餐,十二点午餐,傍晚六点吃完晚餐后,十点多熄灯,在所谓工作时间不能躺在床上休息。

比较令人郁闷的是,有时清晨六点多吃完饭就无所事事,下个任务要等到八点多,这一个多小时,要是能睡个“回笼觉”该多美啊。对不起没门,想要赖床,只有等周末回家随你怎么“葛优躺”。若要从公司管理层的角度去细想个中原因,大概就是小兵怕下士,下士怕上士,上士怕少尉,少尉怕上尉。。。的“生物链”,都怕惹事引火烧身,还不如立个清晰的时间表,大家都能安然无事。

4)

伙食供应,不同军营菜单各异,总体看来菜式花样还不少。自1997起将食物供应外包后,盘子里的饭菜就和外面的杂菜饭看起来差不多了。我刚进去的时候这点比较出乎意料,更何况除了两肉一菜的一日三餐,水果是不缺的(虽然一般都是苹果、香蕉、橙三大“金刚”),不时还会有绿豆汤、酸奶、冰淇淋等甜点点缀。

只是军营有统一管理规定,三餐必须吃(要打卡),不能随心所欲说不吃就不吃(有浪费粮食的嫌疑),当然也可以和盛饭的安娣要求,少给些分量。水果是堆在一起自取的,我们一般都习惯了拿到手就啃。只是养成了这种粗犷的饮食习惯后,回到家会经常被念“野人”。

一般上每个月会有一次晚间“放风”机会,让我们出营觅食,大概4小时,就算兵营地处偏僻,也足够搭车去到最近的市镇中心走逛一下,兼吃顿像样的晚餐了。开始还挺高兴,时间一久,就发现一个问题,要是哪天我不想出去逛,就留在军营里行不?对不起,不行,因为营里当晚就不供应晚餐了,得全部打卡出去。不免有时会怀疑,这样的安排,或许省成本也是考量之一。

同样的道理,周末一般都是可以出营回家的,要是你说哪天想留在营里过周末,可以吗?显然更行不通啦!没吃没喝不谈,谁知道你一个人会不会到处搞破坏?

5)

每天晚上和周末得轮流站岗保卫军营。若你真的不想周末回家,那就祈祷有站岗职务轮到你做吧(没错,想站岗也得看运气)!到目前为止,我就被选中站过两次岗。

岗有两种,一是流动巡逻岗,一是大门站岗,都是轮班倒,每班2个小时。站岗的规矩,用句通俗的话说,就是动的可以停,站的绝对不允许动。巡逻岗到了半夜,大致上是可以躲在一个地方小休片刻的;站岗的要求就高多了,不能随便挪动或者坐下,一旦被发现,可是军法处置。

之前第一次站岗时,为攒人品,看大家都选流动岗(不但可走动,还至少两人作伴巡逻,有伴的感觉好太多了),就主动要求站岗。一天一晚上下来才知道厉害。白天站几个小时还好过些,最难捱的是半夜2-4点的岗,累,却不能睡;别看是热带,后半夜的气温还是挺低的。独自瞪着寂寥黑漆漆的夜晚,倍感凄凉;既不能动,就活生生被冻出了感冒。

第二次就不敢逞能了,强烈要求作流动岗。总体来说站岗是没人愿意干的苦差事,周末站岗更是煎熬。这也就是为什么,军队里的终极刑罚之一,就是罚多站几次周末岗。

6)

卫生保洁方面,也都是自己动手,划分区域比如室内、走道、厕所等,专人保洁。之前我就曾被分派去当“所长”,洗厕所两个月;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离开BMT的德光岛之前的全面大扫除,全部人足足打扫了两天,擦玻璃、清扫灰尘等,留一个干净清爽的环境给后来者。我每到一个新地方,看到房间那么清洁就会想起“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句老话。

最典型的雇主精打细算做法,感觉就是算计得很好的时间管理了。国家一旦需要大量能力,比如说国庆节的群众演员,后台管交通伙食的工作人员时,年年军队都是资源丰富的“人才库”。于是,我们就为参加国庆彩排“被牺牲”了周六。这算是“吃”了我们的法定休息天吧,于是军队就把每个周一调给我们补休。虽说周一的价值,怎能等同于周六,但当长官指著日历是说“没欠大家什么休息日”时,又有谁敢吭声呢?

最后不得不提,无论当的是什么样的兵,等到总算退伍,大家的感受比方说值不值/收获&损失/感恩&遗憾……,总会是不一样的。而武装部队作为雇主,往往会尽其栽培人才的责任,为军官和其他表现优秀的军人颁发褒扬状。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封推荐信有多大用处。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