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错误决定被拒签10次,终于拿到了新加坡身份

2018年05月21日     3121     检举

在新加坡中,存在一部分男士,他们没有国籍,生活在“没有着落 身份飘摆不定”的处境中,尽管是土生土长的人,也有的因为种种原因或遭遇,导致自己丢失了“身份”。

而Alexandra Franklin Alrivers 便是其中的一个!

直到2017年5月21日,Alrivers与大约140个新公民一起,在武吉巴督民众俱乐部参与新公民宣誓仪式。唱国歌、宣誓,当时的场面,让Alrivers倍感激动,并眼含热泪的感慨道,自己终于能叫自己为“新加坡人”。

要知道,为了成为“新加坡人”,Alrivers花了整整50年的时间!

据了解,Alrivers是一名欧亚人,他于1967年在本地出生。但碍于不寻常和复杂的法律身份,他成为了新加坡1000多名“无国籍”人士中的一员。

现年50岁的Alrivers有两个姐妹。他们的父母是在二战时期的战俘,在樟宜监狱相识。他的父亲是一名波兰海军军人。在船只于战事中被轰炸后,他被日本人逮捕和拘禁。他的母亲则是一名马来西亚籍护士,当年由于帮助英国军人而被捕入狱。

而在新加坡独立后,Alrivers 的父母便被归属于“无国籍”的永久居民,同时失去了原有的外国国籍。家里最大的长女出生于1954年,恰逢好时机,她以出生在本地为证明,拿到了公民的身份。但不幸的是,在1965年之后出生的两个孩子,却只得无奈接受他们的“无国籍”身份状态。

本来,在Alrivers21岁的时候,他有一次成为新加坡公民的机会。

当时,Altivers 也在服完兵役后,幸运地收到了公民邀请函。但是当时Alrivers听从了大姐和姐夫的建议,拒绝了这个宝贵的机会,并与他们共同计划移民到澳大利亚。他说,自己10岁那年,父亲就因为一场肇事逃逸的交通意外而逝世。因此,自己“别无选择,没有房子和工作,只能跟着姐姐一家生活。”

由于种种原因,他的移民澳洲计划最终没有得以实现。后来回到新加坡,尽管他拥有永久居民身份,但上面也清楚的写着“无国籍”的字眼。

Alrivers申请公民被拒绝了超过10次,而且屡屡向议员申诉不成功,但他并不气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在2013年,作为一名保安的他花了三个月、约2500新元,拿到了健康科学学院认证( Institute of HealthSciences)的新技能资格( Workforce Skills Qualifications)证书。

自那以后,他得以找到更高薪资的职位,在竹脚妇幼医院(KK Women’s and Children’s Hospital)担任手术室技术助理。带着新的希望,他在2014年再次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

当初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导致后面花了多少的努力。终于在今年1月,Alrivers 收到了来自移民与关卡局的信,通知他的公民申请通过了。

2月14日,他到移民与关卡局进行宣誓。经过了数十年的努力和挑战,Alrivers终于在5月21日那天,从武吉巴督议员穆仁理的手中,拿到了期盼已久的粉红色公民身份证。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