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在新加坡怎么就这么惨?待遇大不同

2018年05月24日     1026     检举

前段时间,刚有一位莱佛士医院的黄姓医生,因为给一位手伤严重的外籍建筑工人只开了一天病假,而被吊销行医执照。正当这件事让新加坡外劳的合法权益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时,最近又出了类似的事情。这次的主角,是几位中国籍建筑工人。

20多岁的张先生来自中国,在新加坡做建筑工人。他刚来新加坡不到半年,有一天在工地上手指受伤,去私人医院就医,结果医生说最多只能给一天病假。

张先生说,医生的理由是:因为你是外劳。

“你刚来新加坡还不到一年,不了解情况。如果我给了你病假,你可能会被遣返回国的。”

“想想清楚,我可不希望你做啥事,自己惹上麻烦。”医生说。

张先生说,“我相信了医生的话。在我老家,医生是很神圣的职业,我从心底里尊重他们。”

和张先生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位中国籍劳工。他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但如果不匿名的话,他们不敢讲出来,因为怕被解雇,以后也不好找工作。

其中一位李先生说,他有一次膝盖受伤,医生只给了两天病假;而另外两位在同一家公司做工,一个姓何,一个姓黄,则分别曾经胳膊和腿骨折,病假只有一天,而且是动手术的那天。

他们拿的都是SP准证。他们说,生病就医休病假的时候,就没有薪水拿,只好每天去HealthServe,那儿有饭吃,有药用,有人陪。 HeathServe是专为外籍劳工提供医疗保健和其他帮助的一个非政府组织。

非政府组织 – “这种情况太多了!”

尽管上周莱佛士医院黄姓医生的案例被广泛报道,似乎全社会一下子都在关注外来劳工话题,但据不少致力保障外籍劳工权益的非政府组织称,类似的需要解决的例子还有很多。

“情义之家”(HOME)就是一家外籍劳工权益保护机构,正是它发起了针对莱佛士医院医生黄姓医生的投诉。 HOME说,近10年来,该机构每年接触到的外籍劳工没有给予足够病假的案例有15-30起。

而另一家机构“客工亦重”(TWC2)则透露,每个月有上百个受伤客工前来求助,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拿到足够的病假。 “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来这儿的人也基本都申请了工伤赔偿,但可以想像,还有更多客工没能申请工伤赔偿,因为他们病假太短,没有时间,或者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申请就被遣返回国了。 ”

因此,病假不足,不仅影响受伤劳工的康复,还会造成他们经济上的损失。

“我们接触到的这些客工,基本上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宿舍,但主要还是雇主对他们比较敌视,想遣返他们,或是把他们赶出宿舍。这种情况下,劳工就只能靠病假薪水过活。”

HealthServe则每年接待六七十名客工,这些客工事先都接受了医生的治疗,但都没有给到合理的病假。这个比例大概占到每年200-250起工地安全事故的1/3。

“这些客工基本上都是骨折或手术,只有一两天病假,甚至一天病假都没有。”

根据新加坡人力部的规定,如果工伤病假超过3天(无论是否连续),或者工人住院24小时以上,雇主必须就相关安全事故向人力部报告。

HealthServe的一位义工医生说,医生给病假应该基于对病情的判断,可是他接触的很多病例似乎显示,医生在帮雇主避免向人力部报告工伤事故。

陈笃生医院一位工作人员也透露,“尽管一些病假单形式上很正规,但从实际情况看,很多病情的确应该给更长的病假。”

客工:我们只想保障自己最基本的权益

HealthServe共有3家诊所,为外来劳工提供医疗服务。共有80名义工医生和200名志愿者,包括药剂师、护士、家庭主妇和教师等。

上文提到的四名中国籍工人,最初都是去私人医院就诊,后来在朋友建议下到政府医院。

张先生到新加坡中央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的手可能严重感染,很可能必须截肢。最后,他获得75天的病假,和最初仅一天的病假简直天壤之别!

李先生,因为膝盖骨折,在陈笃生医院做了手术,现在膝盖上还留着手术留下的两块疤。他是去年底从工地的一个梯子上摔下来,虽然过去了5个月,还是需要拄著拐杖走路。

他说,”我刚受伤的时候,老板说,新加坡的医疗很差的,你最好回中国去治,这样好得快。”

但他没有听老板的,于是老板把他带到一家私人医院,医生给了他两天病假。

因为无数次得不到及时治疗,李先生绝望之中报警。报警后,他的老板立即把他送到陈笃生医院。这个时候,距他摔伤已经3个星期了。

而何先生是在去年9月份摔伤了胳膊和头。可是,雇主带去的那家私人医院,在给他做了手术之后,只给他开了一天病假。而且,医生说,他的头“没事”。

后来,何先生胳膊疼痛难忍,就自己一个人去了新加坡中央医院检查。医生马上给他开了7天的病假,并且在他说头一直痛后建议他住院观察。但是,雇主不愿替他支付医疗费用。理由是,公司没有报告这起事故,所以没有义务给他出钱。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