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来狮城,你所不知道的三种生活

2018年05月25日     764     检举

说到新加坡,各位是不是立马在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景象:

美丽的城市风景

激情的金沙屋顶无边泳池

蓝天白云,椰林树影……

是这些很美,于各位来说,这是个游玩的好地方,肤色不同的人,衣着清凉的美女,在这里,你能体验到所有能享受的愉悦。

可这些你从未见过的,有些人早已见怪不怪了,注意!我说的不是坡县的土著,而是漂洋过海,想要拼得事业与金钱的外劳。

我也是其中一员,虽然时间比较短,但我已经明白,如果你混不出什么门道,在这里,时间不过是持续转动的轮盘,不论你怎么努力,都是处在那个原点,而且你也应该知道,那是浪费的时间,远远是金钱不能交换的。

来这里的分为三类人,一类是出身并非豪门,刚刚踏入社会的学生,他们对一切都有着新鲜感。

另一类是多次往返新加坡,回国后无所适从的老炮,他们深知这里的生存之道。

最后一类是已婚并且育有小孩的女人,她们有着不一样的视角,你不能言尽,但很多糊涂事,我相信她们只是一时的迷茫。

学历从你踏出这一步就无所谓了,都是一个全新的起点,都要去适应,也许,他们有着年轻的脸庞,他们有着老道的经验,她们有着不一样的魅力,从进入新加坡这一天,他们全都是一样,为生活。

先说那些学生,这样说可能显得他们有些幼稚,但他们都是空白的,很多事只能任由别人去涂改,沾染一身的颜料,改变的有些快,以至于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同时,他们也是最好交朋友的,一块糖就可以结下一段友情,最卖力的有苦说不出的,往往也是他们。

有些人不适应,觉得这里索然无味,便决然离开这里,不知道后来的发展,从此也了无音讯,有一些,传承到老炮的生存之道,往返于中国,始终没有自己的方向,留下来与离开中徘徊,不晓得最后怎么样,毕竟辗转多家公司,偶尔的朋友圈,才能知道一切安好。

第二类老炮,往往就比较简单,因为熟知,他们也乐于带着新来的人,巴萨往往是吃饭的首选,各地的景点,他们也是了然于心,赌场对于某些人来说,也只是故地重游,向别人借钱也是轻易说出的,有时因为一顿饭,就会让眉头紧皱,饥饿会让人学会忏悔,一遍遍说着戒赌,攒钱回家的誓言,可总有手痒难耐的时候,结果也是一败涂地。

虽然,也会有手气好的时候,但赢得的,远不够下一次的挥霍,只得满心期待下一次,又一次的好运降临,在这“苦难”与“幸福”中,一次又一次的循环,沉浸在自己荒唐的世界,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的不堪,对于一个赌徒,信任是极为奢侈的,因为,赌徒看不见人们,避而远之的眼神。

再说第三类,这是与众不同的,你可以说他们是自立自强的女人,为了孩子,为了家庭。孩子,是他们奋斗的理由,心中的那份思念,大多憋在深夜的眼泪中,她们是想孩子的,但家庭,有一些是极力逃避的,例如婆媳关系,因为不想整日争吵,所以毅然远离,在这里,也会有不一样的际遇,多少对随意拼凑的“夫妻”,你哝我爱的同居者,我看过不少,更愿意相信他们找到另一种爱的方式。

她们有些还兼并老炮,但坡县是狭小的,有些事情并不能容下,总会有一两个相识的人,那些故事,也会在私下的交流中被人所知。

相较于其他两者来说,老炮是最难的,我曾经和一位老炮交谈,言语中透露他的焦虑,对生活的茫然与恐惧,回到国内无所适从,一部手机可以替代现金,这让他有些难以适应。

他害怕,害怕科技取代了人力,作为一个没有技术没有学历的人,回去只会被淘汰,他积累存款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房价的涨速,找一个人结婚,就意味着房子、车子、存款,当这些压在他肩上,还谈什么回去,那不仅需要金钱,还要献出更多的时间。

于是,在心里他设了一个围栏,将自己与现实隔开,祈求在坡县能有个容身之地,也许,是极为奢侈的二人间吧。

凡人传里有一句话,我记忆尤深,漫漫长路中,你不知道什么是归途,能够穷尽的,也只是内心的祥和。

(作者:落在栅栏的人)

*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 END —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