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紧缺的HPV9价疫苗,我在新加坡是怎么抢到的

2018年05月25日     764     检举

这几天,HPV9价疫苗在中国即将上市的消息传得愈演愈烈,多家媒体争先报道,9价疫苗的内地首针将在海南的某家医院接种,价格为RMB 1318元/支(供货价1298元/支+服务费20元/次)。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刺激了我敏感的神经,回想起一年以来我在新加坡打HPV经历的波折,可以说是感慨万千了。

一年前,得知我收到了新加坡研究生offer之后,妈妈立刻传来信息“一到了新加坡,你就记得快去打HPV疫苗!”

HPV疫苗,子宫颈癌的克星,世界上唯一可以预防癌症的疫苗,这些大名头足以让这小小的疫苗受到越来越多女性的重视。

可是当时在中国,HPV的9价疫苗(价数越高代表预防的病毒种类越多)迟迟没有上市;而新加坡早在十年前就把HPV9价疫苗推出市面,每支在200新币左右(约等于RMB1000元),分三次接种。

好不容易来到新加坡留学的我,怎么能错过这个这个天时地利的接种疫苗机会呢?

其实不止我一人,身边一大波从中国来的女生朋友直接掀起了一阵“打针狂潮”,HPV疫苗几乎成为了完成课业之外的标配,大家结伴前往学校的Health Center,一起排队打针,一起在朋友圈分享“打完针手臂有多痛”的甜蜜抱怨。

在学校接种完前两针疫苗,我本以为再过四个月的间隔期,第三针接种完成,这个打针热潮也该风平浪静地结束了。

万万没想到!从今年的一月开始,我的微信聊天记录就不断充斥着这样循环往复的内容:

“疫苗有补货了吗”、“ 学校HPV能打了吗”, “HPV又断货了吗”,“疫苗有货了小伙伴们快去打吧!”,“疫苗又说没货了”……

“HPV疫苗全岛断货”的消息铺天盖地让我们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

微信群中疯狂流传着校医院拒绝给学生接种HPV的N种理由,比如“只有第二针有货,第一、第三针还不能打”、“前两针没在新加坡打的,第三针也不能打”。

由此大家还陷入了“HPV三针到底一不一样”的争议讨论之中。

3月中旬,提醒卡告诉我,我的第三针接种时间到了。

本着试一试的想法我一大早来到学校医院,排了一条长队之后,居然看见前面一个女孩顺利拿到了打HPV的单子,心中窃喜,心想今天打到针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接过我的提醒卡看了一眼,接待员马上以一个了如指掌的眼神和一句熟练简短的回答告诉我“第三针现在没货了,还不能打”。

“那什么时候才有货呢?”

“我们不清楚,请你四月底再打电话过来问。”

“推迟打针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一年内打完就可以了。下次先打电话再过来吧。”

就这样我被几句话打发出了医院。

此后很长时间这个话题好像销声匿迹。直到某天一大早我刚睁开双眼正悠闲地刷着手机,发现朋友圈充斥着这样的内容:

“八点起床打车到校医院终于排队打到了HPV”、“八点半开门,八点五十就抢光了! ”,“缺货那么就久,第一次觉得打到针那么开心! ”。

我心下一惊,马上飞奔到校医院,没想到的是我得到了和一个月前一模一样的答案“第三针现在没有货了,你四月底再打电话来问吧。”

之后的一个礼拜我还经历了:同学早上告诉我可以打针,下午去又被告知没货;一小时前眼睁睁看着同学举著贴著创可贴的手臂从医院兴高采烈出来,一小时后我依旧拿着提醒卡垂头丧气失望而归。。。的波折过程。

四月中旬,在距离我原定打针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之后,朋友圈又传来消息,“金文泰的一家诊所可以打针了,呼吁同学们快去,存货不多了”。

得此消息我立即转战金文泰,没想到这一次的“求针”历程比我预想的要顺利许多,在得知我需要打HPV疫苗第三针之后,接待员快速开了一张价值252新币的单子(疫苗费用+咨询费用),让我等候叫号。

我说,我打第一针的时候在学校医院咨询过了,现在只要打针,不需要咨询。

诊所的接待员说,因为你的前两针疫苗是在学校接种的,所以在我们诊所打针之前还是必须加上咨询服务。

所谓的咨询,就在诊所医生询问了我“之前在哪里打的?”、“打完有没有不适感?”两个问题之后戛然而止。

还没等我回神,让我魂牵梦萦、夜不能寐、纠缠了我整整两个月的第三针HPV疫苗就在短短二十分钟之内完成了。

离开之前我终于向医生提出了困扰在心中许久的问题:“HPV三针到底一不一样呢?”

医生斩钉截铁的告诉我“都是一样的”。

— END —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