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私会党大公开,当年头脑发热,跟兄弟去“拼水”

2018年05月26日     589     检举

“21”大结盟秘辛首公开

当年“21”大结盟秘辛首次公开:“十九支联一支”,弃108取21。

新加坡本地知名晚报曾经在30年前报道,1965年种族暴动后,团结各派私会党的21派首次浮出台面。但有关21派的名字如何敲定,却未曾有过记载。

照片来源:晚报

对这段历史内幕,阿义是少有的历史见证人。

因为,他当年跟随的“先生”,正是新马21派的共主“老王”,他从1965年到1984年76岁去世为止,当了近20年的“总”或“掌事人”,可说是本地私会党的“末代皇帝”。

据知,老王当年有意栽培阿义当接班人,因此详细告诉他21派的由来。

阿义说:“老王告诉我,在种族暴动后,他联合19个私会党开会,决定团结起来,保护华族商家的安全,人称‘十九支联一支’。”

“起初有人建议用108为共同的堂号,取其108条梁山好汉的意味。但老王认为,21不要当草莽英雄,而要学像港台马菲,注册为合法社团洪门会,因此敲定用’洪’字拆成’三八二十一’里的二十一,开创全新的21派。”阿义说,与建国历史等长的21派的成立,与政局不稳密切相关。

“过后21派多次申请注册洪门会为合法社团,希望进一步进军政治,但政府未曾批准。”

他说,每年在港台马菲等地轮流举行的洪门大会,21派年年都有派人参加。

“不同的是,其他国家洪门会是合法组织,经常有政要出席相挺,新加坡洪门会却是出席者中唯一的地下组织。”

从前人人争当‘总’

从前人人争当“总”,如今“敢死队”才肯干。

综合前黑老大们的说法,过去当各帮派的“总”(本地黑社会对老大或总舵主的统称),有很多油水好捞。

阿明说:“以前有很多地下赌馆,约30年前的行情是:给某个字头包场,一晚500元,5个兄弟巡场一人拿50元,包吃包喝。做’总’的先拿一份,加上鸦片馆和妓院等的保护费,老大月入2万元以上也不稀奇。”

(30年前的2万元可想而知是多大)

随着警方严厉打黑,私会党式微,当“总”的油水越来越少,麻烦却一箩筐。

阿义说:“只要你当总,新马各地整天都有兄弟来拜山或拜码头,老大每个都要包个像样的红包,长此以往,真是烦不胜烦。”

当“总”的最大辛酸是:有事就得扛,开打要先上。

阿明说:“有些做总的要出名,要打就不去,很快就被人拉下来。每当小弟闹事,CID都会要他们招供谁是总,只要对质后确定,做总的就要去坐牢了。”

他说,许多前辈都不想当“总”,而是把三四十岁、想出名的“敢死队”中生代推出台面,有事让他们去解决。

阿义说,目前帮派结构比当年松散,就算同一个帮派,各区的“总”可以互不服谁。

“各派的老一辈之间,也会推举大家尊敬的人,当跨帮派的‘总’,但年轻的头目未必承认他们。”

帮派字头架构仍在

私会党“走合法化经营”路线,但帮派的字头架构仍在。

消息说,目前多数的夜店、吊花场,都没有向私会党缴保护费的作法。取而代之的是,在某些夜店,同一个帮派字头的兄弟七八人,当上夜店的巡场、经理、收银员等职务。这样也让夜店符合外劳配额限制要求,先填补本地员工数目,再聘请外国歌星。

另据消息,不少合法放贷商,台面上都由没案底、有O水准学历的“大伯公”当注册人,背后的金主、追债员,往往都是同一个字头的帮派兄弟。

综合前黑老大所说,目前活跃本地的私会党不多,主要是108海陆山、24、32、18小义和、18小坤堂、洪顺堂、21、北海堂、死党和369等。

2011年2月报道“黑帮围炉遭围捕”,一群私会党徒到旧马城一家烧烤火锅店“团拜”夜宴,消息说,46名落网私会党徒属“北海堂”人马,但集会地点却是“369”地盘。

建议警方:擒贼首擒王

针对警方推出各种计划劝青少年“对街头党说不”,义工阿义认为,若街头党与传统私会党有挂勾,恐怕不易脱党。

“我建议警方’擒贼首擒王’,集中火力对付少数欺负人的核心分子,建立青少年对警队的信心,再选一批警员当’另类老大’,鼓励遭欺压的青少年离开街头党网罗。”

从事监狱辅导快13年的陈才生则说:“其实每个人都想做好、向善,但是偏偏做不出来,很痛苦。我认为私会党徒也需要信仰的力量,信仰能让心安静下来,压抑冲动,不致一失足成千古恨。

相关照片:

芽笼私会党老大出殡,大批道上兄弟黑衣陪亲友送殡,轰动社会。

2010年10月底,白沙乐怡度假村发生谋杀案,19岁男生被砍死,嫌凶高喊私会党堂号后逃离,引起公众担心私会党死灰复燃。

张牙舞爪的文身,是私会党党员的“身份证”。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