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没钱寸步难行看这离婚汉真心觉得好心酸

2018年05月26日     531     检举

早前看到的新闻大多都是单亲妈妈如何辛苦养育孩子,经常居无定所等……而近日,却有新加坡男子,离婚后因没钱租房,迫于无奈只能投靠亲戚。

可是亲戚的家不够容纳那么多人,就只能带着子女们一起睡在走廊上……到现在,他们已经持续了半年这样的状态了,看着真心觉得好心酸。

据了解,这家人是住在直落布兰雅弯(TelokBlangah Crescent)第17A座组屋二楼角落单位外,那里摆了三辆电动脚车,还有被子、枕头、鞋子、猫砂、猫粮和其他物品,每天三四人睡在走廊上,已睡在那里超过半年。

据邻居表示,男子拉欣是去年6月离婚后卖房,声称是把卖屋所得分一半给前妻,过后无家可归,便带着三个孩子(21岁儿子、17岁儿子和13岁女儿)投靠阿姨家。

而阿姨家是五房式组屋,但已经住了八个人,加上前来投靠的拉欣和孩子,根本不够地方睡。

后来,拉欣的女儿说,父亲之前因工伤摔断腿,过后被辞退,目前无业也还在康复中,没钱租房子。

据了解,拉丁马士单选区议员陈振泉在去年9月居民委员会走访该组屋时,已发现拉欣与其孩子睡走廊。

接获基层领袖通知后,他致函建屋局协助拉欣申请租赁组屋,并知会各部门和机构,包括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市镇会、联络所、飞跃家庭服务中心,以及孩子就读的学校,各方一起关心这户家庭。

他说,当局两次协助拉欣寻找工作,希望对方在等待申请租赁组屋期间,有经济能力租房并安顿下来。

新加坡没钱寸步难行

不难发现,虽然大家说在新加坡买房子不难,但事实上,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房屋问题还是最主要的问题之一。

其实,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在审核低收入者申请租赁组屋时,会在收入顶限与种族比例政策方面酌情处理、灵活分配,让更多有需要者能暂时有个栖身之所。

新加坡国防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孟理齐博士针对议员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有关提高申请租赁组屋者的月收顶限提议时说:“2011年到2014年期间,有340名或3 %的申请者虽然收入超过1500元,仍获得批准租下租赁组屋,因为经过评估,我们发现他们已没有其他房屋选择。”

租赁组屋是建屋局提供给买不起组屋、没有家庭支援或其他住屋选择的低收入民众的住屋选择,申请者家庭月入顶限是1500元。

在回答费绍尔博士(义顺集选区)的询问时,孟理齐指出,在为申请者分配租赁组屋时,政府也会将一些租赁组屋的种族比例政策限制放宽不超过十个百分点,以便灵活分配,让更多申请者有机会住进他们所选择地区的租赁组屋。

孟理齐指出,除了助有需要者暂时有个栖身之所外,也有必要助租赁组屋租户最终成为拥屋者。

有超过4%或2200名目前的租户已订购组屋。在2011年到2014年期间,有1100名租户搬入所购买的组屋单位,当中六成是在额外公积金购屋津贴与特别公积金购屋津贴计划下得以拥屋的。

这两项购物津贴计划已帮助1860个首次购屋的低收入家庭购得新屋。

对于上述的四口人家,如今他们已获议员帮助申请租赁组屋,各部门和机构也伸出援手,希望在大家的努力之下,能早日解决住房问题,同时孩子们还小,读书教育的事情希望不要因为经济的影响而放弃学习,毕竟知识才是最大的生产力。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