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1,300新元的新加坡家庭,养活了7口人

2018年05月28日     967     检举

新加坡繁华、灯火璀璨,是无数富豪心中向往的“不夜城”。然而对于月入1300新元,7口之家的唯一经济支柱王先生来说,新加坡的奢侈繁华璀璨,可能就与他无关了。

“夹心阶层”说的可能就是王先生一家人了。 49岁的王先生上有年近80的父母,下有3个女儿,加上妻子一共一家7口,他在小贩中心的经济米饭摊位当助手,从早上7点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9点左右下班,而每个月的薪水只有1300新元,一家的人均收入只有260新元,而光生活费和吃喝,一家人每个月就要花大概800新元。

他们十分省吃俭用,食物分著吃,衣服是学校阿姨们捐赠的。

虽然一省再省,但是人生在世,谁能不生病呢?最令全家人焦头烂额的就是医药费了。王先生说当孩子半夜发烧时,计程车费和医院治疗费可达到几百新元!而这种时候,他就只能跟朋友们借钱度过难关。他自己的收入根本存不下来任何钱。

他的母亲已经73岁了,曾经为了补贴家用而出去当清洁工,每个月可以多赚1000新元。但他80岁的父亲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同时患有心脏、肺、糖尿病等多种疾病,更是时不时要进出医院。十分不得已,他的母亲最后只好辞了工作,和作为家庭主妇的儿媳妇一起在家照顾他的父亲。

王先生说,他的压力真的很大,一方面担心家人的健康,一方面又要养活7口人,但这就是现实。

13年前,他也曾答应妻子,他们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但他们实在太缺钱了。

只好7口人一起住在三方式组屋里(两个卧室一个客厅),他的父母住在一个房间,而他自己、妻子、还有年龄分别为4岁、12岁、16岁的女儿们则把两张床拼在了一起,挤在一个房间里住。

孩子们渐渐长大,他意识到她们需要更多的私人空间。他已经申请租附近的两房式组屋了,也好让父母租出去一间,减轻点生活负担。

有的人问他,为什么不要找一个好点的工作?

王先生回答说,他今年49岁,中二辍的学,没有技术和学历,谁会想雇他呢?而这个工作虽然工资比他之前月薪1800新元的送货工作低,但包吃,离家近也不用交通费,算下来是一个价钱。

新加坡政府对于此类家庭的补助颇多,比如社区关怀援助,但王先生表示他根本不会英文,没有电脑,也看不懂这些优惠政策都是什么。但他的女儿们则接受了教育部的补助。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计划他们的未来,他说每天回到家,他已经累得没有力气想任何事情了,如果他去参加提升技能的课程,工作的少了,工资就要减少。他觉得现在经济这么差,万一被裁员怎么办?还是应该继续做他熟悉的工作。

与其提升自己,他更想找合适的兼职,“与其担心未来,还不如先赚点钱”。

他表示不能给子女很多,他只是一直念叨劝导孩子们要努力学习,以后好找到好工作。而对于他自己,王先生则表示他不敢有梦想,因为没有存款,没有起点,他只能谨慎的保守的一步一步的按部就班。身后那么一大家子等着他,怎么去拼去闯去冒险?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