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导演电影冲击奥斯卡,新加坡总理、部长全给她点赞

2018年05月29日     880     检举

2018年,新加坡新锐女导演陈敬音执导的首部电影《大笨象》(Pop Aye)继美国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 )获颁评审团特别奖的最佳编剧之后,又在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摘下“VPRO大银幕奖”。

在过去有26部新加坡的短片与19部长片在该影展亮相,《大笨象》是新加坡电影第一次在这个影展上获奖。新加坡电影能在国际上大放异彩,大家很为陈敬音导演还有团队感到骄傲。

在获奖之后,女导演陈敬音说:“我高兴得手舞足蹈!是真的“手舞足蹈”!我随机跳了一只胜利舞!因为这个奖对我来说太重大了!”

虽然新加坡是个小国家,但是新加坡电影事业获得一定的认可,这也证明了只要坚持努力,新加坡电影还是能够突破局限的。

《大笨象》在泰国取景,讲述在一个偶然机会下,一名失意建筑师在泰国街头遇见曾与他共同生活,失散已久的一头大象,他带着大象展开一段穿越泰国土地的旅程,最终找到真正的自己。

这部电影非常有感染力,能够引起大众共鸣。万事通相信《大笨象》在新加坡与海外会得到更多观众的喜爱。万事通不得不提,这部电影还是新加坡另外一名知名导演陈哲艺担任监制,制片人则是赖伟杰、黄文鸿。

陈敬音过去十来年在新加坡、韩国、泰国与美国之间穿梭,她自嘲更贴切的形容是——“逃”。她的“逃”,为的是追逐电影梦,所执导的第一部长片《大笨象》(Pop Aye)也让万事通关注了这个女导演的“逃家史”。

新锐女导演的“逃家史”

陈敬音的父母从商,没有从事艺术的朋友,一如其他父母,希望孩子能在大学选理科或者学金融,毕业后找份安稳工作。喜爱电影的陈敬音在德明政府中学毕业后,到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念文科,过后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修读英语文学。完成父母的心愿念了大学,她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到义安理工学院念高级电影文凭。

新加坡电影机会不多,她选择“逃”去韩国一年,出席韩国重要影展,更拍摄了短片。之后,她又“逃”到泰国,利用在韩国攒的积蓄住了一年半,在泰国的日子,她体验到泰国人的好客与随性。结束泰国的生活,她没有选择回新加坡发展,而是选择去纽约大学念电影硕士。

毕业后,陈敬音在纽约工作两三年,除了在母校教电影摄影,也拍广告。陈敬音后来回新加坡拍摄的短片《祖母》(Dahdi),击败其他18部东南亚短片,夺下2014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银幕大奖的“最佳东南亚短片奖”。

王乙康夸奖,她是教育学习的典范

陈敬音凭电影《大笨象》在国际影展获奖的事例和她的个人经历,说明教育应该如何使大家受益。

王乙康部长说,陈敬音一直都想从事电影制作,但她父母硬是要她上大学,她于是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念文学。后来,她开设自己的摄影棚和制作公司,参与电影制作。国大毕业后,她到义安理工学院修读电影制作高级专科文凭,在感兴趣的领域学习。王乙康部长鼓励社会各方肯定多元才华。

如今,陈敬音获得世界各地的邀约,她的父母也支持她的事业。陈敬音的经历是一个面对现实与热忱、应付父母期望同时仍追求梦想的故事。她是终身学习最好的例子,并推翻本科学历之后一定要追求硕士或博士学位的既定观念。她走出新加坡发展,却心系新加坡这个家园。

无悔追梦,成为父母的骄傲

李显龙总理还曾在Facebook上表扬她,陈敬音的人气顿时也高涨起来。对于总理的表扬,她至今仍认为有种超现实的感觉,并表明若因此让更多人留意到她,对她的电影有更大期望,并不会带给她压力。

谈到父母对她今天的成绩的反应,父母还是比较传统,不会把对她的爱挂在嘴边,但会发消息给她,为她感到骄傲。陈敬音最小,她非常感激哥哥一直在照顾父母。让陈敬音可以偷懒,可以无忧无虑地去追求电影梦。

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自称为“世界游牧者”的她,曾在世界各地,包括泰国、纽约和韩国等地生活过。每个地方都给了她不同的经历。她在纽约的时候,受到许多追逐梦想的人的启发,成就了如今的她。

她也在泰国生活过,在那里,她了解到人可以有很多愉快的生活方式,她也做过一些零散的工作。同样在泰国,她有了拍摄《大笨象》(Pop Aye)的灵感。

你们看过《大笨象》电影吗?对于这样一位“打破新加坡学习常规”的女导演怎么看?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