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谁?她是Elsa Tseng一位让你在外打拼能看清自己的人

2018年06月07日     1055     检举

如果有关注我们粉丝页的人应该会有注意到,前阵子有分享了一篇她 Elsa Tseng (艾儿莎)即将要在乌节路6月8日的新书发表会!

先跟大家说一声!这一篇绝对不是业配文|广告文。小编一毛钱也都没收喔!纯粹是想跟各位网友好好说说她的奋斗史。希望能透过她的努力能启发各位在新加坡努力工作的网友们。

1988年出生! 25岁到新加坡工作,26岁出版两本著作,27岁创办 Jobaway,娘娘面膜,而梦想就是在50岁前创办学校。

大家都是一样在新加坡工作的,为什么差这么多?甚至有些人在每个月月底的时候还担心着自己的口袋即将要破洞了?我相信你看完她的书之后会对自己的生活更有了解一点。

如果你对你的生活还很模糊,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不知道该如何改善自己纠结的生活,请你看一下此书。这一本不是让你一夜致富的书,但绝对能让你一夜长大。

我们的粉丝页除了新加坡之外特别多大马的网友,所以这边,特别跟她要到了对于马来西亚人的想法,希望能对各位网友有所启示!

(管理员也是掏腰包买了一本)

马来西亚年轻人给我的启示

来到新加坡后,我才第一次对新加坡这个国家有大概的认识,也大概理解到马来西亚年轻人的普遍处境。马来西亚年轻人的痛点,其实跟台湾年轻人满像的,一样都是在自己的国家无法找到活口薪资、甚至是在最近这很不仅气的两三年,他们所身处的家乡中,更没有什么工作机会,因此,就放下一切的远赴星国寻找梦想。

马来西亚人天性乐观性情又好,我刚到新加坡时,最快交到的朋友、打入的圈子,也都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年轻人。

所以,在我跟几个从槟城、新山、东马过来星国工作的朋友认识时,听到他们的故事,我才发现了那个时空交错的有趣点。

大概跟我同年龄的几个朋友,他们虽然手中都滑著iphone和ig,玩着脸书和各种交友软件,一样偶尔念一下政府、念一下雇主、嚷嚷着新加坡物价高存钱难,却一直把计划要回家的日期,往后推。

直接跟我本身的案例与多数从台湾来到新加坡工作的年轻人做比较,明明我们在这国家也是”外劳“,也一样生逢脸书与互联网通讯猖獗的时代,但却因为马来西亚的政治与地理环境,跟台湾还是很不一样,让我们​​两国家的年轻人,身长背景产生很大的差距。

这些来自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在家乡,并不是过着太过优渥的生活,我认识那些跟我一样年纪的他们,每个月在新加坡领到薪水,必定会寄一些钱回家给家人,给爸妈、甚至给家中其他更小的弟妹,供他们上学; 有些人也决定继续留在新加坡成家生子,所以生活很节省的为自己在这国度的未来铺路。

一样年纪的我跟他们相比,他们有种非常毅然决然的态度,去面对自己在异乡打拼这件事。也不管各种难题与痛苦来袭,都还是相对乐观的计划著怎么运用所赚的新币。

在新加坡的短短六年间,虽然我才认识不到50个马来西亚朋友(至少有深识到了解他们家庭背景与环境的),但我对他们的正面乐观性格与生活态度非常敬重。这50几位朋友中,其中有一半的年纪都还比我小,但寄回老家的新币薪资,却没有一个比我少过。

其中还就有5个马来西亚朋友,在有点小钱的时候,就出钱带着家人和老父母,从马来西亚出发,来台湾旅游度假,犒赏自己。

马来西亚年轻人着实的教会我,爱,能给出的的力量,可以有多安稳和实质。他们普遍在老家中的家庭环境没有比我们好,所以在一些台湾年轻人,还在大肆的嚷嚷着要不要当台劳、还是要不要去这样辛苦的国家受苦时,别人咬著牙,正在直接的努力着,只因为他们没得选择,而不是像某些台湾人,连到了新加坡,还在当妈宝。

三年前,我在新加坡当过一小段时间的仲介,那是我对一群为数不少的台湾妈宝有过真正接触的时期。记得当时遇过最多的,就是与大专院校的学校企业实习,每次都会在成群的台湾学生过来几批后,发现好几个(至少我在六个月内,就亲眼目睹四个人),到新加坡工作后,因为无法适应这里的环境与工作压力,真的就打给我或是老师,嚷嚷着要找妈妈,曾经有一个妈妈,还打来跟我们说,请我们帮儿子找更轻松的工作,或是要我们反去把薪水拿给雇主,要他对儿子好一点。

曾经还有一个案例,是那个男生跟雇主吵架,就想要隔天立刻回台湾,但在新加坡辞掉工作,并不是像在台湾一样,说走就走,还有很多工作准证取消的程序要跑,当我们这样跟他讲的时候,他气的一直骂,还说要我们直接打电话给他的妈妈,我们照做了,但令人惊奇的是,他的妈妈在电话中,跟我们讲,他真的希望儿子能成长,他愿意每个月给我们薪水、也给儿子很多的薪水,只要儿子继续待在新加坡。

当然,每个人的家庭都有自己的问题,每个个体、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功课要学习,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比妈宝好到哪里去,所以也不想真的对哪些案例作出批评。我自己,在刚来新加坡时,因为太多挫败与痛苦,又觉得虽然这样忍过去很厉害,带又常常想要维护自己的自尊,每次在跟其他星国朋友聊天时,我也会不经意地丢出几句“反正我回台湾,真的没工作的话天天吃妈妈煮地、住家里,也饿不死。新加坡凭什么这样对我哼!”、“反正我可以随时回台湾,谁怕谁”这样愚蠢又没有责任感的话。

现在,长大了,看懂事情与自己必经的历程了。

也在这样的两大群年轻人的普遍情况比较下,我确实感受到,马来西亚年轻人因为跟我们的生长环境比较不同,在对待自己的责任时,是成熟且懂事的,是比我们还要稳定的,多数的他们在新加坡工作,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但我这几个马来西亚朋友,却鲜少真的就这样放弃,或打道回府。

这一段,除了总结我在新加坡的历程中,所看到那些坚持下来的马来西亚年轻人,也希望能对他们表述,我对他们的敬重。

我会说,任何去新加坡工作的年轻小朋友,都很应该去认识他们、跟他们结识,去亲眼看看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这些事。而这些见识与视野积累,我认为比争论那几千块台币的薪资的累积还有意义。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