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奇葩交通之你不知的潜规矩

2018年06月09日     1549     检举

如果说新加坡严,其实我并不这么认为,特别是驾驶的法律还是比较松散的,就好比红路灯待等线,这个问题如果发生在国内,只要压到线,就直接扣分,而新加坡的车是这样停的

半个车身已经穿过了汽车待停线,而且影响到了行人通过的道路,重点是这个巴士来自政府企业,难道政府企业就可以这么放肆?还是罚的是政府自己人,反正也不是司机?聊不起,聊不起。但重点是,新加坡的压线扣罚制度特别松,所以很多司机会不按套路出牌,经常法规。现在强大的中国已经遍布摄像头在每一处红路灯,几乎是无死角,而新加坡暂时还没有达到这种覆蓋面积,所以再此提醒大家,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即使是绿灯,也要再三留意过往车辆。这里顺便提醒刚来新加坡的朋友们,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按“有行人需通过的按钮”不然等到死也不会变绿灯的。

政府考虑的再安全也顶不住不守规矩的司机,但是一直令我费解的是,为什么新加坡高速是允许摩托车行驶的?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2017年7月在机场工作的员工,就曾在高速公路发生交通意外,而且非常之严重

前两天也是,在欲廊东又再次发生摩托车交通事故,不过这次的案情警方还在调查之中,只是蓝色帐篷已经搭起,这也就意味着有人出事死掉。

33岁大马男子骑摩托车疑失控打滑,被抛飞丧命。这起不幸事故发生在6月6日6时58分左右,地点是裕廊路上端朝先驱北路方向的路段。根据了解,死者是一名大马籍马来男子。现场的客工形容,死者摩托车打滑后抛飞落在草坪上,摩托车零件和玻璃碎片撒满一地,根据了解,3条车道中有两条车道关闭至少3小时,4辆警车抵达现场调查,现场搭起蓝色帐篷,事故范围被拉起警方封锁线。

上面这张图,其实我想说,想这样的画面,少的简直可怜,新加坡的老司机一般都会存在酒驾,即使被抓后罚的很重,但是被查的几率确实百分之十,可想而知,在新加坡这个地方,稍微喝点酒开车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还在用这种方式查车速?查玩手机?查不系安全带?新加坡你out了。上个月发生的严重车祸,也是汽车与摩托车的摩擦,在新加坡大士关卡通往新山的路上,五月发生的严重车祸,车祸事故涉及一辆摩托车,骑士莫哈末查基来自大马,到现在都不知清楚伤势如何,真的是“肉包铁怎么顶得住铁包肉啊!”

狮城商人砸1300万人民币在柔佛买厂房,准备在生意上大展拳脚,岂料一次出外买早餐遭汽车撞死,公司与厂房被逼出售,造成惨重损失。其长子入禀法庭向肇祸司机索偿4800万人民元。

这起致命车祸发生于2015年4月21日清晨6时13分,地点是文庆地铁站外的实龙岗路。商人黎智畅被轿车撞倒后送院求医,12个小时后不治。黎智畅生前与妻子育有3名儿子,据家人透露,黎智畅过去20多年来都有出门买早餐给家人吃的习惯,遇车祸时已买好早餐,正在回家路上。长子黎奕谦(30岁)今年4月以父亲遗产执行人的身份,起诉肇祸司机徐南泽(30岁)疏忽驾驶,并向他追讨亡父及家人蒙受的损失。

根据诉状书,黎智畅白手起家,经营Oilmac Engineering & Services公司,业务包括供应探测油田的器材与配件。公司发展前景良好,黎智畅每年获得薪酬与分红达67万1000元新币。他当时也有扩充业务的计划,并在柔佛新山购买新厂房,当时花了800万令吉买下新厂房。在黎智畅过世后,公司无法经营下去,厂房与公司股份相继被迫脱售。根据诉方估计,黎家为此损失近528万元新币。

诉方要追讨售卖生意蒙受的亏损,以及黎智畅的收入损失。加上黎家失去经济依靠后承受的损失、遗产损失、医药费和丧礼开销等其他赔偿项目,诉方打算追讨料超过1000万元新币。

由于辩方没有对这起诉讼做出回应,法庭已发布缺席裁决,裁定徐南泽得承担100%意外责任。桉件进入估算赔偿数额的阶段,择日举行聆讯。(部分人名译音)商人黎智畅被轿车撞倒后送院求医,12个小时后不治。

诉方指商人生前“享有健康、快乐与活力的生活”,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准备供二儿子与小儿子读大学。代表诉方的拉斐尔.路易斯律师在诉状书中指出,黎智畅出事前健康良好,并且过着快乐及富有活力的人生。据媒体报道,黎智畅热衷打高尔夫球,几乎天天球杆不离手,并且常和朋友们出国比赛。

诉方也表示,黎智畅一直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支付两个房产的贷款、家人的生活费、旅游费及儿子的大学学费等。事发时,23岁的二儿子及20岁的小儿子仍在求学。

因此,诉方要向徐南泽追讨黎家失去经济依靠后所承受的损失,以及对遗产所构成的损失。这两个索赔项目的数额,估计超过500万元新币,肇祸司机以时速180公里超速驾驶,先撞围栏与灯柱,再把商人撞倒并抛飞至最右边车道。司机被判监半年。

诉方指出,肇祸司机徐南泽开车行驶在实龙岗路上时,轿车突然失控往右滑行,冲上路堤后撞毁围栏和灯柱。轿车继续往前冲,把当时走在行人道上的黎智畅撞倒并抛飞至最右边车道。黎智畅脑部受重伤,身体多处骨折。

卫生科学局的报告显示,徐南泽在冲上路堤前的车速为时速108公里,超出了该路段时速60公里的限制。当客户经理的徐南泽过后被控鲁莽驾驶导致他人死亡,被判坐牢六个月和吊销各级驾照六年。

诉方的立场是,按发时徐南泽没有妥善控制车辆,也没有注意路况和行人,行为构成疏忽,结果导致黎智畅丧命。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