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在新加坡累成狗,你却要和我离婚

2018年06月17日     414     检举

窗外大雨滂沱,雷声隆隆。好想趴在舒服的被窝里睡去。起身走去厨房、走廊把窗户都拉上,防止捎雨。手机的闹钟嘀嘀的响起外面还黑黑,洗漱完毕骑上脚车赶去地铁站。6:40出门到了地铁站买点面包,简单食物。

搭上地铁红线转绿线到公司已经8:30开始了一天紧张、忙碌的工作。中午吃点杂菜饭直到华灯初上。正常是5点半放工,但你不会下班,做BIM不仅要赶工期,机械设计也是时常改。3D制图也是做到7、8点钟左右。各个环节的调节、合作,总觉得分身乏术也不够用!回到家都要9点以后。

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生病很少请假,除了上一次得了肺炎休息一周。尽量不拿假是怕耽误的工期等开工还是要自己补上。只有家里、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周末我骑着脚车去采买一周家里需要煮饭的食材。我就是这样一个平淡无奇,聚会、应酬几乎为零的宅男孩他爸一枚。

你出国回来,我去接机你嫌我没有热情、没有拥抱。你可知道我工作了10几个小时又搭地铁换线来到机场已经是夜里十一、二点的时间。每次争吵“离婚、分居,只会买个菜还会什么......”不绝于耳。

我累了,真的很累。10多年为家庭的付出,只换你一句“只会买个菜”我的心气被你打压的魂飞魄散。工作的压力生活的挤兑,我的脾气也是变得越来越暴躁,沾火就著。我会还嘴跟你对吵“离就离,你嫌我不浪漫谁浪漫你就找谁。我没有甜言蜜语,谁会哄你,你就去。腿长你身上我也管不了”。

平时家里有菲佣煮饭,可你煮的好吃些。我就希望你偶尔煮煮或者交代一下工人。你怼回我“你就不能交代吗?”我休息的时候给姐姐补数学,给弟弟补英文......我很累真的很累了。我希望你休息的时候给弟弟补习一下华文,他华文考的很烂。多关心一下孩子的心理状况、学习情况。每次我跟你讲你才知道他们的学习成绩。

你说“你又让我赚钱又让我管家你要我命啊?”你的店你可以迟去可以早关都是你说了算的。我的工作时长是固定的。为了给你开店做生意我向银行借款几万。

家里屋子贷款就是35年,我今年45岁了还要还款27年!你说让我买保险一个月又要几百块,我不同意,我们又大吵起来。你说用我的钱给你买你还不同意?以后得大病了会有个保障。我考虑的是现在家里经济已经很紧张了,每个月又要多出几百块。

我每个月出粮除了孩子学费,由于姐姐还是外国学生每个月学费就要一千多。生活的正常开销、还了贷款后已经捉襟见肘。

每次你说“孩他爸,我没衣服穿了”。都是可着你买。化妆品、包包.....我是尽量不买,想着节约点。供你读书读了5年。等你毕业了现在自己开店。你赚的钱说要存起来还租金。

“离婚、分居、分孩子.......”“不要觉得供我读几年书,我就欠你的。不要道德绑架我!”

“三观不同,过不了.......”“没生活情调、不懂浪漫、天天窝家里也不出去找朋友聚会........”

放工了我只想在家休息,想安静,不聚会,不找朋友?一天天这么累了,我根本没那个时间,更没那个心。我性格内向,一向不爱交际。我最爱的就是我的家庭。我想多陪陪孩子们。又有多少家庭是因为“三观一致”而在一起生活的?从一开始我们就三观不合那时候你怎么能忍?那时你说你只想找个好男人,对我好就行。

十多年过去了,我没有变。现在你却不能忍了?变化的人是你。给你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你觉得跟我三观不同了。你在进步,而我还在原地。你看不上我了,你容不下我了。

你说晚上睡觉我打呼会吵到你,我主动搬到地上去睡。我晚上9点多到家,你也是8、9点才回来。吃完饭,冲凉就已经接近11点我就要睡觉了,再迟第二天就起不来了。常常是在这2个小时里我们经常的吵架。吵完之后,为了避免再吵就是谁也不理谁。会安静一段时间。你又说是“冷战,家庭冷暴力,你受不了了”。我咳嗽了3个月了,每次吵架咳的更严重,我知道是情志、抑郁、生气才迟迟演变成慢性的。我们要么不说话,一开口就是互相埋怨。我不说话的时候是怕又说错话,又吵起来。

我多希望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能多一点,一起吃饭、一起家庭活动。你休息的时候就一个人出去了很晚才回来,吵架的时候你说是为了躲我,出去散心。

十多年的夫妻说散就散,一句“三观不合”分家、分孩子。问我意见?你要离,你起诉我吧,反正我不想离。你说两个孩子你都要。在这个世上我父母早已不在,身边你们就是我最亲的人。现在都要离我而去。剩下我一个人生活还有什么意思?我要钱又有什么用?房屋贷款还要还27年。我不要钱。你要跟我争孩子抚养权的问题,我就跟你争到底。

开始的时候是我一个人做工养三口人,又供你读书。姐姐是你跟前夫的孩子9岁来的,我养了她10年。那是爱屋及乌。那时候还没条件请工人。我每天早上煮早餐送姐姐到巴士站,她倒地铁去上学。四年后又有了弟弟。

娘俩还真是一个鼻孔出气,当我问她意见时连一句劝和的话也没替我讲。我也是心寒!白养了你10年......既然要离婚我也得要一个孩子。姐姐说跟她妈妈,我就要弟弟。本地的律师费很高,不是协议离婚就要请律师的。你说打听完了得5、6万。你出5、6万,我也得花几万,把现在的房子一卖用来打官司争孩子的抚养权。

还记得当初我们四处租房的日子吗?还记得我们恩爱、互相关心的日子吗?每天给我留言问我想吃什么。一跟你提起此事,你就说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啦。那时候我不上班得空给你做饭。我忘记带地铁卡,你坐巴士给我送到公司。

熬了多少年、受了多少闲气,一会房东说电费超了就不许开空调;一会这里、那里又不许晒衣服......矛盾升级我们就又要搬家。举家上下挤在一个房间里,家当堆积满满。环境是拥挤的,可心是热的。才买了房子没几年现在居住环境阔了,心却是拔凉拔凉的......

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每次让我改。我的问题我也承认这几年火气见长。我准备搬到其他房间跟你减少摩擦、不要争吵了。我想静静,我的咳嗽还没有好,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我想等我死了一切就都是你的了,那时候没有人跟你争。我都40多岁奔50的人了,我不想再漂泊再居无定所。我不想苦心多年经营的一切毁于一旦!

你每次问孩子跟谁的问题,姐姐大了冷静的很说“跟你”。弟弟还小问一次哭一次“要妈妈和爸爸”。不要再这样折磨孩子弱小的心灵了好吗?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最近我跳楼的心都有。你问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你想让他怎么回答。

最近我都睡不着,不敢想像以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我真的不想再吵了,鸡毛蒜皮的事情变得鸡飞狗跳,互相指责……

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散了?亲爱的我累成狗,你却要跟我离婚?

( 文:那尼亚Tq。感谢作者投稿,本文不代表新加坡眼立场)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