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共享单车祸不单行

2018年06月23日     3848     检举

70多名用户在oBike的facebook上以及向消费者协会申诉三四个月后仍未收到押金,网上还有近140人签署请愿书要求退款。共享脚踏车业者oBike被指拖欠押金退款,超过70名用户在oBike的facebook上以及向消费者协会申诉等候三四个月后仍未收到押金,远超出oBike承诺的30个工作日期限,网上还有近140人签署请愿书要求退款。

本地公司oBike的facebook自今年2月就出现多名用户投诉,指oBike虽然允许用户随时全额退回押金,但多个月后仍未把押金退回用户银行户头里。用户一般得先付49元押金才能使用oBike服务,学生则付19元。受影响的李先生(24岁,学生)告诉《联合早报》,他在2月12日要求退回19元的押金,但等了两周后仍无消息便电邮oBike。

oBike当时回复说,公司需要1至30个工作日来处理退款,由于当时只过了两周,所以请他再等候,若30个工作日后还未收到退款可再通知。然而四个月后,李先生的oBike户头虽显示押金已退回,但他的银行户头至今仍未收到退款。“过了那么久,再加上很多人也拿不回押金,我已经放弃把钱拿回来了。”

其实我想讲,在我们的创始国家,也未尝没有此问题的发生,而新加坡消费者协会向本报透露,他们自今年初就收到18个针对oBike的投诉,多数都因为在多个月后仍未取回押金。也有140人在网上签署请愿书,指oBike自今年1月就没妥善处理退押金事宜,也没具体说明何时能退款。

针对此事,oBike本月8日曾在面簿发表声明:“请放心,要求退押金的用户都能尽早获得退款,更早要求退款的用户会优先处理。本报昨天为此询问oBike,oBike答复时声称:“出现稍微延误情况是因为人手不足,我们目前正赶着满足所有退款要求。” 实际上,在人手充足的大中国,也是有诸如此类的问题。

他们强调,已增加人手来应付退款要求,但针对何时能完成退款、具体增加了多少人手,以及是否面临资金周转等问题,oBike并没给予答复。无法取回押金的用户还包括澳大利亚的oBike用户。据oBike的澳洲面簿,不少澳洲用户从去年11月起就申诉收不到退款的问题。据《海峡时报》上周的报道,oBike最近因澳洲墨尔本政府加强管制而决定退出墨尔本市场。

据本报了解,以新加坡为基地的oBike暂时仍未向陆路交通管理局申请服务执照。据陆交局的早前宣布,共享脚踏车业者若要在本地继续营业,就得在7月7日前提交执照申请,否则就须马上停业。

pictures | internet

reprinted articles | 联合早报

全狮城只有不到 7% 的人关注了大城小狮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