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家徐悲鸿,与新加坡的故事

2018年06月23日     1986     检举

放下你的鞭子

20世纪殖民地年代的新加坡曾经是个中国美术界人士的天堂,先驱画家就像许多著名的作家一样,将他们的创作思维带到南洋,成立专科学校如南洋美专,开创南洋画风等,新加坡并非一片文化沙漠。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展示一幅中国作家徐悲鸿(1895-1953)的名画“放下你的鞭子”。2007年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台湾收藏家马维建(1967-)以7,200万港币标下,借给新加坡展出。

徐悲鸿一生到过新加坡七回,1939年在江夏堂(No. 16, Geylang Lorong 35)画室里凭想像构思了这幅肖像画,画中人是中国的话剧与电影演员王莹。

(徐悲鸿:放下你的鞭子)

江夏为黄姓的堂号,江夏堂是新加坡黄氏总会的所在地。“星洲南洋江夏堂”创建时设于直落亚逸街,后来数度搬迁,1937年才搬到芽笼35巷16号现址,主人为原籍福建南安的黄曼士,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总经理。

(徐悲鸿在江夏堂居住时,住在二楼右前方的房间)

(江夏堂堂号)

根据衣若芬的研究,另一幅由司徒乔绘制的“放下你的鞭子”才是这一出在新加坡演出的抗战街头剧的历史记录[1]。

1939至1942这三年间,徐悲鸿以新加坡为据点,创作了上千幅画作,其中以画马居多,因此有人形容“万马奔腾江夏堂”。新加坡让徐悲鸿开拓艺术的空间,也是日战的避难所。

华人美术研究会协助徐悲鸿筹办的抗日救国赈灾画展(1939年3月),先后在维多利亚纪念堂和中华总商会展出,参观者达三万多人次。以当时约60万人口的新加坡来说,是美术史上空前的盛事。

那个时候新加坡还是英国殖民地,华人身在南洋,心怀中国,国难很自然的挑起了侨民支援祖国抗战的情绪。徐悲鸿的艺术造诣与侨民为祖国做点事的情感结合起来,使到画展筹得一万多国币。

侨民以同样的心理支持王莹(1913-1974)的抗战救国筹款演出。1939 年9 月,王莹以“中国救亡剧团”(后来易名为“新中国剧团”)副团长的名义南来,在新加坡、新山、麻坡、马六甲、雪兰莪等地展开两年的巡回演出,筹得义款千多万国币。所演出的剧目,最引人瞩目的就是由田汉根据德国作家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1832)的小说改编的独幕剧,再由陈鲤庭编写的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

话剧讲述了九一八事变以后,从中国东北沦陷区逃出来的一对父女以卖唱为生的故事。家乡东北沦陷,女儿香姐的母亲被日军杀害,父女俩四处流亡,卖艺为生。一日,香姐演出时因饥饿而不能继续演下去,老父挥起鞭子打她,观众中一人路见不平,愤怒高喊“放下你的鞭子”!香姐解释老人家是自己的父亲,东北落入日本帝国主义手中,国仇家恨的情绪激起民众的爱国之心。

衣若芬写道,王莹饰演香姐,风靡南洋,各中英文报章都赞美她为“马来亚情人”(Sweetheart of Malaya)。香姐的剧照明信片发行超过十万张。

根据维基的资料,早在30年代,江青(蓝苹)就因为舞台剧《赛金花》的女主角落入王莹手中而怀恨在心。1967年文化革命期间,在江青的指示下,四人帮诬蔑王莹为“三十年代黑明星”、“美国特务”,1974 年3 月3 日死在监狱中。

英国总督汤姆斯

徐悲鸿在江夏堂居住时,为时任总督汤姆斯(Sir Shenton Whitelegge Thomas, 1879-1962)画了一幅肖像。照理总督是新加坡第一号大人物,画像应该到总督府(现在的总统府)去才是,可是徐悲鸿居然请总督到江夏堂的画室当模特儿。汤姆斯倒是十分合作,三度亲身赴约。

根据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义务中文导览员李俤汉的研究,汤姆斯出席了徐悲鸿在新加坡举行的抗日筹赈画展,颇欣赏徐悲鸿的油画,萌生起邀请徐悲鸿为他画肖像的念头。

侨生公会本来就有意捐赠5,000元来支持徐悲鸿的画展,了解到汤姆斯想找人画像的心情后,来个顺水推舟,邀请徐悲鸿为汤姆斯画像,并把公会捐献的5,000元充当画家的酬金。徐悲鸿为此深感自豪,并写信告诉他的朋友,汤姆斯肖像的画酬打破中国生存画家的一切记录。

作画的日期是1939年7月7日,两年前(1937年)的同一天就是中国抗日战争爆发的日子。徐悲鸿先在油画布上画了总督的头部。两天后,汤姆斯再次到江夏堂当模特儿。汤姆斯离去时,徐悲鸿要他将礼服、衣帽、佩剑、勋章等留下,然后用衣架挂起来,画他身部的轮廓。8月底,这幅总督画像终于完成。

徐悲鸿对这幅画作了特别的安排。他把总督安置在一个中西交融的环境里,左边是欧式的石柱,右手扶著一张古色古香的镶贝酸枝家具,茶几上放着总督的礼帽,背后是一些盆花,上面是蓝色的云彩,恰好表达了汤姆斯的身份。

汤姆斯总督肖像完成后,就一直挂在维多利亚纪念堂,跟历届总督的画像挂在一起。在那么多总督画像中,唯一由华族画家画的就是徐悲鸿这幅了。如今这幅汤姆斯总督肖像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展出。

(徐悲鸿:汤姆斯肖像)

画像中的汤姆斯的脸神略带忧郁,也许反映着当时日战可能会蔓延到新加坡的心情。的确,抗战不到70日,新马都落在日军手中,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沦陷。汤姆斯本来有机会离开新加坡,但选择留下来成为阶下囚,关在樟宜监狱中。

1942年1月下旬,日军已经打到柔佛南部,新加坡岌岌可危。徐悲鸿被日军视为眼中钉,肯定难逃日军的屠刀,于是匆匆结束了寓居江夏堂的日子,逃难辗转回到大后方重庆,从此没再回来。

(1939年,徐悲鸿(左)寓居江夏堂,中间坐着的黄曼士为江夏堂的主人。)

(图片来源:互联网)

[1] 衣若芬,,中正大学中文学术年刊,国立中正大学中国文学系,2010 年第二期(总第十六期),2010 年12 月,p117-140。

作者简介

李国梁,特许船舶工程师,学生时期起就爱文字创作,写散文和短篇小说。成年后,有更多时间思考、挖掘史料与进行社会研究,并通过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义务中文导览、博客等平台结交同好。博客名“从夜暮到黎明”。

编者按:最近,江夏堂已经被拆了。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