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谦命得保 45万医药费成负担

2018年06月25日     618     检举

小子谦已经可以睁开眼睛。(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23日讯)小子谦命得保,人未出院,但医药费用已经累积约15万元(45万令吉)。

日前接受肝脏移植手术的小子谦的母亲刘晓枫(37岁,会计师)说,儿子虽然顺利找到新肝脏,但累积的医药费数目不小,相信又是另一个她和丈夫必须面对的棘手问题。

她说,单是儿子动手术和手术后的住院费用,估计高达7万至8万元(21万至24万令吉),还不包括儿子手术前的住院费,以及热心公众到医院进行体检的费用。

“刘小姐捐肝手术和住院费,介于3万5000至4万5000元(10万5000至13万5000令吉),这笔费用应该也是由我买单。”

初步计算,小子谦的医药费已经累积了十四五万,由于小子谦还得住院一阵子,医药费还会进一步增加。

刘晓枫说,儿子的医药费有津贴,社工也会安排她申请医药援助,所以确切数目还是个未知数,但她很肯定的说,费用还是相当惊人的。

“我现在不去想医药费的问题,先把子谦的身体养好再说。”

她说,儿子昨天已经睁开眼睛,情况正在好转中,身体的泛黄也淡去。

“我们很感激刘小姐的帮助,也非常感激感恩大家在这个时候给我们的支持和鼓励,以及许多愿意捐肝给宝宝的人。”

10秒内决定捐肝

捐肝救男婴的好心“靓妈”,经历过母亲因肝癌过世、女儿在腹中夭折,感同身受失去至亲的心情,得知男婴母亲寻肝救命,在10秒内毅然决定捐肝。

刘小姐(32岁,销售业)透露,她在上周五看到这则消息,考虑了仅十秒就决定捐肝,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必须要救这个孩子。”

原来,刘小姐的母亲在她10岁时患上肝癌。

“当时医疗技术不够先进,我们花了一年半找捐献者,但最后找不到,就这样失去了她。”

育有3岁儿的刘小姐,4年前怀上第一胎时又经历另一轮丧亲之痛,6个月大的女儿不幸胎死腹中,令她深切感受到为人父母的心情。

她决定捐肝的那一刻,通过简讯通知了丈夫说:“如果我真的适合捐肝,就是注定的,我会去捐。”丈夫这样回道:“就让命运决定一切吧。”

刘小姐联系上男婴家属与院方,开始准备换肝手续,命运最后决定刘小姐适合捐肝。

丈夫和夫家虽然担心,但仍支持,她的3岁儿也是,她说:“我告诉他我得离开家里几天,去救一个婴孩,他还主动说要买玩具送给对方!”

当干妈也不错!

“我身体的一部分在他体内,当他的干妈也不错!”

刘小姐受访时看来气色不错,谈笑风生,恢复情况良好,甚至笑着星期天就能回家。

她说,前天第一次见了小子谦,他的情况看起来不错,肤色也没有之前那么黄了。

她祝愿张子谦早日康复,希望他长大后“做个好人”。

捐肝后她,腹部留下一道骇人疤痕,记者问她是否介意时,她轻松自若的表示关系,因为疤痕背后有一个捐肝的故事,值得!

至于小子谦认她做干妈一事,刘小姐也欣然接受。她说:“我身体的一部分在他体内,当他的干妈也不错,多了一个儿子!”

手术刻不容缓

肝脏移植刻不容缓,一个月的检验程序,短短两天内搞定。

负责从刘小姐体内取出肝脏的主治医生,是国大医院器官移植中心高级顾问医生史瑞达副教授。

他说,在一般情况下,从捐赠者接受身心评估到进行移植手术需至少一个月,间中还必须通过道德委员会审核,确保捐赠者与受惠者之间没有利益交易或对任何一方不利的情况,最后再加上一周冷静期让捐赠者确定自己的意愿,才能进行移植手术。

但是,张子谦情况危急,史瑞达副教授与刘小姐碰面时,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星期一就得动手术,你可以吗?”

结果,原本需要一个月的评估,院方在短短两天内完成,跟着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手术刻不容缓,院方因此”快手快脚“,没想到刘小姐更急,星期天被通知隔天动手术时,她第一句话是:“可以今晚就动(手术)吗?”,巴不得手术马上进行。

史瑞达副教授说,在这次手术里,捐赠者与受惠者各有一个医疗团队,主要是确保医生专注在自身负责的一方,竭尽所能地确保负责的病患健康。

Posted in:中国报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