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雇主被女佣活活捅死请的是帮手还是杀手?

2018年06月27日     5827     检举

昨天(6月25日),一名24岁的缅甸女佣,在新加坡刚刚工作了不到两个月,拿刀捅死了自己的老雇主,一位70岁的印度妇人!捅了一刀还不够,几乎是刀刀致命啊......

逃跑女佣在3小时后被抓捕归案,目前警方还在调查这起事件。

女佣杀雇主这种事,在新加坡偶有发生:

(点击图片查看报道)

(点击图片查看报道)

每起女佣谋杀案都是孤立的意外事件,但是一起又一起的“意外事件”,让我们不禁开始关注新加坡的几十万家庭,与他们女佣的关系问题。

目前新加坡有外籍女佣23万人之多,她们为雇主家庭分担了家务劳动,是现今新加坡社会生活顺利运转不可或缺的力量。但是,海量的外籍女佣,也引发了一些隐患。

她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说着不同语言,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也有不同的社交圈,这篇文章将带你快速了解这一群体......

一位经验丰富的网友,在我们承诺匿名的前提下,为我们讲解她这些年雇女佣的那些事。她的经验是一家之言,可能不无偏颇之词,但是代表了不少雇主的观察结论。发表出来,供各位参考:

印尼、菲律宾、缅甸佣人我全请过,来来去去发生过很多事情,我们一家人在10多年来和女佣们一起经历的风风雨雨,让我有很多感触,把对这三个国家女佣的感觉写下来,和大家分享。

缅甸女佣

首先说缅甸的,她们大部分来自缅甸的偏远地区,见识少,被军政府打压,很多连电视都看不到,没有外界的信息来源,当来到新加坡时,很多都是第一次见到大城市。

她们英文差,从小到大第一次出国就是打工,所以缅甸工人大多比较孤僻内向,但因大部分是信佛教,总体来说脾气性格还在可控范围。

但温顺的背后很有可能会有另一面,她们柔弱的外表下,藏有一颗很强大的自尊心,雇主们应该多多试着了解她们的内心。

近些年,新加坡女佣市场的缅甸籍女佣越来越多,因为这些女孩中有不少会一点中文,这更是让很多中国来的新移民家庭青睐,我认识的不少中国妈妈都请了缅甸籍女佣,总体来说是我对她们的印象就是温顺。

菲律宾女佣

菲佣已经几乎成为了菲律宾二三线城市的家庭支柱产业。菲律宾女性因为大部分早婚,在没有避孕,且信奉天主教不能堕胎的情况下,很早就生了许多孩子,孩子一生下来,极大的生活重担和压力全部都来,60%-70%的家庭会选择让女性出国做女佣。

她们只要在新加坡做和在菲律宾几乎同样的事情(家政、照顾孩子、照顾老人),就能赚到可以养活全家的薪水寄回国,所以,家里任何小事都会打电话给这个“支柱”要钱。

因为常年分居,许多菲律宾女佣和家人都会越来越疏远,甚至老公在菲律宾有了别的女人,但是因为菲律宾是个天主教国家,他们没有离婚。所以,这些女佣终身绑定在这个家族,为孩子老公父母的生活在外打工,就这样恶性循环,一代又一代的女性都是同样的命运。

但菲律宾人脾气性格比较开朗,大部分都是嘻嘻哈哈的,用要求不高的乐观态度面对生活,所以在外的女佣经历对她们来说还好,经常是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同一个城市打工,周末还出来聚会见面~

(礼拜天,许多菲佣在乌节路聚会)

但因她们经验丰富,互相会传授如何对抗雇主的招数,很多新加坡本地人不喜欢找这类群“老司机”,但对我而言,我个人觉得菲佣最能分清自己的地位,不遇到个别资质差的,大部分都还是能帮到我们的。

最初有雇女佣经验的新加坡人教我请佣人的“技巧”,比如为什么她们比较喜欢印尼工人,那是因为菲律宾人说自己是天主教徒,礼拜天要出去礼拜,所以雇主没有办法不给她们休息。

而当这天来临她们会把在雇主家偷的东西拿出去和朋友交换掉,这样雇主发现了但都找不到证据,所以很头大。请印尼女佣,雇主可以不给她们假期。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说法和做法,现在新加坡人力部有明确规定,必须给女佣休息天,所以这个问题应该是不攻自破了。

很多新加坡雇主与女佣之间的矛盾在于,雇主认为自己给的薪水够高,便要让佣人做到相应值的工作量,但所谓的“相应值工作量”却是没有个明确标准的。

印尼女佣

再就是印尼女佣,她们大部分也生活在乡村,和缅甸情况相似,但因在印尼华人与当地族群的贫富差异巨大,一部分印尼人对华人在骨子里的仇恨情绪。加上印尼几次排华活动杀人无数,所以他们在心底有可能会有“大不了我就灭了你”的想法。

这也解释了新加坡很多女佣杀雇主的案件中,大多都是印尼女佣的原因。而且印尼和新加坡近,她们跑回去一躲,很难被找到,而且,印尼可以比较容易地买到新的护照身份。

我自己本身用过的印尼佣人就是个例子,你对她再好,她还是恨你,最后是邻居看不下去了,来告诉我她带着我的孩子在外时,只要孩子一哭她就打孩子,我当时实在无法想像,最后只能送她走!

其实,每个佣人都不同,跟她们的出生、家庭、教育、遭遇都息息相关。总的来说,还是以人为本,当她们来到陌生国度、陌生家庭,是极度不安的,她们也希望能遇到对她们好,工作轻松的家庭。

我们每个人试想下就能明白,少些猜疑,就会少些矛盾,女佣也应该有正常生活和自由!

很多中国来的新移民家庭,其实是很受用新加坡女佣政策的。因为不少人都在中国感受过请人难的问题,所以在新加坡的女佣政策下,很多家庭都是感恩的,加上大部分新移民是没有主仆关系的认定,相对比较亲近女佣。

人力部在保护雇主家庭利益的同时,也在不停提升保护女佣的种种措施,这种双重保护政策让双方都得到了保护。

这样其实大大增进了女佣对雇主家庭的贡献,好的关系是要细心维护的,我往往会提醒朋友,“伺候”和“照顾”是非常不同的,我们应改变自己的刻板印象,要有同理心,主动改善与女佣的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