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多种族文化,竟出现种族和工作歧视?

2018年12月06日     269     检举

女佣不得进俱乐部!男演员指和家人携女佣到高级俱乐部用餐,女佣却被工作人员下“逐客令”挡在门外无法进入,只能在泊车场等候,认为这样的规定具歧视性,引发公众争议!33岁的陈斌熙(Nicholas Bloodworth)日前在facebook申诉,某傍晚和父亲及哥哥一家人到位于政府大厦前大草场旁的新加坡板球俱乐部(Singapore Cricket Club)用餐,却被到职员告知,那里不准女佣入内,让他觉得此规定不妥。

陈斌熙说,一家人试图据理力争,但职员坚决表示不行,而且女佣不仅不能进餐厅,也不能在俱乐部内逗留,只能在泊车场等候。“我们还问职员,你又怎么知道她(指女佣)不是我的家人,但对方就很坚定地说,他就是知道。过后我请父亲为女佣登记为宾客,但此提议也被职员推翻。”最后女佣只好带着侄女去外头走走,而他们一家人在餐厅内赶快吃完,然后为她打包一份晚餐就离开。

“我们一家人为此感到不平,不过女佣则欣然面对,这几天看起来也没有为此事介意。”陈斌熙指出,这让他心存疑问,既然有这样的规定为何不在网站上写清楚。他认为这样的规定对辛勤付出的女佣很不公平,她们连同雇主家人用餐的权利都被剥夺。媒体记者经查询找到板球俱乐部的附则(by-law),详读后发现俱乐部的确明文规定女佣和司机不能进入与使用俱乐部设施。对此,陈斌熙认为谁会去细读俱乐部附则。

这规定已有一段时日

媒体记者报道,板球俱乐部并非唯一有此规定的俱乐部,像东陵俱乐部(The Tanglin Club)和英国人俱乐部(The British Club)等的附则,都出现女佣不能入内的规定。英国人俱乐部的发言人回复询问时指出,这个规定存在已有一段时日,因为有些会员对于女佣在俱乐部内出现,感到不舒服。

此外,由于周末俱乐部人流量高,此规定也有助于缓解。“我们对女佣没有任何意见,只是有一些会员感到不自在。”不过,也有一些俱乐部的规定是依据情况,如荷兰俱乐部(The Hollandse Club)的附则,就提到在特殊情况下允许女佣进入俱乐部。例如,若会员是出席特别私人活动,女佣可陪同。

或者,会员无法陪同至少3岁的孩子在周日到俱乐部上课,那女佣可进入。美国人俱乐部(The American Club)则只要求女佣登记。除非有特殊情况,女佣必须时时有会员陪同。至于其他俱乐部如新加坡中国会(The China Club)就没有禁止女佣入内的明文规定。

条例具歧视性

陈斌熙的贴文在网上疯传后,引发网民不同意见。有一部网民觉得这样的条例具歧视性,如同之前有公寓禁止女佣使用泳池等设施的条规一样,突显出阶级身份下的不同待遇。甚至还有公众觉得此举,根本是不把女佣当人对待。

不过,也有一批网民认为小题大做,并提到很多俱乐部都有类似规定,那既然俱乐部有权制定,那会员就必须遵守。如果会员不满这样的规定,大可不要加入或光顾该俱乐部。有网民写道:“换个角度想,俱乐部这么做也能让这些家长不能太依赖女佣,到俱乐部内有更多家人相处的时光。”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