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拿新加坡开刀,是因为国内火烧屁股吗

2018年12月07日     9057     检举

图为上月来新参加第33届东盟峰会及系列会议的马哈迪(右一)。(路透社)

作者

沈泽玮

93岁的老马如果回锅执政真是为了圆梦,那其中一个梦肯定就是来找新加坡麻烦。

suka suka就拿水价和弯桥说事,新隆高铁好不容易暂时摆平了,又突然在领空和海域上“搞搞震”

记性好的人都知道,这大部分都是马哈迪爱玩弄的议题;明眼人都看得出,因为上一代的恩怨, 老马对新加坡总带有酸意,动作多多不让人意外。

唯一让人看不懂的是,老马为何选在这个时间点上发难?政治人物耍把戏,抓对时间点很重要,否则就是白闹一场。

红蚂蚁想来想去,想出三种可能答案,就跟蚁粉玩个“答对无奖”游戏,看看蚁粉会选哪一个:

A)马国内政不稳定,拿新加坡当沙包好转移焦点

B)老马是打包饭菜高手,故意挑事制约谈判对手

C) 想测试我国第四代领导人的意志力

D)以上全部(全选)

A)马国内政不稳定,拿新加坡开刀转移焦点,争取马来选票

有留意马国新闻的人都知道,希盟政府最近遇到执政六个月以来的第一个危机——种族摩擦。

雪兰莪梳邦再也一座百年印度庙上个月26日遭约50名暴徒闯入并与信徒发生激烈冲突,滋事者烧毁四辆车及砸坏建筑物,有约10人受伤。最不幸的是,一名马来族消防员在冲突中被打成重伤,让这起商业纠纷被蒙上了种族及宗教的色彩。

雪州梳邦再也有百年历史的施菲尔斯里马廉曼(Seafield Seri Mariamman)印度庙拆迁事件引发骚乱,导致10多辆车子及摩托车被烧毁。图为一辆汽车被掀翻损毁。(星洲日报)

希盟在大选中的马来选票不算多,根据默迪卡中心选后的调查报告,有35%至40%的马来人投给国阵,另外30-33%投给伊斯兰党,投给希盟的马来人仅有25-30%。另一独立民调机构调查则显示,希盟在马来西亚半岛仅获17%马来选票。

希盟能不能蝉联执政,还是只玩一届就bye bye,马来选票至关重要。这个时候,巫统和伊斯兰党趁虚而入操弄种族课题,指希盟签署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将损害马来人特权,并扬言要在12月8日在吉隆坡举行大集会,号召50万人上街。希盟因担心流失马来选票已表明不会签署ICERD,但接连几起事件肯定已让新政府一个头两个大。

同个时候,希盟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政绩,就是不断把责任推给前朝,前首相纳吉涉及的“一马公司”似乎成了老马的护身符,有难的时候拿出来挡一挡。老马回锅不见有新政策思路,坚持要推国产车,消费税变销售税、取消前朝和中国、新加坡谈妥的合作项目,然后又向日本要求低息贷款。

压力锅气压升高,怎么办?老马就拿新加坡来解压。内政问题变外交议题,转移焦点,顺手拿南边邻居来开刀,争取国内马来选票。

B)老马是打包饭菜高手,故意挑课题当筹码,制约谈判对手

马哈迪当年提出的弯桥构想图。(互联网)

蚁粉都知道老马是翻煎饼高手,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他还是打包饭菜的高手。故意挑起多个议题,然后全部打包起来,把这个课题当作那个课题的筹码,

例如,新马要谈判新隆高铁时,就突然扯出水价问题,想拿水供作为高铁赔偿谈判的筹码。这种伎俩三岁小朋友都能看穿,先威吓调高水价,给你施加心理压力,逼迫你在高铁赔偿问题上让步,你要1块,我赔5毛。

我们不知道新马谈判背后的复杂内幕,但从时间上判断应该是如此。老马上台后,5月、6月期间老爱唱“卖给新加坡的生水太便宜”这个调,两国政府正好就是在三四个月后,也就是9月签署协议,展延新隆高铁计划两年,代价是马国需赔偿我国1500万新元。这1500万乍听之下是“友情价”了。合理推断是,马国当时炒作新马水供问题就是为作用新马高铁的谈判筹码,新加坡有商有量,算是友好解决。

我国已规划将新隆高铁的新方终点站设在裕廊东。(构想图)

转眼间,赔钱的期限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到了,也就是2019年1月,马国这个时候突然拿领空管理权、海域界线和前些时候的弯桥问题来说事,是不是因为想在高铁赔偿问题上闪躲呢?

10月期间,重提兴建连接柔佛和新加坡的弯桥。10月25日,刊登题为“修改新山港口界限声明”的联邦政府公报。11月11日和22日,发表了相关的港务通知和航海通告。上两周,马国海事执法局和马来西亚海事局船只,屡屡侵入我国大士一带的领海。12月4日,马国交通部长在国会说要在2019年底收回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州南部领空的控制权。

(请点击以下原文连结观看视频)

这是什么节奏?

马国搞这么多小动作是冲着什么而来?资金周转不灵想赊账?想挑起更多老问题,还是想开辟“新战线”?

C) 28年前的招术再用一次,想测试我国第四代领导人的意志力?

马哈迪在上世纪80年代首次任马国首相期间,和我国时任总理李光耀还能在好些议题上达成协议。但是到了1990年底,吴作栋接任总理之后,马哈迪态度大变,甚至推翻他之前与李光耀在丹戎巴葛铁道土地问题上达致的谅解要点,以致新马关系在吴作栋掌舵14年间风雨不断。水供协议、丹戎巴葛火车站的迁移、白礁主权问题、西马工人的公积金问题等等,两国关系陷入长期低潮。

1990年,马哈迪(左)访问新加坡,与我国时任总理吴作栋就双边和区域课题进行会谈。(联合早报)

那时,新加坡的解读是,马哈迪要试探新加坡新领导人的意志力。 

很快的,我们的4G领导班子估计在下届大选之后就要接班了,老马又想测试吗?如果老马说话算话,他按理应该在两年后交棒给安华,我们的选定未来总理王瑞杰应该是和安华打交道。但,天晓得老马会在位多久。

马哈迪按理应该在两年后交棒给安华(右)。(路透社)

D)以上全部(全选)

A、B、C、D 四个答案,蚁粉猜猜看是哪一个吧?欲知答案,就要留意老马接下来的动作。(或者留意红蚂蚁的文章也可以。)

新加坡人要团结 新马要依国际法化解纷争

老马上次到访新加坡,形容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为一对双胞胎,但也不忘酸酸地说,“年长的双胞哥哥比弟弟更大、更老一些”。(言下之意,马国是哥哥咯。)

新加坡在世界地图上小到需要拿放大镜才看得到,新加坡人自己知道,但小国不是注定就要给大国欺负的。老马越是拿新加坡来开刀(以达到前述A、B、C、D的目的),新加坡人就越是要团结,不能让老马得逞。

当然,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讲国际法的,大国小国都要依照国际法解决纷争,新马两国坐下来好好谈很重要,单方面贸贸然采取行动绝对是下策,如果擦枪走火就真够吃力了。

(红蚂蚁多嘴说一句:一个特朗普就够了,不要多。)

狮城新闻APP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