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诡异“主题公园”的对联,来头居然这么大……

2019年01月09日     4,052     检举

本文乃《郁达夫新加坡遗踪新探》系列之一。郁达夫在当时新马社会中的地位不是一般南下文人所可媲美的。他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产生的杰出的文学家,是鲁迅的亲密朋友。

鉴于白发宫女已不在,笔者不惮重炒隔夜冷饭,从过去文献中搜罗出达夫先生在新加坡的若干遗踪,结合其诗文,略作讨论辩驳,兼以实地探访,冀或一窥乡贤风采,而飨富春江、钱塘江乡亲,后来者或可按图索骥,故作此文。

愚趣园和神农大药房

韩槐准老先生 (1891-1970)是海南文昌人, 是宋庆龄的同族,年轻时南下南洋卖苦力。他好学成癖,天分出众,学习研究制药、陶瓷、考古以及植物园艺,均有成就。

韩槐准是一位蜚声海内外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种植专家。

许云樵在《追悼韩槐准先生》一文评价说:“南洋有数不清的百万富翁,都是赤手空拳发迹起来的,但从一个略识之无的胶工,一跃而成为博学多闻的考古学家,古往今来,在东南亚千余万华人中,惟韩先生一人而已。”63

1936年,韩槐准把积攒的700多元钱,在郊外的汤申路买了两英亩半的山坡,种植了400多株红毛丹,并且亲手嫁接改良,而后又建了几件小屋, 陈列他搜集的古董图书,自名为愚趣园。韩槐准诚挚热情,愚趣园很快成为当地学人交流的胜地,往来无白丁,如张礼千、郁达夫、关楚璞、姚楠、张匡人、徐悲鸿、刘海粟、吴子深、许云樵、卫聚贤、以及欧人苏利文(Dr. M. Sullivan)、推棣(W.F. Tweedie)、柯凌士(Colings )等。

郁达夫与黄孟圭、韩槐准、徐悲鸿等经常在韩槐准的愚趣园聚会;郁达夫曾赠韩槐准一联“其愚不可及,斯趣有作为”,真是一幅人物情景合一的妙对。64 韩槐准的愚趣园在当时的郊外,所以郁达夫1939年秋天有诗题记:“槐准先生深居郊外,有裴真学风,悲鸿画鸡以申贺,嘱达夫题之,时己卯秋也。”65

红冠白羽曳经纶,文质彬彬此一身。

云外有声天破晓,苍筤深处卧斐真。66

1940年6月16日,郁达夫又有诗题记:“槐准先生于暇日邀孟奎先生及报社同人游愚趣园,时红毛丹正熟,主人嘱书楹贴,先得首联,归后缀成全篇”。67 据姚楠回忆,当时他也在场。68 诗云:

卖药庐中始识韩,转从市隐忆长安。

不辞客路三千里,来啖红毛五月丹。

身似苏髯羁岭表,心随谢翱哭严滩。

新亭大有河山感,莫作寻常宴会看。69

1962年韩槐准回国,他将在南洋所搜集的古代文物,全部带回中国捐赠博物院,出任北京故宫博物院顾问,其愚趣园已经不复存在。

郁达夫诗中的“卖药庐中始识韩”,指的就是韩槐准和符致逢合股的 神农大药房 (Singapore Medical Office)。70 神农大药房位于“勿拉士巴刹路,三十年代算是星洲规模较大的西药房”(图15),71 市区重建前在在马里士他路(Blastier Road)奥迪安大厦对角头,72 也无从寻访了。

图15 神农大药房所在街道73

虎豹别墅

虎豹别墅是客家富商、《星洲日报》老板胡文虎为其母亲祝寿所建,位于巴西班让的小山丘上。 别墅面临南部海岸,俯瞰九曲十三湾的山坡小道,是当时有名的豪宅和风景线。

胡文虎邀请郁达夫撰联。曾撰对联一副, “爽气自西来,放眼得十三湾烟景;中原劳北望,从头溯九万里鹏程”,74 横批“挹翠”。(图16 郁达夫联1)郁达夫上联西眺写景,下联北望抒情,爱国之心,跃然纸上。胡文虎当时实力雄厚,隐然已和德高望重的侨界领袖陈嘉庚相提并论和抗衡非常引人注目。

图16 虎豹别墅郁达夫联1

刘延陵回忆说,名为“挹翠”的拱形石牌坊,两旁共有长短不齐的四支石柱,胡文虎请郁达夫撰写两副对联,“达夫先生稍一构思,便写成了”。75 较短的一幅是:天半朱霞,云中白鹤;山间明月,海上清风。较长的一幅如前所引。

郁达夫当然和虎豹别墅并不陌生。1941年5月17日, 郁达夫在虎豹别墅参加中国驻新总领事高凌百欢迎中国军事代表团的联谊会。76 又,1939年12月23日, 郁达夫在《星洲日报》“繁星”发表虎豹别墅楹贴,中柱联为:山静白云闲,辉耀一楼话萼;澜澄苍()晓,望迷万顷烟波。77 (图17 虎豹别墅对联2) 偏柱联:()学()风承上蔡;山居树石()平泉。78

图17 虎豹别墅郁达夫联2

另外,别墅中另有一座不题名的石牌坊,两旁各有一支石柱,郁达夫为它而题的对联是:万水汇归,环海银涛收眼底;金樽共赏,前山翠黛展峨嵋。79 (图18 虎豹别墅对联3)

图18 虎豹别墅郁达夫联3

期颐园

期颐园是新加坡名医胡载坤的住宅。胡载坤(1896-1984)是胡文虎的叔父、新加坡前财政部长胡赐道的父亲。上世纪30年代初,胡载坤医生置下这座占地达6英亩的园林式住宅,将之命名为期颐园,“百岁曰期颐”,寓意寄望老父亲胡化山能享百年天寿。

刘海粟1940年至41年期间他来新举办筹赈画展,画展结束后受胡载坤医生之邀住进胡家大宅——期颐园。他和郁达夫、徐君濂、刘抗、黄葆芳等经常在期颐园见面。

黄葆芳回忆:“每逢刘老师画兴浓时,挥毫泼墨,郁先生总是静静地在旁观看,一面构思他题画的诗句。当时刘画郁题的作品不算少,可惜星洲沦陷,收存者害怕惹祸,可能很多都毁灭了。”80 郁达夫为刘海粟的多幅作品题诗,很多就是在期颐园里完成。比如 1941年4月16日17日郁达夫连续发表了两首题诗。

其一《题刘大师画祝融峰水墨中堂》:

七十二峰最上层,望衡九面竞崚嶒。

年来宗炳垂垂老,卧看风雷笔底凝。

其二《题刘大师及徐君濂、刘抗、黄葆芳合作岁寒三友图,图中有大石》:

松竹梅花各耐寒,心坚如石此盟磐。

首阳薇蕨钟山菽,不信人间一饱难。81

期颐园早就不存。 1980年代刘海粟再访新加坡时,也只能在现代化公寓的大门口留影感慨。期颐园其具体地理位置是在乌节路ION后面的巴德申山(Paterson Hill)2号,现为The Marq公寓 (图19)。

图19 期颐园旧址 (The Marq)

后记:本文承蒙杭州文史协会同仁鼓励,写作期间又蒙新加坡文史前辈杜南发先生指导帮助,不胜感激,特此致谢。

63 许云樵,“追悼韩槐准先生”, 《东南亚研究》,第六卷(1970年 ),37页。

64 姚楠,“韩槐准与愚趣园”,75-80页。

65 《郁达夫诗全编》, 231页。

66 同上。

67 《郁达夫诗全编》,244页。

68 姚楠,“缅怀郁达夫”,25页。

69 同上。

70神农大药房 (Singapore Medical Office)是一个在新加坡的德国人于1866年创办,大概在1919年被符致逢的叔父盘下。符致逢(Foo Kee How 1898-1975),也是海南文昌人, 1922年到新加坡学英文,不久叔父开办的德国神农药房当伙计,打短工维持生活,利用业余时间继续读书。大概在这不久后,韩槐准也入股神农大药房。1938年11月,符致逢担任香港琼崖华侨联合总会宣传部长,为支援家乡抗战救亡做了大量工作;1946年为私立海南大学发起人之一,以后曾任海南会馆主席等职,是新加坡侨界、商界的重要人物。

71 姚楠,76页。神农大药房现在还在营业,见http://www.singaporemedicaloffice.com/about.html。

72 蔡建奕,“艺术大师徐悲鸿在新加坡的忆往”,第3页,file:///C:/Users/Admin/Downloads/Xubeihong%20(2).pdf。 此文是2008年为新加坡美术馆“徐悲鸿在南洋”特展而作。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