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柔州大臣登上入侵我国海域的马国船只,他想搞什么

2019年01月11日     3,499     检举

柔州大臣鄂图曼沙比安(左)昨天高调登上侵入新加坡领海的马国浮标船,还在面簿上载多张巡视照片。(鄂图曼沙比安面簿)

作者

沈泽玮

马外长本周二会谈,好不容易暂时把空域和海域纠纷的火爆氛围降下来,今早却传出柔佛州务大臣 登上停留在我国海域的马国浮标船Pedoman。

据《联合晚报》报道,鄂图曼沙比安(Osman Sapian)昨天在面簿上发出一系列巡视浮标船情况的照片,还称安全部队与公共服务人员是在“控制与捍卫我们的海域”,向他们致谢。随行的还有柔佛州主管地方政府、科学及工艺的行政议员陈泓宾。

昨晚一度有五艘马国船驶入我国领海,今天傍晚剩两艘

鄂图曼沙比安的阵仗还不小,一个人要五艘船护驾。

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今晚向媒体证实,昨天傍晚6点的时候,一度有五艘马国政府船只驶入我国大士一带领海。海港局说,截至今天傍晚6点,停留在这片海域的马国政府船只剩下两艘。

柔州大臣鄂图曼沙比安(左三)和民主行动党议员陈泓宾(左二)在浮标船上向船员了解情况。(鄂图曼沙比安面簿)

柔州大臣鄂图曼沙比安(右)称,马国安全部队与公共服务人员是在“控制与捍卫我们的海域”,向他们致谢。(鄂图曼沙比安面簿)

柔州大臣鄂图曼沙比安登上侵入新加坡领海的马国浮标船巡视具争议性的海域。(鄂图曼沙比安面簿)

马国船只赖在我国海域不走,鄂图曼沙比安带人登船的挑衅意味已经很浓厚了,这下还把照片挂上面簿,唯恐大家不知道他上船。

有意思的是,大部分马国媒体都没有大肆报道这件事,星洲网到了傍晚才发布这则消息。相比之下,马哈迪上任后首次与柔佛苏丹见面才是媒体关注的焦点,甚至是浮罗交怡一颗椰树倒下压死人的新闻都还更引人关注。

鄂图曼沙比安登船给谁看?

那么关键一问:鄂图曼沙比安登船的动作,是要做给谁看?是面向马国国内观众,还是新加坡?

在解答这个问题前,先看看鄂图曼沙比安当上柔州大臣后的表现如何。

据马国媒体报道,67岁的鄂图曼沙比安毕业自博特拉大学(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前称农业大学)会计系,曾在银行、金融公司任职,也参与房产及石矿业领域。

他涉足政坛44年,曾担任新山市政局党鞭,在国阵巫统旗下中选三届州议员。在马哈迪成立土著团结党后,他宣布退出巫统,随后加入土团党,担任土团党柔州秘书及埔莱区部主席。去年的马国全国大选,他代表土团党上阵,赢得甘拔士州席。

马国媒体:鄂图曼沙比安具争议性

根据“马来邮报”网站的报道,鄂图曼沙比安在希盟里头知名度不算高,但相当具争议性。在去年5月上任后不久,鄂图曼沙比安就因为表明不发放发展拨款给野党议员而惹争议,连同党人士都发声批评。

(海峡时报)

去年12月,柔佛州龟咯岛从国家公园变成“苏丹领地”的风波更是让鄂图曼沙比安成为舆论攻击的箭靶。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在推特发文称,有人试图游说鄂图曼沙比安成为傀儡,改由一名行政议员取代鄂图曼出任州务大臣。不过,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出面缓颊说,鄂图曼沙比安表现得很好,没必要提撤换大臣的事,让“换人说”风波得以平息下来。

在新马课题上频频放话

在新马课题上,鄂图曼沙比安也时不时就放话。去年10月透露,马哈迪有意重启衔接新马的弯桥计划。11月,他又表示,不管桥是“弯”或“直”,计划势在必行。12月,他又说,柔州明年有许多大型发展计划要落实,其中州政府将优先兴建新马第三大桥。但我国外交部已表明,没有收到马来西亚有关新马第三通道的官方建议书或信息。

去年11月,有媒体报道称,大多数柔佛州选民开始对以州务大臣鄂图曼沙比安为首的州政府失望,认为新任州务大臣什么都没做。

“登船秀”主要是“出口转内销”

有做的,他登船了。当上柔州大臣半年多来,鄂图曼沙比安看来诸事不太顺,高调登上停留我国海域的马国浮标船,这个极具挑衅意味的动作相信主要还是“出口转内销”,更多是表演给马国国内的观众看吧。

《联合晚报》引述我国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的分析指出,鄂图曼沙比安高调登船巡视主要是面向国内群众捞取政治资本。慕斯达法也批评鄂图曼沙比安此举为领海纠纷增添变数,“不仅没有必要,也为已经紧张的关系带来更多不稳定性”。

研究马来西亚政治的慕斯达法也指出,柔佛州政府官员的行为不一定反映中央政府的立场,也具有迎合柔佛民众的意味,而我国是直接与中央政府进行交涉,有必要对两者做区分。

新马挂起“中场休战”牌,不应让登船动作破坏氛围

新马外交部长周二才在新加坡会面,双方各让一步,马来西亚暂不把新山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飞行管制区,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则不启用仪表降陆系统。两国也成立高级别联合工作小组,共同探讨领海纠纷的相关法律条文与降温的具体操作事宜。

我国外长维文和马国外长赛富丁8日在我国举行“四眼会谈”。(维文面簿)

新马去年底大吵过一轮架,好不容易挂起了“中场休战”牌,不应让鄂图曼沙比安的登船动作破坏两国外长会面后所营造出的友好气氛。

还有别忘了,柔佛州河流遭污染导致水不够用,新加坡及时伸出了援手,连续三天每天额外供应600万加仑的净化水。不该水到手后,一转身就来个不友善的小动作吧?

马国媒体本周报道称,鄂图曼沙比安与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计划本月13日、14日访问新加坡,出席马来西亚—新加坡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到时看看这位柔州大臣有什么话说。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