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小而美”的国家级典范

2019年01月11日     94     检举

从上海飞往东南亚的航线长年抢手。虽然大部分的人会选择泰国,而新加坡的航线一直都不太多,但它却是我去年最想去的国家之一。

从商业角度,新加坡的商业品牌进驻内地多年,颇有诸多见仁见智的观感,让我对这座花园城市的市政规划、商业文明充满好奇;

从文化历史与民族角度,新加坡克服了困难的建国背景及复杂的地理位置,建立起一个小而美的发达经济体,更是让我充满探索欲。

当然,短短的4日行程并不足以囊括新加坡的全貌,这篇文字也仅是五官七觉给我带来的最真实的新加坡。在此,我谨以此文,作为一种启发性思考。

商业 | 与国内紧密“接壤”

如果你的第一站是新加坡的中央CBD区,你就会发现在新加坡商场内的品牌(尤其是餐饮)十有八九都是我们所熟知的:外婆家、江边城外、小郡肝串串香、翠华、Breadtalk(你可能不知道它是新加坡品牌)……

我非常钟爱的香港茶餐厅添好运在新加坡也颇受欢迎。

被中国人用得风靡全球的大众点评在新加坡也一样很好用。熟食中心的老板自荐时,会提到“我是大众点评的推荐餐厅哦”,让人忍俊不禁。我们还在大众点评上购买了可以及时出票的景点门票,十分方便。

中国不少品牌在布局海外市场时,首站多会选择新加坡,例如喜茶、摩拜、海底捞等;而OPPO、VIVO和华为的LOGO也是随处可见。

除了经济实力处于亚洲领先地位之外,完善卓越的基础建设、规范良性的创业环境、文化渊源趋同、语言障碍较小等国情,应该都是中国品牌“出境”首选新加坡的原因。不过因为物价极高,品牌在此需要承担比香港还要高的运营成本。

说起在内地发展的地产商,大家都几乎首先想到的是港资。不过新加坡地产集团也不少,如最早进入内地市场的仁恒置地和凯德集团、以办公楼著称的腾飞集团等。难怪我在新加坡看到凯德的标志和到处都有的“Raffels”(文末有彩蛋补充)时,总有莫名的亲切感。

以上的一切都似乎证明新加坡与国内的商业关系极为紧密。但其实,只要细细观察,就会发现新加坡有着自己的特点,除了英语为主要语言,中文在这里并不通用,民族多样性、跨文化的社会面貌、城市生态建设、公民的精神面貌等都与国内存在较大差异。

生态 | 对植物充满敬畏

新加坡的绿化面积达5700多公顷,绿地覆蓋率超过50%。一下飞机,就能在机场感受到城市与绿植的紧密关系。

尽管香港也有很高的绿地覆蓋率,但绿地与城市生活分得很开,湾仔和尖沙咀几乎寸草不生,只有密集的大厦。而在新加坡,连过街天桥这样的特殊空间都有绿植。朋友笑说,在新加坡视力和呼吸病都快治好了。

新加坡拥有丰富的植被,一部分原因和地处热带有关,更重要的是建国初李光耀政府提出社区园艺计划,鼓励居民自己购买绿植种子,在任何一个公共空间种植。这也促使了如今城市被绿植环绕的盛景。

新加坡之所以被称为“花园城市”,不只在于表面绿植繁多,而是新加坡人对绿化和生态,有着发自内心的敬畏之心。

在植物园内,除了丰富的植被,我们还看到野生禽类围绕在孩子周围;在海滨城市花园的 Flower Dome,展馆特地设置了生态科教展,这些细节都是新加坡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宣传生态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绿植在城市不是装置、不是旅游地标,而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陪伴者。

花时间读一下这些环保小习惯

在国内,商业空间也正在慢慢融入景观设计,开始关注以人为本和城市生活。凯德去年新开业的项目LuOne凯德晶萃广场,其标志性便是穹顶天窗和随处可见的绿植。不过目前上海的绿地覆蓋率才12%左右,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消费 | 成熟理智的新加坡人

如果想来新加坡买买买,那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尽管购物中心数量繁多,但产品选择并不多,也没有像香港有足够吸引人的价格。

在街上观察新加坡人,你似乎也无法从衣着穿戴上看出他的财富情况,地铁里的年轻人不少还拿着iPhone的旧版,甚少人用有刘海的iPhone。平民如此,国宝级明星如孙燕姿,也时不时被拍到打扮朴素的出街。可以看出,不同阶级的新加坡人并不爱“显富”。

在food court用餐的国民

和国内花花绿绿的地铁广告不同,在新加坡的地铁和公交车厢内,我们几乎看不到一个和消费有关的广告,取而代之的,是地铁标语,以及一些防偷盗等行为的警示语——新加坡户外广告的商业色彩特别淡,不过度宣扬消费,似乎是他们的价值观共识。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