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入侵新国海域论 大臣:官员了解法律

2019年01月12日     153     检举

鄂图曼(前排右)为亚依淡苏丽雅博达纳国中主持开幕,并驳斥入侵新加坡海域的说法。

(峇株巴辖12日讯)柔州州务大臣拿督鄂图曼指出,日前(9日)登上大马海事局MV Pedoman浮标船进行巡视,是为了探望在该船上工作的我国警官,并申明此举没有入侵新加坡海域。

他说,是在大马警官和水警人员带领下,登上船进行巡视工作,而官员都了解两国法律,也不会做出入侵他国领域的行为,因此这证明他此次的巡视行动,并没有入侵新加坡海域。

鄂图曼昨日反驳有报导,新加坡当局指控他巡视行动是入侵新加坡海域的说法。

他澄清,此次巡视是为了探望在该浮标船上工作的警官,也是每2周一次的例行公事,并为他们提供一些必需品和粮食,作为对这些官员的支持,并无需多加交代,也无意挑起任何事端。

“首相敦马哈迪也指出我国的船舰一直都停留在我国海域上,因此我认为我这次的巡视,并没有入侵。”

鄂图曼(后排左4)颁发上学用品及礼券给受惠的中小学生,后排左起莫哈末库占、颜碧贞、阿米诺胡达及沙哈鲁丁(右4)。

鄂图曼昨日为亚依淡为苏丽雅博达纳国中开幕,以及主持在该校举行的“重返校园”活动,他也在会上颁发500份上学用品和礼券给予受惠的各族中小学生。

此外,他说,柔佛有逾1700名村长,要在短时间内找到所有人都满意的村长人选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是在数个单位的配合下,经过层层遴选程序,才会选出现有的人选。

他希望人民给予配合,并确保中选的村长都能真正服务到人民,若村长人选真的出现问题,相关单位就必须采取行动。

出席者包括柔州议会副议长颜碧贞、柔州宗教事务及教育委员会主席阿米诺胡达、柔州青年、体育及文化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库占及柔州教育局主任沙哈鲁丁等。

新加坡海军部队巡海护卫舰正义号(RSS Justice,大图右)密切留意停泊在新加坡港界范围内的马来西亚海事部船只Pedoman号(左)。(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

柔佛州务大臣鄂图曼沙比安在贴文中称马国安全部队与公务员是在“控制与捍卫马国海域”,并向他们致谢。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前晚答复新加坡媒体询问时则证实,日前(9日)傍晚6时,新加坡大士一带领海共出现五艘马国政府船只。海港局也透露,截至前晚6时,还有两艘马国政府船只逗留在这片海域。

马新两国外交部长刚为航空与领海纠纷降温,柔佛州务大臣被指又点起新的争议之火,他不仅登上侵入新加坡海域的马方浮标船,还高调在网上发贴文与照片。新加坡政治观察家批评此举具挑衅意味,也无益于进行中的双边磋商工作。

柔佛州务大臣鄂图曼沙比安在一群人陪同下,登上Pedoman号。(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

柔佛州务大臣鄂图曼本月9日乘船,巡视停留在大士以西海域的浮标船Pedoman号,并随后在面子书上发布一系列照片。

他在贴文中称大马安全部队与公务员是在“控制与捍卫马国海域”,并向他们致谢。随行的还有柔佛州主管地方政府、科学及工艺的民主行动党议员陈泓宾。

海港局透露,截至昨晚6时,还有两艘马国政府船只逗留在这片海域。根据船舶追踪情报网站Marine Traffic的卫星地图,其中一艘是Pedoman号。

Pedoman号是在上周六(5日)驶入新加坡领海的,取代过去一个月停泊在这片海域的另一艘浮标船Polaris号。

新加坡研究马来西亚政治的学者指出,鄂图曼高调登船巡视主要是面向国内群众捞取政治资本,学者也批评此举为领海纠纷增添变数。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说:“鄂图曼这么做不仅没有必要,也为已经紧张的关系带来更多不确定性。两国部长已经会面,同意为局势降温,商讨如何解决纠纷,此举对磋商工作毫无帮助。”

新加坡政府指去年10月25日,大马突然单方面扩大新山港口界限,新范围侵犯新加坡领海,随后更派遣船艇进入该海域,经新加坡多次警告仍无撤离之意。

大马外交部长赛富丁星期二(8日)抵新同新加坡外长维文医生举行会谈,经交涉就僵持数周的航空与领海纠纷达成初步安排。

领海方面,两国同意成立一支高级别联合工作小组,探讨相关法律条文与降温的具体操作事宜,为后续磋商铺路。

马新在航空问题上则是各让一步。 大马暂不把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飞行管制区,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则不启用仪表降陆系统,暂时性措施为期一个月。

柔大臣鄂图曼下周访新

此外,据较早前的媒体报道,鄂图曼沙比安与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计划下周访问新加坡,出席马来西亚—新加坡依斯干达特区部长级联合委员会,岂料鄂图曼沙比安却提早进入我国领海。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维尔星(Bilveer Singh)受访时说,马国联邦政府与新加坡启动磋商在前,州政府官员登船巡视在后,紧张态势不降反升,是进一步的挑衅行为。

他分析说,虽然地方政府行事向来在一定程度上可独立于中央,但鄂图曼登船不可能与联邦政府没有关系。

“鄂图曼从国阵转投马国首相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是马哈迪在柔佛的主要将领,如此高调登船巡视,背后必然有联邦政府的默许与支持……马国政府这么做等于是躲在州政府背后继续生事,把领海纠纷搞得更复杂。”

比维尔星说,事关我国领海与主权和国际贸易航道,新加坡应以“最强烈的外交渠道提出抗议与谴责”,并定期对外说明最新进展,好让国人和国际社会有所了解。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