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借1万保妻儿性命,债务还了1年还不清

2019年01月21日     6,904     检举

太太难产动手术,诞下双胞胎后,新生儿又入住加护病房,销售经理一时无法周转,向两家借贷公司借1万新元(约3万令吉)应急,结果月入达5000新元,两年来拆东墙补西墙仍未还清。

黄先生(销售经理)告诉媒体记者,早在2016年3月份,孕妻的情况忽然不乐观,紧急送院治疗,入院五六天。 “由于患高血压,妻子临产前一天被通知说,必须剖腹生产,手术进行时,又因感到不适,注入了较多的麻醉药,导致双胞胎出世时,其中一个孩子呼吸困难,送往新生儿加护病房(NICU)观察一周,前后医疗费用高达3万新元(约9万令吉)。”

黄先生解释,他们最初用保健储蓄来支付,但医药费过于庞大,经济陷入困境,却无法向银行借贷。

“妻子出院那天,院方告知我们还拖欠7000新元,当时孩子还在NICU,每日需付1500新元至2000新元。”

迫于无奈下,黄先生转向合法借贷公司借1万新元应急,走访了50家公司,只有两家愿意让他借贷几个月后,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还债。

“于是,我分别向两家借了5000新元。”

黄先生说,他月入约5000新元,双胞胎出世后,加重了家庭开销,经济情况一直无法好转。

“妻子的肾脏有问题,需长期服药,无法喂奶,导致奶粉钱的负担不小。”

每个月将薪资全数偿还给借贷公司,黄先生还必须再借钱支付第二家借贷公司的债务,以及生活开销。 “每月借钱需付10%的手续费,之后还有4%的利息,再怎么省吃俭用都​​无法还清债务。”

指望1个月花红缓口气

经理希望4月拿花红,可解决掉部分贷款。

黄先生透露,两年来生活节俭,依然无法还清债务,唯一庆幸的是今年4月将会收到1个月的花红,能还清其中一家借贷公司的债务。

“即使不吃饭,每个月能省下的钱大约只有500元,肯本无法还债,现在只能等花红减轻负担。”

借贷协会会长:建议向福利团体求助

借贷协会会长陈彼得披露,各家借贷公司的规矩不同,还债的方式取决于借贷者的薪资、开销及借贷记录。

一般而言,借贷公司会为借贷者进行基本评估,判断他是否有能力偿还数额,再决定借贷者应用什么方式还债。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