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惠玉回忆当模特儿 最怕泳装秀上的“色北杯”

2019年02月06日     9,785     检举

阿姐郑惠玉成为演员前当过两年的模特儿。(取自网络)

(新加坡5日讯)阿姐郑惠玉成为演员前当过两年的模特儿,家教甚严的她瞒着父亲报读模特儿课程,后来东窗事发,答应父亲不会学坏之后才得以入行。

《联合晚报》专访郑惠玉,访问这天阿姐穿着爱马仕墨绿色连身裙,在镜头前自信地摆姿势,举手投足散发着阿姐风范。这份落落大方绝不是一日养成,出道前的模特儿工作想必为她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有趣的是,郑惠玉当初加入模特儿行列的原因不是为了赚钱或者想红,而是想变得淑女一些,“那时候哥哥们常去派对,需要携女伴出席时就会带我去。哥哥们觉得我举止太粗鲁,都会叮咛我要淑女一些,还建议我去上礼仪课,所以我就存钱去上了模特儿课程。”

当时她是瞒着爸爸去上课的,“爸爸当时对模特儿行业有些误解,不赞成我进入这行。”后来阿姐答应爸爸绝对不会学抽烟喝酒,爸爸才点头。

阿姐家中经济条件不差,她无需养家,却得遵守“家规”,“我不需要给家用,但不能给家里添麻烦,言行举止要顾到家里的颜面,很古代hor?哈哈哈!”

郑爸爸管教严厉,阿姐一家人从不说脏话,“我记得小时候说过脏话,家人一巴掌就刮过来,所以我们都很自律。”

20190124_showbiz-huiyu-03_Small.jpg

如今的郑惠玉举手投足散发阿姐风范。(龙国雄摄)

可想而知,循规蹈矩的她刚进模特儿界时历经一轮的文化洗礼,“当时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都抽烟,连女生都说脏话!文化震荡很大。”不过她谨记父亲的教诲,也不敢忘记对父亲的承诺,入行后始终洁身自爱。

让她庆幸的是她一直被经纪公司保护得很好,不用面对所谓的“潜规则”,“当时的老板是一个重视家庭的人,即使遇到意图不轨的人,老板也会帮我们打发掉,所以我没有遇到什么不好的事。”

这份工作还让她结交了来自不同领域的好朋友,“当时认识的人到现在还是朋友,当了艺人后我们在工作上仍旧息息相关。我一直在向他们学习,他们对于待人处事会有自己的见解,我们常常一起分享、交流。”

此外模特儿生涯让阿姐习惯面对镜头,让她更容易适应后来的演艺工作,“我面对镜头比较从容,穿着方面也比较能掌握自己的风格。”

模特儿生涯让阿姐习惯面对镜头,让她更容易适应后来的演艺工作。

最怕穿泳装走秀

阿姐当模特儿最怕走泳装秀,“要在众目睽睽下穿泳装走秀,还会有‘色北杯’(伯伯)看!”

她也试过拍广告一天要换50件衣服,“拍百货公司的广告最辛苦,一天要换二三十件,甚至50件衣服,妆发要自己打点,服饰要自己配搭,什么都自己来,但很好赚,一个小时80元到120元,只是拍完都会全身痛,很辛苦。”

她还拍过一个很特别的广告,“那次拍了很多天,拍的时候我要固定一个姿势不能动,虽然拍的时候很多人伺候但还是很辛苦。”

郑惠玉曾经为周刊拍摄过性感照。(取自网络)

怀念当时自由自在

虽然那段日子赚得不多,需要省吃俭用,却是阿姐很想念的人生阶段,“那时候的我自由自在,很想念当时的懵懵懂懂。”

她回忆道:“那时候我会搭巴士到公司,然后去买最便宜的一块钱汉堡包,坐在汉堡店吃着汉堡,看着街上的景物憧憬著未来。那时的我有很多疑问很多想法很多理想,一直摸索著未知。”

当时很多广告都在乌节路的摄影棚拍摄,恰巧访问也在乌节路的发廊中进行,阿姐指了指窗外,感慨地说:“我这几十年跟这条路很有关系耶,哈哈哈!我离不开这里。”

郑惠玉怀念当模特儿生涯。(取自网络)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