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高兴但不快乐的地方

2019年02月11日     880     检举

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筹备新加坡一行的事情了,最终如愿以偿,来到新加坡拜访十余年未见的好友。这也是我们一家的第一次出国行,大家都很开心激动。

新加坡之行持续一个礼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印象不但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有物质方面,也有内心方面,总之让我对人生的某些向面有了重新的审视和思考。

时间太短,这些看法也许不够客观,姑且作为一些浅显的参考。

久违的相逢

朋友去机场接的我。

刚见面,他跟我说提的新车下个月才到,因此只能打车来接。

来到家里,他居住的是政府补助的单元楼,类似中国的那种大学宿舍,他急于说出乐年内要搬新家的消息。

似乎这些信息对他很重要,却让我感觉到了突兀和不适。

初来印象

刚来到新加坡,第一个印象就是这里的人比较友善。其次,就是干净、漂亮。再次,是物价非常高,几乎是国内的三四倍。

住宿方面,还好我们住在朋友家,否则住宿费用大概是国内的五倍左右。游玩和吃饭也价格不菲,当然景区的门票钱没法省掉,但我们也都是尽量想办法在网上买打折票,吃饭方面也总需要货比三家,很多餐馆的价格让人难以承受。

这里的车、烟和酒价格非常高,据说是为了税收。朋友说他以前的一个同事喜欢喝啤酒,价格大概是国内的五倍,因为耗费太大,最后只能在坊间寻找一些酿酒之人来购买,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总之,生活成本很高,也有诸多不便。

家庭生活

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圆圆九岁,小女儿露露两岁半。

大女儿圆圆

在一起生活的一个礼拜中,大女儿从不与我们说话,脾气急躁,很容易突然崩溃,而且状态很激烈。

有次她在ipad上看动画片,阳阳也凑过去看,她便显得非常的不安和抗拒,在一时无法摆脱的情况下,她瞬间崩溃大哭。她似乎非常抗拒家里来的新面孔,包括她妹妹的出生。

对于这件事,我的朋友一家似乎也没有好的办法,只是把这些归于老人过于娇惯。

在我看来,原因并非如此简单。

首先,是人口多元化和它带来的压力。

新加坡人口比较多元,主要由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欧洲人组成。在这里似乎欧洲人更加的自信,马来人和印度人稍显逊色,华人处于中间状态。

这也许就意味着你一生下来就被分为了不同阶层。

在中国,人们随着步入社会似乎也会被阶层化,但无论怎么说,在那个年纪的人已经有了一定的承受力和理解力。但在新加坡这个地方,从小的阶层化似乎让内心本该娇嫩的孩子承受了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压力,当在找不到疏解时便会内心崩溃。家长本身似乎也未能跳出这个圈子,因此无法从根本上帮助孩子疏解。

其次,是课业的压力巨大。

这里把学生们的竞争提前到了小升初,也就是说小升初接近国内高考的分量。加上小学只上半天课,剩下的半天和周末几乎都是在补课,学业的压力变的提前了,孩子们被迫天天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并且似乎没有退路。

总之,孩子的整个状态非常不好。这定将对孩子的身心产生永久性的影响。

小女儿露露

露露两岁半,活泼开朗,这似乎是他最为满意的事情。他经常说起老二,年纪这么小还比较可爱,等到了老大这样的年纪就不好了。

其实,我想说这并不是年龄的问题,但却无法开口,只能从心底希望老二长大后也能如现在般活泼开朗。

老婆说,要是我有这么个漂亮的女儿,一定要把她培养的活泼开朗,那会多么令人羡慕。其实,我何尝没有这样憧憬,但置身于现实之下,这又是多么不易。

再看朋友

我与朋友在上高中时是好友,他那时住校,但一有空就去我家里住,常常一起学习、聊天。那时的我们有话就说,一点也没有隔阂。

工作后我们已经十几年未见,此次相见我总想跟他说些心里话,想知道他的生活和内心状态,但每次准备敞开心扉时,他总是有所躲闪,最终也未能有真正的交流。

我不知道他在新加坡的生活到底如何,以及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总感觉他似乎在躲避着什么,至于躲避什么东西,说不清楚。

有天,在家里吃完饭我刚要洗碗,他急忙跑过来跟我说不用,然后悄悄的说,家里的保姆就是奴隶,你就把她当成奴隶看待,不能让她闲着。这句话在我听起来那么刺耳,但他说的时候却很认真。

他似乎看不起周围的印度人,以及生活较为清贫的马来人。他常说这些人受教育程度低,因此只能干一些最底层的工作。但当他的妻子说起家里的缅甸人保姆的情况时,他似乎又非常痛恨,严厉地说:你不能对人有歧视。

似乎生活在一个极度的自我矛盾中。

总之,他的整个状态也不是很好。

结束语

我只是来居住了一个礼拜,很多事情无法更深的去感受,但直觉就是如此。

新加坡有着干净的卫生和良好的设施,美丽的圣淘沙海滨盛景,充满刺激和新奇的环球影城,这些都令人陶醉,但却无法填满人心。

最后,我衷心的祝愿朋友一家的生活越来越好!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