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不联络 过年讨红包

2019年02月11日     3,674     检举

农历新年到来,不少人都会包给父母、亲戚或是小孩红包,不过一名女网友日前发文诉苦,一名平时跟她不联络的前同事,每到过年就会跟她告知“要带小孩来拜年”,让她不禁怀疑对方是为了红包,只好每每都说不在家,叹说“会不会太现实”,不少网友得知后,也纷纷炮轰“过年真的是照妖镜!”

这名网友在爆怨公社发文,指出曾跟一名前同事关系还不错,时常都会联络,只是对方结婚后几乎没什么联络,再次联系是因为对方怀孕生小孩,她也买礼物祝贺对方。

不过对方小孩出生2年多,平时都不会带来她家,但每每过年一到,对方就会跟她说要带小孩来拜年,让她忍不住怀疑对方是为了红包,只好都说自己不在家,甚至连络不到她。

因为对方刚好也认识她姐姐,就会转去联系她姊,让她忍不住直呼“会不会太现实”,不过强调自己不是计较红包,接着也补充说对方是家庭主妇,平时没上班,并没有很忙,也时常看到对方PO文带孩子出去玩,才会认为对方太现实。

↓↓相关新闻↓↓

台湾媳妇谈过年 大马带年柑拜年 很奇怪!

台湾人吃的年夜饭非常丰盛,有鱼、鸡、肉等,更会吃上在马来西亚不常见的红豆年糕、萝卜糕和甜年糕。

(峇株巴辖7日讯)大马华人过年的气氛,比台湾过年气氛更浓厚,令从台湾远嫁到大马的台湾媳妇深感惊讶,开心学习和享受两地不同之处。

多个为“爱”远嫁大马,与大马丈夫在峇株巴辖组织家庭的台湾媳妇,也庆幸台湾人和大马华人生活和过年文化并无太大差异,所以在适应本地生活时,没有遇到太大阻力。

乌鱼子是台湾人过年必备的食材。

台湾在除夕祭拜祖先时供奉春饭。

虽然两地人的过年习俗大同小异,包括吃年夜饭、守岁、拜祖先、到亲友家拜年等,但在习惯和方式上仍有些不同。

台湾媳妇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新春佳节是大部分台湾工作人士的连假,也碰巧遇到学生的寒假,不少家庭趁难得的假期出国或到中南部游玩,就算没有出国,也选择留在家中休息直到开工。

但在大马,除了像吉隆坡和新山,因游子们回乡过年,进而显得冷清外,在非一线城市的峇株巴辖,反倒会因回乡人潮而显得热闹。

对台湾媳妇来说,大马人在过年前的准备,从大扫除、制作各式各样的年饼、购买年货等的准备,也令她们大开眼界。

杨秀兰虽多年未在过年期间回台湾,但她认为马来西亚过年的气氛,比台湾更浓厚。

他们说,台湾人过年前虽也会打扫房子,但不像在大马,一些家庭在冬至过后就开始大扫除,更会购买或制作各种外形美观的新年装饰,将家中装饰得喜气洋洋,在台湾顶多是整理整齐,并摆上年花。

台湾媳妇认为,大马的年饼种类非常多,新年前都看到大街小巷在售卖年饼,一些家庭也会开始制作年饼,并且购买大量饮料用来招待客人。

他们说,在台湾则会购买现成的年饼,饮料在有需要时外出购买,招待客人多数会泡茶。

王姵淳(站者前排右4)娘家过年聚在一起时,都会拍全家福。

带年柑拜年 很奇怪

拿着年柑去亲友家拜年,是在台湾不会看到的拜年习惯。

已在马来西亚生活第3年的王姵淳说,若要到台湾亲友家拜年,通常只带一些伴手礼,如饼乾和礼盒类,且不会交换后拿回家,都是直接送给亲友。

“当我在大马看到有人带礼篮外,还带着年柑去拜年,这点令我非常奇怪,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还要交换年柑?后来才了解到,年柑象征吉利,带年柑拜年和交换,是给对方祝福,也是一个好意头。”

王姵淳惊奇发现,过年期间常看到不少家庭将舞龙舞狮请到家中去采青,在台湾只有公司开幕或大节日时,才会看到舞龙舞狮的出现。

“过年前,大马公司会请员工吃一顿好的收工宴,在宴会上准备幸运抽奖环节,在台湾则会举办尾牙,不仅是吃饭、抽奖,更有许多娱兴节目供或有趣的环节,场面热闹盛大。”

她说,现在台湾的过年气氛不浓烈,许多人会省略掉不少习俗,甚至连年夜饭也以速食取代,反而峇株巴辖虽是较为淳朴的乡城,却还能体验到浓厚的传统过年气氛。

杨秀兰(中)在儿子上学前,曾带着儿子和丈夫回台湾过年,并到灯会赏灯。

台湾红包金额 RM80起跳

台湾媳妇惊讶大马的红包金额并不高,后来了解在大马派红包是一项祝福,较为随意,相反地台湾的红包行情高,因此只有派给关系亲近的亲友。

已在大马生活逾20年的杨秀兰指出,虽多年未在过年期间回台湾,但从多年前开始,台湾红包的基本行情已是600台币(约80令吉),给亲友、好友小孩的则是1000台币(约134令吉)起跳。

“给父母、祖父母的红包更从6000台币(约800令吉)起跳,甚至可高达10000台币(约1332令吉)至12000(约1600令吉),而在大马红包一般也就5令吉、10令吉,很少会超过100令吉。”

她说,大马只要是还未婚,都还无须派红包,也能领红包,甚至在平辈之间也会派红包,但在台湾只要开始工作后,就不会再拿红包,而红包也只给长辈,或者是关系亲近的亲友的小孩。

她指出,大马一些地方上的闻人更会举行新春开放门户活动,邀请邻居、亲友和各族聚餐,让大家能互相拜年,这是在台湾不可能看到的情况。

赵杰龙(左起)与王姵淳计划在孩子再大一些时,带他到台湾感受新年气息。

王姵淳:台红包行情吓到老公

曾想过将台湾的父母和家人接到大马过年,感受本地的新春气息,但对长辈来说,新春佳节应该是在家中度过的重要日子,所以至今台湾媳妇仍没机会将家人接到大马过年。

杨秀兰指出,儿子还未上学前,她都会在婆家待至年初九拜天公后才回台湾,当时就会碰上元宵节,而台湾各地举行元宵节灯会,就会全家大小一起去赏灯。

“孩子上学后,只能选择在学校假期回台湾,但比起其他台湾媳妇,我算是较常回台湾的,有时会在台湾呆上一个月。”

王姵淳指出,在台湾过年时,其亲戚都会赶在除夕夜回到祖屋,并带上自家烹饪的年菜,聚在一起吃年夜饭。

她透露,父母当初其实反对她远嫁到大马,但想到已达适婚年龄,她还是选择“放手”,现在因小孩还小,暂未有在过年期间回台湾的打算。

她笑称,其丈夫赵杰龙是被台湾的红包行情吓到,不敢到台湾过年。

“我娘家的长辈都希望能在自己家过年,因此要接他们来大马过年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之后等孩子长大一些,就会计划带孩子回台湾,感受当地过年的氛围。”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