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车驾驶员没有听到紧急停车指令,倒车导致中国籍阿兵哥身亡

2019年02月12日     9,814     检举

国防部长今天在国会公布了22岁全职国民服役人员刘凯在军训时遭倒退战车碾压身亡的细节。(张丽苹制图)

作者

张丽苹

个未完成的超车指令;

一名没有听到紧急停车指令的驾驶员;

一段无法及时作出反应的8秒钟。

对的人在错的时间出现在错的地方,促成了一条人命的消逝。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天在国会,就过去17个月所发生的四起军训死亡事故发表部长声明时,公开了22岁全职国民服役人员刘凯在军训时遭倒退战车碾压致死的细节。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海峡时报)

这些细节主要通过安装在涉事的路虎车内外的两个摄像头所捕捉到的画面,以及多名证人的口供加以拼凑还原。

意外发生时刘凯驾驶的路虎车为何出现在战车后方?

去年11月3日上午7点,新加坡武装部队第42装甲营在惹兰慕莱(Jalan Murai)军训区进行双边野外军事演习。身为运输操作员(transport operator)的刘凯被指派去驾驶一辆路虎(Land Rover)车,载着一名军阶为上尉的正规军训练员。

在训练过程中,作为路虎车车长的训练员指示刘凯开着路虎车保持30米的安全距离,跟在一辆Bionix步兵战车后,观察和评估营队的表现。

Bionix步兵战车。(国防部提供)

独立调查委员会事后调查了出事的路虎车,证实路虎车在意外发生时性能并没有问题也没有发生故障。

一辆Bionix步兵战车由多少人操作?

Bionix步兵战车需要四个人来操作。在这起事件中,战车内的四人都是全职国民服役人员。

战车车长:少尉

负责查看车后情况的战车专员(车后士兵):三级上士

驾驶员:中士

炮手:中士

调查显示,这四名服役人员都在军演前接受了相关培训,有资格参与演习。事发前一天(11月2日),训练员与战车车长也碰面了解战车在隔天训练时的路线和行动计划。

调查也显示,四名服役人员当天晚上都得到充满休息,无论是体能还是心理状况都符合训练要求,不会影响他们在训练时失去集中力而不遵照安全规范。

Bionix步兵战车为何突然后退?

11月3日,军训进行到上午9点58分时,Bionix步兵战车开向一个路口,还未抵达路口时,战车车长发现有几辆训练车经过,于是下令战车停下。看到前方战车突然停车,刘凯驾驶的路虎车也立即停下来。

事发时,Bionix战车内和路虎车内人员的位置。(国防部提供)

身为路虎车车长的训练员当时给刘凯下了指示,让他将路虎车往前开,超越前面的Bionix战车。刘凯遵循指令慢慢将路虎车开向前,这时车外响起开枪的巨响,这也是演习的一部分内容。听到枪声时,刘凯踩下了刹车,没有继续往前驾驶,这个位置成了路虎车最终发生意外的地点。

调查通过计算测出,这个最终位置“距离Bionix战车最多只有19.8米,少过《安全训练守则》规定的30米安全距离”。

(联合晚报)

刘凯将路虎车停下4秒钟后,前方听见敌方开枪的Bionix战车立即在战车车长的指挥下,执行后退撤离。后退撤离指令是一道所有Bionix战车操作员都熟悉的指令,能够允许战车在遭遇敌军时,以最快的速度撤离。

黄永宏部长解释说,战车撤退演习是整个军训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在战场上,遭遇敌军炮轰时,战车内的士兵是否能生存、战车是够能完好无损,关键就在于战车能否快速精准地倒退,否则就只能被敌军俘虏或摧毁。

在这次演习中,战车被勒令在倒退时继续向敌军开火。由于战车驾驶员在车内完全无法看到车后的情况,车后的士兵就是驾驶员的“眼睛”,他的指引起到关键作用。黄永宏说,这样的演习虽属于高风险训练项目,但独立调查委员会也同意,这属于有必要的军事训练。

战车开始倒退时,原本的路径并不会撞上后方的路虎车。

调查显示,战车车长下令稍微调整了战车后退的路线,让车尾摆直后,路虎车的位置刚好不偏不倚成了战车后退时的必经之路。调查也显示,事发时战车的倒车机能完全正常,没有机械故障。

为何倒退时没有看到路虎车就在后方?

其实战车倒退时,车上有人看见了路虎车,但驾驶员看不见。

安装在路虎车前方的摄像头拍到当时战车后的士兵看到了路虎车,他“一边挥手示意路虎车移开,一边将装在头盔的麦克风按到嘴边”。过后就通过头盔内的对讲机重复发出紧急停车指令。这套对讲配备是车后士兵与战车内其他人员的唯一通讯渠道。

然而,Bionix战车依然继续倒退,没有停下。

在路虎车内,摄像头显示,训练员拍了拍刘凯,示意他驾驶路虎车倒退。从录到的“哔哔”声可以判断出当时刘凯确实挂了倒车挡。镜头也拍到训练员和刘凯同时挥手大叫战车停车,车内的训练员也曾尝试取下无线对讲机与Bionix车内的人员对话。

Bionix战车倒退了约8秒钟后,撞上路虎车,并碾压上驾驶员这边厢的车身,这时战车终于停下。训练员在关键时刻成功逃脱,但刘凯却受困在座位上,直接遭碾压。

事发后,网上疯传的一张照片显示刘凯所驾驶的路虎车被Bionix战车碾压后的惨状。(互联网)

训练员事发后立即通知演习的总指挥官,马上终止整场军演。

不远处的一辆Bionix战车上的医务兵立即过来为刘凯施行急救,武装部队的紧急救伤服务医务人员和新加坡民防部队也被动员抵达现场。不幸的是,刘凯伤势过重,在上午10点35分被医务人员宣布当场死亡。解剖报告显示,刘凯是死于创伤性窒息。

关键问题:战车人员的通讯设备是否突然故障

根据调查报告,战车后的士兵反复指示驾驶员停止倒车,位置距离车后士兵较近的战车车长也听到了该名士兵大喊停车,但驾驶员却没有听到指令。

独立调查委员会下一步要测试的是士兵们的通讯设备当时是否突然故障了,因为在军演开始之前,战车内的人员都测试过通讯设备,并没有发现问题,而且在事发前的军演行动中都能使用头盔的对讲机来顺畅沟通。警方的调查人员目前也在针对头盔通讯设备展开调查。部长说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必须加以彻查,具体结果必须等警方结束调查才能得知。

这么说来,设备没有机械故障;军人都有足够休息;安全指示也都有依照遵循。无论通讯设备当时有没有故障,红蚂蚁现在关注的是:为何路虎车挂了倒车档却没有倒退的迹象?但调查显示,路虎车当时并没有故障,那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训练员和刘凯在那8秒钟在车上挥手大喊,却没有第一时间跳车逃到安全距离?

军人在战场上必须绝对服从命令。当军官没有下令撤离时,军人是不能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当时同在路虎车上的训练员在最危急的时刻,是否下令撤离?如果没有,又是为什么?如果下达了指令,为何刘凯没有执行?还是不够时间执行?亦或是太害怕了,导致身体不听使唤?

太多太多的疑问,目前依然无法得到解答……

新加坡网站推荐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