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冯伟衷军训身亡,和他同在炮车内的两名军人身份首次公开

2019年02月12日     24,713     检举

冯伟衷1月19日在新西兰怀乌鲁(Waiouru)训练区参加实弹演习时胸腹受重伤。(取自冯伟衷面簿)

作者

沈泽玮

地艺人冯伟衷在新西兰军训中身亡,和他同在炮车内还有另外两名军人,他们的身份一直是个谜。

国防部长黄永宏今天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联合晚报)

国防部长黄永宏今天在国会上发表部长声明时首次透露更多信息。一位是军备技术员,另一位是指挥官(Gun Commander):

和冯伟衷同在炮车的两人身份首次公开

军备技术员

军阶为ME2级军事专才的正规军人(regular);

在武装部队服役16年,经验丰富;

八年维修155毫米榴弹炮车(简称SSPH)的经验;

第六次到新西兰参加代号为“霹雳战士”(Thunder Warrior)的军事演习。

指挥官

战备军人;

军阶是三级上士;

第八次回营受训;

在军演前接受了再培训。

涉事两军人被调派到其他岗位

涉事的两名军人现在肯定“亚历山大”。黄永宏部长透露,他们已经被调派到其他工作岗位。

28岁的本地艺人冯伟衷上月底到新西兰参加军训,在维修155毫米榴弹炮车时,被在炮车内翘起的炮尾压中,导致胸腹受重伤,送院抢救后四天后身亡。

本地艺人冯伟衷军训伤重不治 终年28岁。(互联网)

由于冯伟衷军训死亡事故发生在新西兰,我国警方及验尸庭并没有司法权限针对事故展开调查或研讯。

部长说,目前除了由独立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新加坡武装部队的特别调查组(Special Investigation Branch)也已介入着手调查,待特别调查组的调查完成后,军事法庭总检控官将决定是否在刑事与触犯军事法罪状下,将涉案军人控上军事法庭。

炮车三人组合都不是新手

不少网民猜测,炮车内三人是否经验不足或再训练不足,才会导致事故发生。从黄部长今天公布的信息判断,一位维修炮车八年,一位是第八次回营受训,不像是没有经验的人。

至于冯伟衷本身,部长今天透露,这是他第七次回营受训,之前曾多次维修过SSPH炮枪,去年抵达新西兰后,他也接受了复习课程,才获准参与军演,因此有资格也有能力执行任务。冯伟衷在新西兰受训期间,一共为10多辆榴弹炮车进行维修。去年2月回营受训时,冯伟衷也参加了两天的维修课程再培训。

这三人组合看来都不是新手,怎么会出意外呢?

炮车内有一套维修工作的安全执行流程

根据《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报道,黄永宏今天在国会上说,按照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安全标准程序,榴弹炮指挥官操作炮管下降前,必须视察并确认炮管尾部周围毫无障碍物,指挥官接着须检查并确保在场士兵处在个别安全位置,完全避开炮管移动行径。

蚁粉如果还没有听懂,看看下面这张图就会懂了。

(国防部提供)

无论是操作或维修时,都是炮长负责降下炮管,他必须从他所处的“一号安全位置”,视察确保周围没有障碍物,同僚也不在炮管的移动路径之内,所有人都应站在二号或三号“安全位置”。二号的安全位置宽约1.55米,三号的安全位置宽0.9米。

接着,指挥官会高喊“避开”(clear away)警告,在场士兵回以“准备好了”(standby)口号之后,他才会按下操作按钮,降下炮管。三个安全位置也都装有紧急停止按钮。炮管下降时,炮尾会升起直至顶部10公分以下的位置,整个下降过程约9秒钟,任何人这个时候都不应该站在炮管后方。

黄永宏说,身为ME2军事专才的正规技术员是维修工作的总负责人,操作指南注明,他必须在开始维修之前,确保炮管已经降下并且已经固定位置。

一连串的疑问,有没有人分神?

上述信息说明,炮车是有一套安全执行流程的,只要照着做,按理不该出事。所以,一连串疑问也就来了:

冯伟衷为何当时会处在炮管后方的危险位置?炮尾升起时,为何没有闪避?

ME2级军事专才事发时在什么位置,他当时在做什么?

指挥官当时有没有执行安全流程?

既然三个安全位置都有紧急按钮,当时有没有人发现情况不妥,并按下紧急按钮?

三个人当中,有没有人因为分神而失去警惕?

《联合晚报》今天头版标题就大大个字打出:调查重点之一,是否有人分心

炮管升降设置没有失灵,炮车设计没有问题

不少网民也问了,炮车是不是失灵了?按黄部长的说法,没有。

“事后检查炮车,并没有发现炮管升降设置失灵。”

55毫米榴弹炮车(Singapore Self-Propelled Howitzer,简称SSPH)。(互联网)

炮车设计有问题吗?

部长说,榴弹炮车是按照系统安全与人类工程的国际军事标准进行设计和研发,美国、韩国和德国等多家也都有类似的155毫米榴弹炮车,我国这款榴弹炮车的模型平台在2003年推出之前,也进行了三年的密集测试与评估。

  

过去15年,超过1000名国民服役人员和正规军人受训操作这款榴弹炮车,发射约1万2500发炮弹,都不曾有人在维修、操作或是发射时因炮管下降而受伤。

关键9秒钟,谁出现疏失?

既然炮车设置和设计都正常,也有一套安全执行流程,之所以有人命伤亡的事件发生,只能是人为疏失了。问题是,在那关键的9秒钟,谁出现疏失?三个人当中,就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同在一辆车的伙伴出现疏失了?

炮车内有没有摄像头,可以捕捉到那关键9秒车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SSPH炮车内炮枪移动时的位置,以及冯伟衷(橙色人形)的所在位置。(国防部)

黄永宏:欠冯伟衷家人及全体国人一个真相

黄部长今天用照片和录像说明情况,但相信因为事故仍在调查中,现阶段无法透露更多细节, 很多疑问都有待独立调查委员会去彻查。

这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在1月25日成立,主席是国家法院委任的一名现任法官,其他成员包括一名专科顾问医生、武装部队安全检讨顾问团成员、工作场所安全与卫生理事会专家,以及一名军阶为高级军官的战备军人。

黄部长说:

"独立调查委员需要什么信息都能够获得,我不认为有任何信息因安全理由而需要保密的。”

“我们欠冯伟衷与他的家人以及所有国人一个真相。必须查出真相,纠正错误,全包国民服役整体的训练系统是安全的。”

部长也不忘提醒大家:

“我们在缅怀冯伟衷第一中士时,也要尽可能顾虑到冯伟衷家人的感受。”

冯伟衷1月27日出殡当天,冯妈妈(白衣)绕了宝贝儿子的棺木走一圈后,失声痛哭,需要大儿子搀扶。(郭跃男摄)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