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个月4军人亡 国防部长黄永宏:深感抱歉但绝不能废除国民服役

2019年02月12日     1,957     检举

国防部长黄永宏:“我们不能取消国民服役,这是武装部队保卫国家的骨干。”

作者

沈泽玮

防部长黄永宏肯定是今天国会里最忙的那位,没有之一。

他对上个月在军训中伤重不治的艺人冯伟衷的家人致以深切哀悼(deepest condolences),并对过去17个月发生4起军训夺命事件“深表抱歉”(deeply sorry)。

冯伟衷的灵堂布置简单,却庄严肃穆。(午言媒体 Instagram)

军训意外频频发生,动摇了部分国人对军训安全措施的信心,家中有男孩的家长更是忧心忡忡,有人甚至喊出:废除国民服役。

黄部长今天亲上火线,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回应多名议员的质询,试图挽回国人对军训安全的信心。

我们一起看看部长解答了哪些疑问?

一、废除国民服役?不!

冯伟衷军训伤重不治后,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国家废除强制性国民服役制度,改采募兵制。黄部长今天回应说:

“我们不能取消国民服役,这是武装部队保卫国家的骨干。”

部长说,没有国民服役人员,我们的军队无法有效遏制恐怖分子对我国发动袭击,潜在的侵略者将肆无忌惮地占领新加坡,没有一个坚固的国防,进出新加坡的航空及海运路线很容易就被阻断,就像卡达那样。

(让人想起最近在海域及空域上找茬的邻国)。

部长强调,国防部和武装部队必须竭尽所能,防止国民服役人员在军训中身亡,因为我们知道,“每个家庭把他们宝贝的儿子交托给我们。”

(新加坡国防部面簿)

二、军训“零死亡”可能吗?不!

有舆论指出军训需要模拟真实的作战情况,所以军训“零死亡”是不可能的任务。黄部长回应坚持:

“说我们不能兼顾‘军训真实性’和‘军训安全性’,那是不对的。”

2012年有三个国民服役人员死亡,但是2013年至2016年做到了“零死亡”。部长将这归功于2012年经历糟糕的一年之后所推行的措施奏效。他坚定认为:“只要我们尽心尽力,是可以做到军训零死亡的。”

(今日报)

他也鼓励军人不管什么级别,向上级报告他们所看到的危险行为或违反安全准则的行为,他们也可以要求停止训练,无需害怕会遭到报复。部长也同时强调:

“军人必须遵守安全条规,相互关照。”

“说到底,安全不只是一项指令,也是每个军人的责任,每个人都必须尽责。安全意识必须入脑入心,成为每一个指挥官和士兵DNA的一部分。

三、是否严惩不守安全规矩的服役人员?是!

舆论也质问,即便没有造成受伤事故,军队是否严惩那些不守安全规矩的服役人员?黄部长回应:有的。

部长说,过去三年,每年平均有2%的服役人员因犯下安全失误而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法令下被惩罚。这包括罚款、拘留,以及延迟升职、减少福利等行政处罚。

他也说,指挥官在接受评估考核时,也将考虑其负责的单位是否有不符合安全标准的行为,或存在安全疏漏。

赏罚要分明才能有效建立“安全文化”。部长说,对于那些重视安全的服役人员和单位,军队会加以表扬。

(新加坡国防部面簿)

四、外包维修工作?不!

冯伟衷是在维修炮车时出事的。他的战备军人身份引发y舆论质疑,战备人员一年只回营受训一次,是否能胜任复杂的军事装备维修工作。有一些网民甚至建议,将这些维修工作外包。

部长明确回应说:

“不可能。”

部长说:“目前需要特别器材来执行的复杂维修工作已被外包出去……但我们需要各单位的国民服役人员展开基本的维修工作,确保器材在作战时期能正常操作。”

五、有没有帮助战备军人适应军训节奏?有!

冯伟衷在新西兰军训时伤重不治,他的战备军人身份引发舆论质疑,战备人员每次回营受训,是否获得充分的再培训?

黄部长说,武装部队已为战备军人预留充足的调整时间,战备人员在回营受训时,都会参加再培训课程,提升个人技能。他们在参加军演前,还会进一步接受培训,包括模拟器训练。

新成立的武装部队总监察署 (Inspector-General's Office) 将检讨是否需要制定新的措施,协助战备军人适应回营受训的节奏。

武装部队在冯伟衷事件之后,宣布成立武装部队总监察署,以监督和贯彻三军的安全措施。这个由三军总长直接管辖的单位,拥有绝对的权限审阅并检视海陆空三军所有阶层人员的安全操守,以及各部队的整体安全标准和守则,对违例者施以处罚。

心里还在喊部长下台吗?

概括而言,国防部长要传达的信息是:

没有国民服役是万万不能。军训不能打折,安全措施必须加强,安全意识更是要灌输,以至渗透到每个军人的血液内,成为他DNA的一部分。

大家都听懂了吗?还在喊部长下台吗?

黄部长今天在国会上,一个人就讲了至少一个半小时,非常卖力地说明初步调查进展及国防部对安全意识的重视,但就是欠大家一个真相。等独立调查委员会报告出炉之后,各位再看看是要骂谁吧。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