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在邻居家门口非法停船,后果就是撞船

2019年02月12日     4,023     检举

马来西亚浮标船Polaris和希腊注册商船Piraeus上周六在我国海域相撞。(新加坡警察部队提供)

作者

沈泽玮

年初五是“迎财神”的日子。

那首非法滞留在我国海域的马来西亚浮标船Polaris迎不到财神,反而迎来希腊注册商船Piraeus的一个“吻”。

人在做天在看

周六(9日)听到两艘船相撞的消息,真觉得一切都是注定的。人在做天在看,大摇大摆在邻居家门口非法停车的后果是什么?就是

.

.

.

撞船

非法滞留在我国海域的马来西亚浮标船Polaris迎不到财神,反而迎来希腊注册商船Piraeus的一个“吻”。(海港局提供)

不幸中的大幸是,两船相撞没有造成人命伤亡或漏油。

继好些部长副部长被爆“假学历”之后,马国政府又有一则新闻在社交媒体上掀起热议。

我国外交部早就警告马国了,“要为任何意外事故负责任”,只差没有在后面加上四个字:好自为之。

周六出事之后,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再说一次:

“新加坡重申早前对马国作出的声明,要求撤除停泊在该水域的船只,因为船只持续停泊在该水域会影响航行安全。我们早前已表明,马国继续派遣船只停泊于该水域,就得为任何意外事故负责任。”

我国立场是,那片海域已超出马国1979年自称拥有的领海范围,我国从未承认过马国这一声索。

有意思的是,马国官方媒体马新社和华文媒体星洲网第一时间都引述我国海事及港务管理局的文告说,Pireas是在“大士以外的新加坡海域”与Polaris相撞的。这下是承认我国拥有那片海域的主权了吧?我国外交部也大声公告天下:Polaris当时所在位置于新加坡领海之内。

不过,马国媒体很快就改口,搬出马国外交部的说辞称,事发地点在马国海域,“不存在非法进入新加坡海域的问题”。有意思,一般上,没有人希望坏事衰事发生在自家门口,马国这一次却是争着“认领”事发地。

事故发生在我国海域,新加坡没有调查?

不过,由于马国事后称,正在调查这起撞船事故,引发部分网民质疑,既然事发地为我国海域,为何不是我们调查?

海港局很快发文告说明了。文告说:

Pireas在我国勿洛以南的东部燃油锚地加油后,曾通报海港局,它的下一个停靠点是柔佛的丹绒柏乐巴斯港口。下午1时55分,Pireas驶进大士一带、新加坡港界内的海域与Polaris相撞。Pireas报告说,它的船身并未受损。根据国际海事组织的海事调查章程,该事故不算是“非常严重的海上事故”,海港局因此允许Pireas续程前往丹绒柏乐巴斯港口。

海港局没有调查?不是的,有调查。海港局说:

“由于事故发生在我国领海,海港局立即展开调查。除了向马国海事局和希腊海上事故调查局发出正式通知,告知它们这起事件,海港局也正在搜集和查阅船只记录及相撞事故视频等资料,并要求两艘船舶提呈正式的事故报告。海港局也联系了Pireas的新加坡代理,以协助调查。”

老马这次真是“回马枪”伤自己,让人看了想笑不敢笑,用福建话讲就是:sibei malu。一辆车死赖在人家门口不肯开走,结果被另一辆车撞上,然后还死命说,那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

老马玩民族主义牌,一下拿新加坡当沙包,一下玩弄反以色列情结

老马回锅执政之后,pattern还是一样,手段是拿新加坡开刀、玩“反以色列情结”,策略是玩民族主义牌,目的是要反制巫统和伊斯兰党借民族主义号召马来人制衡希盟政府。

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红蚂蚁在这篇题为《马哈迪拿新加坡开刀,是因为国内火烧屁股吗?》的文章中已指出,巫统和伊斯兰党联手操弄种族课题,指希盟签署ICERD将损害马来人特权,并扬言要号召50万人上街,吓得希盟赶紧表明不签署ICERD。这么巧,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马国提出要拿回新加坡在柔佛南部领空的管理权。

除了拿新加坡当沙包,老马还玩弄“反以色列情结”牌,禁止以色列运动员赴马国参加由马来西亚主办的2019年世界残疾游泳锦标赛。国际残疾奥委会调解无效下,最终在27日决定取消马国的赛事主办资格。政治利益和国际赛事摆在面前,老马当然选择前者,体育赛事可以为国家增光,但无法转换为选票啊。

金马伦补选已经是个警讯。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合作让国阵尝到了甜头,如果巫伊继续合作模式,希盟下一届大选还有得玩吗?希盟虽然赢得去年的大选,但马来选票不算多。根据默迪卡中心选后的调查报告,有35%至40%的马来人投给国阵,另外30-33%投给伊斯兰党,投给希盟的马来人仅有25-30%。另一独立民调机构调查则显示,希盟在马来西亚半岛仅获17%马来选票。

93岁的马哈迪很清楚要怎么玩才能保住政权。(互联网)

所以,各位看吧,老马的老把戏还会继续玩下去。93岁的老人吃盐比大家吃米都多,完全摸透马国政治生态,他自己最清楚要怎么玩才能保住政权,马来民族主义这张牌会一直被他视为“皇中皇”的王牌。有蚁粉或许会问,现在距离下届大选还远着,这么早就玩?先下手为强“垄断”民族主义市场,不让对手有机可乘,这是吃盐多的老政治人物厉害的地方。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