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津美女工程师3年前惨遭渣男杀害,案件开审揭露惊人内幕

2019年03月14日     14,295     检举

死者崔雅洁和涉嫌杀害她的邱贵福。(宋佳颖制图)

2016年7月12日早上,来自中国天津女工程师崔雅洁(31岁)遭杀害后还被弃尸林厝港,八天后才被发现。这起轰动一时的案件昨天在高庭开审,庭上爆出涉嫌杀害死者的邱贵福(50岁,译音)连串谎言与残忍行凶手段的惊人内幕!红蚂蚁读完后,只想送他一句:世纪大渣男!

(联合晚报)

上面这位渣男,名叫邱贵福(Khoo Kwee Hock,译音),洋名Leslie,已婚,育有1名儿子,早已被判入穷籍,被收监等候审判前在洗衣店打工。

渣男的抗辩理由包括他是遭到挑衅后才犯罪,以及他是在患有“阵发性暴怒障碍”(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的情况下犯案。

渣男和死者如何认识?是个戏剧性过程

崔雅洁,毕业自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生前在半导体公司联发科技(Media Tek)挡任工程师。(联合晚报)

死者的好友兼同事吴文娟在庭上供证,揭露死者与渣男邂逅的戏剧性过程,听起来更像是渣男乘虚而入的过程。

吴文娟供称,2015年3月间,死者与当时的男友分手后心情低落。有一晚,她找上前男友住的公寓要求复合,但被拒绝,死者心碎的哭倒在前男友的门口外。

死者的哭声惊动保安人员前来想把她赶走,渣男刚好从附近单位走出来,两人当时还不认识。他告诉保安人员自己是死者的朋友,成功为她解围。

渣男过后开车送她回家,并告诉她:

“你这么好的女孩,既然前男友不珍惜你,要不你来做我的女友?”

吴文娟透露,死者当晚没答应渣男,身边朋友也劝她三思。不过,死者很快在一个月内就与渣男成为情人,他还亲密称呼死者为“喵喵”。

两人如何结怨?已婚破产却充当钻石王老五

控方在开庭陈词中指出,已婚的渣男,却向死者自称单身,过后又改口称已离婚,并且承诺不久后娶死者过门。

破产的渣男也谎称自己是洗衣店少东,父亲迟早会把家族生意传给他,但实际上他只是洗衣店的打工职员。他还骗死者交出两万元,谎称要帮她投资金块。

好友吴文娟供称,死者告诉她,她与渣男在一起后,很快就发生性关系。

死者常向她抱怨,渣男花太多时间陪伴“前妻”和儿子,例如每个周末得陪他们上教堂。

死者告诉好友,

比起渣男的“前妻”,她能提供渣男更好的生活,她因此很想赶紧为渣男生孩子,好让渣男减少花在“前妻”与儿子身上的精力与时间。在遇害前的几个月,死者还努力让自己怀孕,但一直没成功。她为此去做身体检查,结果发现子宫内长异块,之还动手术切除异块。

然而,死者日渐发现事情不妥,渣男从2016年7月初开始被死者施压还钱,不过他仅还了一半导致死者不满,威胁要上对方的公司揭发他,两人为此经常吵架。渣男说,死者脾气很坏,经常恐吓说要上渣男面簿揭发他有案底和乱搞婚外情。

案发前一天,死者发面簿信息给渣男的妻子说:“你已经离婚了,请你离开Leslie远远的!别欺骗大家,让人们以为你们还在一起!”结果,渣男被妻子质问,但他否认认识死者。

案发当天凌晨,死者连拨4通电话给渣男,但后者都没接电话,直至清晨5点多才回电。死者在电话中恐吓渣男,称要到洗衣店向渣男的老板们了解实情,结果引来杀机。

渣男如何动手并毁尸灭迹?

渣男被捕后,向理卫生学院法证精神科医生承认杀人。

事发当天,渣男听到死者要到洗衣店问个究竟,担心东窗事发,连忙开着宝马轿车(破产还能开宝马,到处A了不少钱)赶到裕群地铁站出口将她拦下。接着,开车载她到滨海湾花园的一个隐蔽角落。由于死者情绪很激动,他于是把车停下来。

他告诉医生:

“她骂人骂得很厉害!诅咒我的儿子和太太!还一直说我只有死路一条!我平时都尝试同情她的处境……有时还请她吃饭,但我那天真的控制不住了!”

渣男说他的错误就是过度同情死者,以致死者当时威胁他。

渣男还指是死者先对他动手,打他的手臂。他接着气得捉住死者的脖子,然后把她推开。

“她就没有再动了……我打她的胸膛……但我不敢做嘴对嘴(急救)……”

渣男说他曾告知死者:“你能张口,但不能使用肢体暴力”。

2016年7月25日早渣男由两名便衣警员押回滨海湾东花园命案第一现场,重组事发过程。(新明日报)

过后,渣男为了毁尸灭迹,把尸体载至林厝港8巷,在一个铁棚下使用大量的煤油和炭来焚烧尸体。接下来三天,渣男不时返回烧尸处,继续添加煤油和火炭,花了三天三夜确保彻底烧尸毁尸。

过程中,他把烧得半焦的尸体拖到沟渠内,确保没人发现焚尸过程。控方指渣男事后承认,他当时心想,即使没掐死死者,也可以将她烧死。

2016年7月21日,查案人员在谋杀案弃尸现场附近的大沟渠进行搜索。(联合晚报)

案发隔天,好友兼同事吴文娟发现死者没来上班又联络不上,她感到奇怪于是到处打听死者的下落。

吴文娟供称,她想起渣男是在一家干洗店上班,于是上网搜索公司联络号码。她拨电到公司询问:“请问有Leslie(渣男的洋名)此人吗?”电话另一端的声音说:“我就是。”

吴文娟接着追问渣男,是否知道女友的下落,岂料渣男大发雷霆说:

“她就是又发小姐脾气了,每次一生气就失踪和躲起来。她的脾气这样差,哪个男人要她?”

在死者没上班三天后,公司的人事部职员于是报警。警方在案发八天后将渣男逮捕,并押渣男到林厝港寻尸,结果现场只剩大片灰烬。控方指渣男当时还笑着对警员说:

“什么都没剩。” (用冷血一词来形容他未免太便宜了他)

花三天三夜焚尸灭迹,把死者烧到骨灰都没有,只剩下内衣铁钩

负责这起案件的法医李振泰上庭供证,他在案发后7月20日晚上到达现场,起初并没有找到任何尸体的部位。

当时需要出动20多名辜加警察到场,扩大搜索范围,进入森林区域展开寻尸任务。(联合晚报)

他表示,如果渣男用火炭和煤油烧尸,温度能达到八百度高温,并不弱于火化场,虽然室外的温度有所偏差,但是渣男花了三天的时间,足以将尸体烧成骨灰。

但是他并没有在现场找到任何骨灰,相信早已经被雨水冲走。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法医指他在第二天回到现场,当时查案人员已经搜出四桶的证物,包括土、枝叶、和炭,他在其中一个桶里面找到了一捆毛发,其中一根发仍有发根,确认是人的头发。还有一个铁钩,以及烧焦的粉红色布料。

查案人员调查之下发现,确认死者在案发早上,穿着一件印花短裙出门。经调查后,查案人员确认死者所穿的是网店品牌“Love Bonito “的某款印花裙,再取得一件小码,一件大码的裙子,用来对比现场找到的烧焦粉红色布料,确认应是同款裙子。

除此之外,查案人员到死者家取了四件内衣回去化验,确认其中一件黑色内衣铁扣与现场找到的铁扣一样。

现场找到的毛发,与死者母亲的DNA比对后,证实了死者的身份。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