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承认曾出轨 “我是双子座男人,控制不了”

2019年03月15日     12,287     检举

(新加坡14日讯)林厝港弃尸案续审,心理医生揭露,经理否认和死者有肉体关系,但坦承多年前曾出轨,大言不惭说:“我是双子座男人,怎么控制得了?”

心理卫生学院法证精神科医生高文武昨午继续供证,控方引证时揭露,根据两人的对谈记录,被告否认和死者有恋情,更坚称两人没发生肉体关系。

为了撇清和死者的关系,被告承认在事发时有一名女友,坦承曾出轨,而太太当时知晓,也选择原谅他,并说道:“我是双子座男人,怎么控制得了?”

《新明日报》报导,他坚称死者并非要揭发不存在的恋情,事发前要上公司闹事的唯一理由,是为了那笔2万元(6万令吉)投资金。

被告邱贵福(取自面子书)

有鉴于此,被告强调自己事发时被死者逼急了,很彷徨,不知如何是好才动的手。

谋杀案发生在2016年7月12日早上,被告邱贵福(50岁,译音)被控杀害死者崔雅洁(31岁,工程师)后,弃尸林厝港丛林。崔雅洁来自中国天津,邱贵福则已婚并育有一子,事发时在一家洗衣店当经理,两人是情人关系,被告对死者的昵称是“喵喵”。

死者母亲庭外哭诉,指被告是杀人魔,要他杀人偿命。

刘女士(63岁)前午出庭时,和被告并无眼神上的交流,但供证完毕时一度想向法官提出请求,但法官让她告知控方。

记者随后在庭外采访时,她激动地表示,想要让法官判被告死刑,杀人偿命。

她形容被告是“杀人魔”,提到女儿是独生女时开始哽咽,坐在一旁的丈夫连忙伸手拍了拍她说,“不要再说了,每次说就会激动。”

刘女士这时拿出了手帕拭泪,不再言语。夫妇两三天前特地从中国飞来新供证,昨晚已返国。

崔雅洁的父母供证后后离开高庭。 死者父亲反对两人恋情

死者生前返国探亲告知恋情,父亲认为年龄差距大而反对。

死者母亲刘女士供证时揭露,死者认为来新工作薪水较高,于是在2012年初告知父母意愿后,不顾劝阻到来新。

死者每年会回国一两次,每次待约两周,最后一次是2016年6月25日。

刘女士说,女儿在中国待了六天,期间一切正常,不过透露说正跟被告交往,对方的父亲拥有洗衣店生意,被告是一名总裁。

死者也向父母坦白,被告当时48岁,三四年前离婚,有个12岁儿子,因为年龄上的差距,母亲让她再进一步了解看看,父亲则反对这段恋情,死者没再说话,之后就回新加坡。

被告事发前曾致电主管求助,表示会带死者去找她,其实是杀人灭口,之后还向主管谎称死者没出现。

被告主管卓红丽周四供证时绘述,被告在事发当天早上7时许曾致电说遇上问题,有一名女士(死者)要上公司,向她求助。她于是加入两人的谈话,询问对方的名字,但死者表示不方便说话,被告便说会带死者前去一间酒店找主管。不过,之后卓红丽发短讯给被告,对方没回,稍后10时许又致电问他是否会来,结果被告说死者未现身,此事就作罢。

死者崔雅洁。(档案照) 心理医生:被告犯案时神智清醒

辩方试图以“阵发性暴怒障碍”抗辩,但心理医生直言,被告犯案时神智清醒。

高文武在被告关押期间为他进行精神评估,认为他并无精神疾病,事发时神智清醒,之后再一次的评估也肯定被告并无“阵发性暴怒障碍”(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

心理医生解释,被告突然暴怒的频率以及程度,符合医学上的测试指标,而且每次暴怒具有明显的目的,并非完全不能控制。

辩方律师试图以被告曾经对妻子与儿子动粗,虽然近年来并没有家暴,但仍有不少暴怒的情况来抗辩,但心理医生驳斥,单凭这点并不足以证明患病,还需符合其他测试指标,断定被告并无患此病。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