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奇案:未婚妻潜水却神秘失踪,他拽出海面的只有绳子

2019年03月17日     16,274     检举

“谋杀”

这是一个极具黑暗色彩的词汇

让人感到惊悚的同时

也开始浮想联翩

大到种族歧视、极端信仰主义

小到私人情仇,钱利纷争

一切可以成为“谋杀”的起源

往往就是最常见

以致最容易被人忽略的

1963年到1965年

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

而后又退出马来西亚

并且宣布独立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

新加坡发生了一起“奇案”

未婚妻神秘失踪

潜水活动变成“潜水案”

未婚妻潜水没了动静

最后拽出海面的......

却只有一根绳子

这当中究竟是怎样起承转合

且看且知道

事发地点:杜阿岛

杜阿岛是巴厘岛中的一个姐妹岛

是印度尼西亚的旅游胜地

每年会有很多游客去那里度假

如此美丽的地方

自然也是情侣游玩打卡首选

然而......

潜水却无故失踪???

1963年的一天下午

在杜阿岛附近的海峡里

有一个年轻的新加坡

女人正在海底潜水

她叫陈洁妮

这片海峡的深度大约在10米左右

陈洁妮全副武装

配备着氧气罩、引导绳和脚蹼

在深不见底的海水里游来游去

当陈洁妮在水下畅游时

她的未婚夫孙阳就待在海面的小船上

不知过了多久

他忽然意识到未婚妻

好像在水下逗留的时间太长了

他拽了几下连接在

陈洁妮身上的引导绳

但是水下却毫无反应

他开始用力拽

却感觉那边的重量很轻

一拽之下 居然直接把绳子拽上了船

—— 但是绳子那端

却没有陈洁妮的任何踪影

她到底去哪里了???

杜阿岛附近的这片海

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

但实际上海底下的情况非常复杂

暗流、旋涡很多

难不成陈洁妮已经发生了意外???

然而当新加坡警方介入调查之后

才发现事情并不完全符合孙阳所述

陈洁妮离奇失踪的背后

竟是一桩策划了

整整三个月的阴谋

。。。

三个月前

也就是1963年5月底

孙阳与陈洁妮在

新加坡的奥登酒吧相遇

孙阳24岁

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受过良好教育

看上去十分温文尔雅

陈洁妮22岁

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便辍学打工

跟孙阳相遇时

她正是奥登酒吧的服务员

她当时已经离开之前的丈夫

带着一双儿女勉强维生

孙阳遇见陈洁妮之后

便向她大献殷勤

隔三岔五来找她

这让陈洁妮受宠若惊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相遇里

陈洁妮也对孙阳著了迷

好像在他面前

她只需要天真、单纯

两个人的感情快速升温

他们很快便成为了正式的恋人

征兆:一次有惊无险的意外

有一次

孙阳开车和陈洁妮去吉隆坡游玩

在返回新加坡之前

孙阳提议

希望陈洁妮能跟他一块买份保险

理由是这趟路挺远的

而且是自己开车

万一出点意外不太好

买份保险有个保障

陈洁妮觉得有道理

两人都买了保险

好巧不巧

在返回途中的某个转角

他们果然出了事故

据孙阳说

事故原因居然是

“有狗在叫,吓他一跳”

在慌乱中

他一顿猛烈操作,又是踩刹车

又是打方向盘

结果撞在了马路边沿上

而同时陈洁妮

也忽略了那时自己的爱人

驾车技术已经十分成熟

这个事实

在这场事故中

孙阳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陈洁妮受了伤

但不是很严重

不过汽车算是报废了

最后他们乘火车回了新加坡

从吉隆坡回到新加坡之后

孙阳劝说陈洁妮应该多买点保险

陈洁妮本来就对孙阳言听计从

再加上之前的意外

陈洁妮便同意了孙阳的提议

在孙阳的安排下

她在许多保险单上

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三个月后

1963年8月27日

相距孙阳和陈洁妮的第一次相遇

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时间

他们租了一艘小船

到杜阿岛潜水

驾驶船的船夫叫约瑟夫

他们在海峡中间抛锚

然后陈洁妮戴上潜水腰带

潜入水中

孙阳和船夫约瑟夫在船上等待

大约10分钟之后

陈洁妮浮出水面

她想让孙阳也下海

陪她一块潜水

孙阳给陈洁妮换了一个氧气罐

然后让她先潜下去

孙阳穿着泳裤

站在船上检查他的潜水装备

也准备潜水

但是孙阳却发现他的氧气罐在漏气

里面的垫圈出毛病了

约瑟夫帮忙摆弄了一阵子

但没弄好 而这段时间

陈洁妮一直在海底潜水

这个时候

孙阳拽了拽引导绳

绳子是回来了

但是......陈洁妮消失了

孙阳问约瑟夫:

“她人呢?你赶紧看看

附近的海面哪里有气泡

看她还在不在这里?”

两个人站在船上

默默地向四周广阔的海面

看了一会儿

但什么也没发现

孙阳:“这可怎么办?”

约瑟夫:

“咱们去报警吧,水警能帮忙。”

两人乘船赶到附近的小岛上

找到了一个水警

这位水警另外请了五个渔民

潜入海中寻找消失的陈洁妮

最终他们没有找到陈洁妮

只找到了她潜水时穿的脚蹼

脚蹼从头到尾都断了

但是断裂口非常齐整

不太像是被海水和岩石撕裂坏的

反而像是某种利器的切断面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