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在新加坡要用垃圾槽得先给钱

2019年03月20日     11,327     检举

你喜欢电子垃圾收费,还是投币式的?(苏羽葳制图)

丢垃圾也要“丢多少给付多少钱”?那以后是不是打个嗝、放个屁、流个汗也得缴费?

《海峡时报》本月15日报道,国家环境局(NEA)有意日后在组屋的垃圾槽安装射频识别(RFID)技术,记录各户人家庭丢弃的垃圾量。这意味着未来可能大家连丢垃圾也要按量付费了。

(取自《海峡时报》)

上周,国家环境局环境保护政策与国际关系署署长郑国淞在肯亚首都内罗毕出席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时提到:

“我们目前正在进行一项试验,追踪个别家庭打开垃圾槽的次数,而每次打开垃圾槽时,只能丢弃固定量的垃圾。”

他希望这次测试能如愿成功,这样的话新加坡的垃圾处理就能离“使用者付费”的原则更近一些,而且国人也会更有动力减少扔垃圾。

《海峡时报》的报道也指出,根据最新数据,新加坡每年大约有20万吨固体垃圾,以及所有焚烧灰被送往实马高岛。按照这个速度,实马高岛预计将提早10年,即在2035年就被填满。

在新加坡丢垃圾不是免费的

其实,不说你不知道,新加坡早就已经在付钱丢垃圾了。目前,无论垃圾量多少,每个组屋家庭每个月都需支付8.25元的家庭垃圾处理费。

实施了垃圾按量付费制度后,垃圾量少的家庭所支付的处理费很可能就会低于8.25元。不过这也意味着,垃圾量多的家庭就得乖乖支付更多钱为自己的垃圾买单了。

所幸的是,国家环境局的发言人已向《海峡时报》澄清:当局目前没有计划实施这个付费制度,而是在探索如何鼓励居民减少垃圾量。

话虽然这么说,大家这口气还是松不下来。

新闻报道出街后,立即在网上造成轰动。大家都叫苦连天,更有网民搞怪P图,以幽默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怨言。

(取自互联网)

如果垃圾槽上面加了一个像电子道路收费(ERP)的闸门,每丢一次就会“哔”一次,你还敢打开槽口吗?有热心的网民也马上帮忙取了名字,就叫做“Electronic Rubbish Pricing”(电子垃圾收费)。

(取自互联网)

丢垃圾的时候才发现把现金卡忘在车子里了,不能付“电子垃圾收费”,怎么办?

不用担心,只要在口袋里找一找有没有零钱,一样可以丢垃圾!

这个设想采用现金收费模式的垃圾槽,只要投入两个一元硬币,就可以把槽口拉出来了。(可是丢一次垃圾竟然要两块钱?干脆拿棍子把槽口撑开,就不用付费打开了。况且我国都要变成无现金智慧国,日后谁身上还带着硬币啊?)

也有不少网民在面簿上留言表示不高兴,但红蚂蚁却越看越觉得好笑:

这位网民建议,既然要有垃圾按量付费制度,那不如也搞个“打嗝按量付费”、“放屁按量付费”、“流汗按量付费”?

近藤麻理惠一定会不喜欢。

近藤麻理惠(Marie Kondo)是最近爆红的日本收纳达人,专门上门帮人整理家里,教人如何“断舍离”,舍弃自己不需要的物品。

(取自互联网)

但是,大扫除过后一定会产生不少垃圾,但如果连丢垃圾都要收费,那么麻理惠岂不是要付很多钱?难怪网民说这个垃圾按量付费制度一定会惹恼麻理惠。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网民传授窍门避开垃圾收费

就像开车人士会选择非高峰时段开车上路,就不用付昂贵的ERP(电子过路费)一样,也有网民懂得动脑筋,马上提出如何规避垃圾收费的小窍门。

有人说丢垃圾的时候,可以尾随着同样要丢垃圾的邻居,趁他付了费打开垃圾槽的时候,把自己的垃圾塞进去,再马上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跑回家里:

这样做的话,会瞬间把所有邻居化为敌人。

下面这位网民比较爱护邻居之间的感情,决定在晚上十点准时让大家拎着各自的垃圾集合,一起丢垃圾;既省钱,又能增进感情:

也有人从垃圾的重量下手,建议说不要在家吃榴梿,因为榴梿壳很重,得付更多钱丢弃,这样吃一次榴梿的代价就太贵了:

这位网民则索性把在家里举办的活动都取消了。什么新家派对、迎婴派对、烤肉派对等,为了荷包的考量,凡是会制造多余垃圾的活动,还是免了吧!

下面这位更极端,觉得干脆连宠物或婴儿都不要有了,因为他们会制造不少垃圾(如尿布、湿纸巾等):

为了鼓励国人制造少一点垃圾,却不小心顺便“鼓励”他们少生孩子,这在生育率已低得令人担忧的新加坡好像不太好啊,杨莉明部长会忙不过来。

这位网民则提议直接把窗口当做垃圾槽,把垃圾甩出去:

红蚂蚁真心希望他住的只是一楼,我可不想被他的垃圾击中,“中头奖”。

也有人说可以趁一年一次的农历新年,去亲戚家拜年的时候,带上年柑和堆积一年的垃圾,丢在他们家。

真的是一个比一个邪恶。

这名网民决定发挥马桶的功能,把能冲的都冲下去,就不用付钱丢垃圾啦!

看来,大家得趁未来还没实行“排便按量付费”制度之前多多利用马桶了。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