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工程师遭弃尸案】掐死中国女 载尸“游车河”

2019年03月20日     18,922     检举

(新加坡20日讯)“美女工程师遭弃尸案”续审;被告称“错手”掐死女工程师后,驾车载着尸体“游车河”,直至午夜返回公寓。

被告也让尸体在车上“过夜”,尸体藏在汽车前座超过24小时。

查案人员当年在烧尸现场进行采证工作。(档案照)

他称,当发现死者动也不动后,他吓得不知所措。他接着调整汽车前座椅子,让尸体横躺,并用洗衣袋遮住尸体,再开车漫无目的地乱兜。

案发约15个小时后,被告回到公寓休息,装有尸体的车子则停在公寓停车场。隔天清晨,他睡醒后又载着尸体,开车乱兜。被告称他是直至13日下午,才着手进行焚尸的准备工作。

《联合晚报》报导,被告邱贵福面对一项谋杀控状,指他于2016年7月12日早上8时以后,在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内杀害31岁的中国籍女子崔雅洁,之后移尸到林厝港8巷焚烧。

崔雅洁在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内遭杀害。(档案照)

根据控方的立场,破产的被告隐瞒自己已婚,与死者在2015年展开恋情,并且谎称是洗衣店少东,骗死者交出2万元(约6万令吉)给他投资。死者逐步拆穿被告的谎言,案发早上欲到洗衣店找被告老板理论,结果引来杀机。

控方今早盘问被告时指出,案发前的几个星期,除了面对死者频频要求讨回2万元,被告也遭妻子“追债”,收到妻子通过手机发来的多封“大字报”。

审讯之前揭露,死者在案发前发面子书短讯给被告的妻子,死者当时以为对方是被告的“前妻”,要求她别再骚扰被告。

今早,控方揭露被告妻子在案发前一天,发出连环短讯给被告,质问他与死者的关系:“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吃”、“谁是崔雅洁”、“我很伤心”、“伤心”。而被告拖了很多个小时以后才回复一句:“为什么?”

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指出,这一切对被告来说像是历史重演。他在2010年因欺骗两名中国籍女子的钱而坐牢,妻子曾两度发现他出轨而原谅他。

控方表示,被告担心死者会继续骚扰妻子,向他讨钱过程中进而揭发他的投资骗局,可能害他得再次坐牢。而且,就如被告曾对心理医生说,他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因此,被告决定杀人灭口。

被告昨天供称,案发后他开着藏有尸体的车乱兜,心里很慌和害怕,不知如何是好。隔天睡醒后,他意识到不可让尸体继续藏在车上。他也想到,华人过世后,一般会选择土葬或火化。

他说:““我觉得我必须让她(死者)入土为安,可是担心自己不够力气埋葬尸体,所以才决定将尸体火化。我只是希望她死得瞑目。”

邱贵福没有驾照,却喜欢驾名车炫富。(档案照)

不晓得死者全名

被告坚称与女工程师无男欢女爱,连死者全名都不晓得,只知道对方爱猫和喜欢学猫叫,所以以称她为“喵喵。

被告称假扮死者的男友是为了报恩。

被告在庭上反复坚称和死者只是普通朋友。他甚至在警局录口供时说不出死者的全名。

法官问被告,那被告送花、礼物给死者、陪她去钓鱼和出席公司看电影活动,这些都是死者要求被告做的?被告称“是”。

法官:“那也是她叫你牵她的手?”

被告:“我从来没有牵任何女孩子的手!”庭上曾揭露,被告陪死者出席公司活动,同事们看到两人勾住手臂。

与至少4女搞婚外情

被告坦言在外都骗女人自己是单身,出狱后与至少4个女人搞婚外情。

他向法官承认出轨是他的坏习惯,因为“我对每个人都好,有时候太好了。”

控方昨午针对被告与死者之间的关系进行盘问。被告坚称与死者只是普通朋友,控方为此追问,若被告对死者无意,为何要隐瞒自己已婚?

被告回答:“我跟每个女人都这样讲。她们没有问,我没有说。我没想那么多,只要我老婆没事就好。”

不想被人看不起

没有驾照却开着黑色宝马追求女人,被告称“不想被人看不起”,但被控方指,装有钱是他对女人骗财骗色的伎俩。

昨午庭上揭露,被告从来没有驾驶执照,连妻子也不知道此事,他所开的黑色宝马轿车是在妻子名下注册的。

当控方问他为何要无牌驾驶时,他说“我喜欢人家看我好”,并坦言不想被人看不起。

被告称:“我一路来都想尽办法,要做好给别人看……我不要被人看不起。”

但控方认为,无论是违法开名车,或谎称住圣淘沙,被告都在装有钱,而且目的是骗女人上当,对她们骗性或骗财。

Post in: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