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首相马哈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不会因水供问题开战

2019年03月21日     3,266     检举

议长陈川仁与国会代表团合照。(陈川仁面簿)

国国会议长陈川仁在参访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期间,刚好撞上早前被禁足的马国反对党巫统下议员诺奥马硬闯议会厅闹事,并以新加坡国会议长的身份被“请教”了一番。

陈川仁3月18日率领国会代表团到马来西亚吉隆坡进行为期三天的官方访问,随行的包括国会议员维凯、毕丹星、杨益财、余家兴、祖安清心、郭毓川和安迪,以及官委议员王丽婷。

代表团在访问期间分别会见了马国国会上议院主席维纳斯瓦兰及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并且与马国首相署部长(主管法律与国会事务)刘伟强见面交流。

国会议长陈川仁(左)率团访马,右为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陈川仁面簿)

马国国会冲突为这趟行程“增色”不少

这次的行程不算高调,一开始也没什么新闻能见度。不过,这次访问中途的一段“被禁足议员硬闯国会还想拉新加坡议长下水”的小插曲,瞬间使陈川仁的这趟行程在新马两地火红了一把。

这件事情的起源得追朔到马国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在3月8日三八妇女节送完玫瑰花和护肤液给他选区得女性选民后,对媒体指出,如果马国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结盟执政会制造族群对立,马国政策将会剑走偏锋,越来越极端,导致马国步上当年塔勒班统治的阿富汗后尘。

马国副议长倪可敏影射巫伊结盟会导致马国成为下一个塔勒班执政的阿富汗。(透视大马)

反对阵营国阵的巫统丹绒加弄下议院议员诺奥马似乎对此耿耿于怀。他在3月18日的马国国会开议期间,趁著另一位国会议员发言辩论时起身打岔,质问倪可敏是不是曾发表影射巫伊结盟是塔勒班的言论。

倪可敏当时回应:

”我上星期已经解释过了,但你(诺奥马)不在议会里。“

诺奥马回呛:

”讲啦,怕什么。勇敢一点。这样的话(你)没资格当(副)议长。让议会丢脸而已……“

倪可敏表明自己懒理诺奥马,并关闭他的麦克风,下令他坐下。

马国反对党议员诺奥马在下议院打岔他人辩论质问副议长倪可敏是否曾发表影射巫伊联盟的言论。(透视大马)

隔天(19日)一早马国国会下议院刚复会,倪可敏就以诺奥马前一天公然侮辱议会为由,下令后者禁足国会3天。由于当时诺奥马并不在场,其在场的同党同僚急忙替他求情,请求倪可敏给予他在议会厅为自己的言论辩解。然而,倪可敏坚持驱逐诺奥马的决定。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议员随即集体离席表达抗议。

孰料,不甘被禁足的诺奥马在当天下午1点国会休会前十五分钟,不顾禁令,携大批国阵议员一同进入议会厅。

诺奥马曾在国阵执政时嘲笑被禁足却坚持留在议会厅的民主行动党议员林吉祥是“鬼”,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也成“刀下魂”。(今日自由大马)

诺奥马在副议长宣布我国代表团莅临时大摇大摆走入议会厅找架吵

尴尬的是,当时另一位下议院副议长莫哈末拉昔正好宣布我国国会议长陈川仁及另外8名我国国会议员代表莅临马国国会下议院。

莫哈末拉昔随即提醒诺奥马,他已被禁足,诺奥马开始嚷嚷自己是在缺席的情况下被禁足:

“我可以接受惩罚,但必须要公平。”

此时执政联盟希盟的公正党议员郑立慷旋即劝告诺奥马有外宾(指陈川仁一行人)在场,不要丢人现眼。不说不打紧,诺奥马一听马上转头向在场的陈川仁”求救“:

“我要问新加坡的议长,议长曾经在议员缺席情况下禁足对方吗?”

现场的国阵和伊斯兰党议员随即欢呼称是。

陈川仁在“别人的地盘”被马国议员“请教”议会常规。(今日报)

由于摄影机当时没有转向陈川仁,因此没有捕捉到他的反应。但事后他在面簿的贴文以“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姿态指出:

“你们或许会更好奇我在他们议会中见证到的“火爆场面”(笑脸)。那些正在争辩的议员确实询问了我(对那件事的看法),我很肯定,但我觉得最好还是让他们自行解决自己的家务事。”

陈川仁也以玩笑口吻称,他当时转向与他同行的我国议员代表团,对他们的文明表达谢意,但也告诉他们千万不要从这起事件(马国国会冲突)中学习到任何错误观念。他揶揄:

“我会更好的运用我的权杖(职权)。”

陈川仁虽然嘴上避重就轻,但马国网民对于国会丑态就这样大剌剌在新加坡国会代表团面前上演可就没那么云淡风轻了:

“破坏自己(国家)的国会……他算是什么议员……丢脸啦!”

“向来访的新加坡议长求救?很丢脸啊!”

“我们的议员应该要开始学习善用时间讨论事关民众福祉的事务。”

“新加坡的国会议员回去后会大肆庆祝。他们看到了可以让他们喝彩的场景。”

无论如何,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在当天下午2点15分复会后宣布维持诺奥马的禁足令,事情才暂告一段落。

马国国会闹剧不是陈川仁这趟访问的重点

闹剧说完了,说点正经的。

陈川仁在“诺奥马被禁足事件”当天下午受邀在马国国会“议长系列演讲”发表演说。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演讲时首先自我调侃:

“(马国国会)并不是每天都这样,你们在错误的时间,来到错误的地方。”

他笑称我国国会代表团“来得不是时候”,强调平常马国国会没有这么混乱。

马国下议院议长莫哈末阿里夫调侃马国国会并非天天都如此“混乱”。(马来邮报)

陈川仁在随后的演讲强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亲密如家人”:

“作为家人难免会有分歧,这些(分歧)需要小心处理,以便找出有利两国的双赢方案。”

“作为国会议员……我们可以共同合作鼓励我们的选民与另一个国家的(选民)多加交流,对彼此的社会经济挑战和生活方式能有更好的理解。”

陈川仁也以自己的母亲来自马国关丹为例,说明新马两国共享源远流长的历史,彼此的关系因为血缘、文化和贸易而更加紧密相连。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