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工程师遭弃尸案】被告扬言没企图谋杀 否则不会被抓包

2019年03月23日     15,139     检举

(新加坡22日讯)被告扬言没企图谋杀,若有意图干案,自称“能干”的他一定会有更好的计划,绝对不会犯错被抓。控方斥责:“你展现一个骗子的高傲,毫无懊悔之心。”

林厝港弃尸案续审,控方昨午总结盘问时表示,被告邱贵福(50岁,译音)落网后,警方念出控状问被告有没有话要说时,被告写下这段话:“我没有企图杀她,若有企图,我一定会有更好的计划。之前,我就是因为没好好计划所以才会被抓包。我是个办事能力强的人,若精心策划,绝对不会犯错。”

控方说,被告展现一个骗子的高傲,毫无懊悔之心,即使出狱后仍继续搞婚外情行骗,以为在策划下不会再被抓,但却被想到这次却遇到了一个无法接受他谎言的女人。

“同样的,你拿了她(死者)的钱并用于其他用途,但问题是,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她不接受你的谎言,而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你不能对她大喊大叫,要她离开。”

被告则激动反驳说:“我尽我的能力,我没有这个意图,不要诬赖我。”

被告邱贵福。(档案照)

冷静处理尸体

控方进一步指,事发当天,被告想尽办法阻止死者,而种种计划失败后,被告还放下尊严,跪下向死者磕头,求她别闹了,但死者却不吃这一套。被告担心一连串的谎言被揭发后会失去工作、家庭,甚至坐牢,才决定杀人灭口。

事发后,控方指被告也非常冷静地处理尸体,不但发简讯对妻子撒谎,两天后还约新欢吃早餐,而且落网后,被告带警方到弃尸处时,竟笑着说烧得“什么都没了”,指他根本就是冷血。

邱贵福面对一项谋杀控状,指他在2016年7月12日上午8时以后,在滨海花园通道杀害了来自中国天津的情人崔雅洁(31岁,工程师)。

死者崔雅洁。(档案照)

不传召被告妻子出庭供证

被告的妻子原本打算以辩方证人的身份为丈夫供证,但辩方昨午透露,他们向被告确认后决定不传召妻子出庭供证,不过没解释原因。

另一方面,辩方料在下周二传召被告的心理医生供证。

另外,案发当晚,妻子发简讯问被告在哪里,被告传两张洗衣机的照片给她,谎称自己还在洗衣店工作。几秒后,他发了一个“笑脸”表情符号给妻子。

对此,法官提出疑问,被告则称,他发这个表情符号是为了打发妻子,因为他每次发这个表情符号给妻子,对方就不会回复。

但控方指出,妻子之后却发了两个问号给他,指妻子显然也不明白被告的用意何在。

被告哭称知道伸手掐人脖子会致命

被告之前供证称,他摇不醒死者后,曾尝试做心肺复苏术,但不敢做人工呼吸。他之后等了好久,观察她是否还活着,指出若对方有反应,他就会载她去医院。

法官对此提出疑问表示,依照被告的说法,若死者有反应就证明她还活着,没反应就表示她已逝世或严重受伤。那死者如果不动,那被告岂不是更应该送她去医院?

法官因此问被告:“你担心若她死了,你把她送去医院,你可能会遇到麻烦对吗?”被告点头承认。

另外法官也问被告是否知道,伸手掐人脖子会致命?被告则失控痛哭说:“是,我知道。”

控方:被告说法前后矛盾

昨早控方针对被告及时萌生烧尸念头进行最后厘清,控方说被告其实当天就有该念头,但被告坚称可能是隔天,但非当天。

控方指被告之前在给警方录口供时说,他在干案当天介于下午12时至3时间曾到克兰芝一带的五金店买黑炭,也在13日与14日购买,但被告今早却称没有印象。

控方也问被告是否曾不同意移尸沟渠是为了隐藏罪行。被告原称不忍心让尸体“公然焚烧”。但过后又称不知道为何这样做。

控方说,被告在录口供时曾说,他将尸体移走是为了不让人发现。被告现在的说法前后矛盾,是想掩盖罪行,制造他思绪混淆的假象。被告说:“我当时真的很混乱,我不可能自打嘴巴”。

宝马车牌字母吻合

控方也当庭出示被告去购买黑炭的其中三巴旺迷你超市外的电眼截图,指图像左上角停放辆黑色宝马,想要让被告确认车子是否属于他。在法官的允许下,被告从证人栏缓缓走约10米到另一边的图像显示屏幕。

被告站在屏幕前端详图像,还上下打量,回头和法官说是辆黑色宝马。法官询问该辆车是否属于他,他表示不确定。

控方说从图像可看出该宝马车牌的最后英文字母是“P”,与被告自己的黑色宝马的最后字母吻合。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