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场马儿翻译 传神不失文采全因他

2019年03月23日     1,404     检举

(新加坡23日讯)赛马公会充满奇葩翻译,把马儿的英文名翻译得惟妙惟肖,“Debt collector”(追债员)翻译成“穷追不舍”,“Trigamy”(三重婚)翻成“三生三世”,“Refresh”(清新)翻成“西北爽”。

时政网站“红蚂蚁”周三报道,赛马公会有不少有趣的马名翻译,博得网民盛赞马会有翻译人才。

樊嘉伦每周三天清晨6时起早看赛马备战,希望为听众提供“小刀锯大树”的建议。

《联合晚报》记者昨晚到克兰芝的赛马场,走访为马儿敲定华文名的赛马广播员樊嘉伦(38岁)。

樊嘉伦说,自2013年8月新马的赛马公会协议规范化马名翻译,从此他就负责四个赛马场(马来西亚赛马场包括吉隆坡、怡保和槟城)的马名翻译。

樊嘉伦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语教育系,从事赛马台前幕后工作14年。当了两年赛马主播后,过去五年多升任赛马广播员。

他说,“Debt collector”(追债员)不好听,因此意译为穷追不舍。至于“Trigamy”(三重婚)更不雅,因此他从前阵子红火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取得灵感,取名为“三生三世”。

“三重婚在人看来不是好事,但马儿近亲配种反而能配出名贵的好马。”

他说,好些马名是由马主决定翻译,他看过只要没有大问题就会通过。这些翻译包括“西北爽”(翻自Refresh)、“真够力”(翻自Terrific)和“哦亿哦”(翻自Ohyioh)。

八成马名他翻译

翻译超过2500匹马名,其中“快意恩仇”和“灵宝”是常胜军,最棘手一次是要翻译“Hangman”(绞刑官)。

樊嘉伦说,马会有记录的马名共5600个,他经手了3200个,八成或超过2500个是他翻译,其余是马主翻译。现役赛马共1200匹,另有200匹尚未命名,或还在训练中。

2016年他为一匹马“Le Comte de Monte-Cristo”(基督山恩仇录)翻译成“快意恩仇”,成了2017年的马王,两年赢了七场。

去年他再为“新马王”“Nimble”(敏捷)翻译为“灵宝”,从去年10月6日至今已连赢四场。

他遇过最棘手的翻译难题之一,是一匹马叫“Hangman”,意指绞刑官或刽子手,不适合作为马名。

后来他想到有个谜题问:“How did the hangman get married?”(绞刑官是怎么结婚的?)谜底是“He tied a knot”(他打了一个结),便“逢凶化吉”译为“缔结良缘”。

别取大众名

赛马达人呼吁马主,别为爱驹取“大众名”。

樊嘉伦把数千个马名通过“词云”分析使用频率后发现,许多马主取名偏爱用“荣耀”“王者”“超级”“经典”“龙”等字眼。

“为马儿取名是马主的权利,应该取个独一无二的名。取太大众化的名字我认为是一种遗憾。”

他说,最近有马主为爱驹取名为“Eye Guy”,因在拍卖会时与马有“过电”般的眼神交流。他心领神会,翻译成“火眼金睛”。

他指出,按规定,国际赛名驹的名字不能再用。“如最近连赢31场的世界传奇马后‘云丝仙子’(Winx),名字已被保护,不能随意再取。”

他感叹赛马学问大,因此每周三天清晨6时起早看赛马备战,细心观察表现,以便在广播时为听众提供“小刀锯大树”的建议。按照规定,他不可下注或分享赛马内幕消息

新加坡赛马公会发言人说,该会成立于1842年,全年提供优质赛马休闲活动,也定期开放设施并举办社区活动回馈社会。

Post in: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狮城新闻APP